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7

第七章 Deal


电梯向上运行的速度突然放慢,然后发出“叮”的一声响。


赫敏听见罗恩在自己身侧发出一声无意识的轻叹,与此同时,一股沉重的感觉也缓慢地在她的胃部升起。


“就像计划好的那样,你会在吃饭的时候发脾气,”罗恩飞快地说,“然后我……”


“嘘。”赫敏伸出食指迅速地在嘴唇前比划了一下,“Harry多半就在门口,你想再被扔出去一次吗?”


罗恩立刻停止了紧张的碎碎念,转向前方,面对缓缓滑开的电梯门摆出一个若无其事的微笑。


然而出现在外面的人并不是Harry。


Draco·Malfoy坐在正对着电梯的沙发上,默默地看着他们。


他穿着裁剪合身的黑色晚宴长袍,淡金色的及腰长发被手工刺绣的发带束好垂在一旁,右手随意地搭在沙发扶手上,食指上戴着一枚银色的蛇形戒指,背后庞大的房间像是被一整打家养小精灵疯狂打扫过一样,闪闪发光。水晶吊灯从高到离谱的天花板上垂下来,中心闪耀着一团团晶莹的银色火焰,从蛇到鹿再到狮子,不断变化出各种形状。


有整整一分钟的时间,谁都没有动。


电梯门缓缓关上,再缓缓打开,Malfoy依然坐在那里,表情阴暗而冰冷。


一瞬间,赫敏和罗恩内心中同时咯噔一响。


罗恩:“你……”


“Draco。”


Harry从衣帽间里走出来,系好衬衫上的袖扣,从后方抚上Draco的脖颈,朝电梯里两个目瞪口呆的好友笑了笑,然后低头:“为什么不请罗恩他们进来,这样有点不礼貌,是不是,Draco?”


Draco咬紧下唇,瞪向电梯中的两人:“请进。”


“好吧……”罗恩率先回神,“晚上好,Malfoy,谢谢你的邀请。”


看到Harry仿佛炫耀般在Malfoy头顶印下一个吻,赫敏和罗恩带着惨不忍睹的表情迈出电梯,仿佛被迫吞下整整一吨柠檬糖。


但这和他们想象中最坏的画面相比还是要好多了,起码地板和墙上没有横飞的血迹,两个人都活着,都好好地穿着衣服。


赫敏将自己和罗恩落满融雪的大衣塞进门口的衣柜,客厅的壁炉里燃烧着温暖的火焰,靠着河面的巨大落地窗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雪花在外面的空气中飞舞。


他们走进餐厅,黑色原木的餐桌中央漂浮着一团淡粉的茉莉和盛装在玻璃盏中的烛火,成套的餐具摆放在精致的餐布上,来自自由小精灵联盟的厨师向客人们深深一鞠躬,起身时,第一道前菜已经出现在盘子里。


“伙计,”罗恩感叹道:“哇哦,你是认真的。”


这其实是一顿相当完美的晚饭,杯子里的浆果酒清香而甘甜,鱼子酱鲜美可口,牛排柔软多汁,温度恰到好处。罗恩讲着这星期刚入部的新手们一天里所犯下的可笑错误和他们出糗的模样,Harry靠着椅背哈哈大笑,烛火照耀着平凡而琐碎的话题,他们就像两对过着平常而庸俗的生活的夫妻一样在工作日的晚上聚会,而所有的黑暗都未曾降临过,战争,逃亡,和不可挽回的伤害,都没在他们心中刻下无法愈合的伤痕。


但是当赫敏偶然间看到Malfoy的眼神后,所有感觉瞬间荡然无存。


他用一种相当粗鲁的方式拨弄盘子里的沙拉,虽然穿着标准斯莱特林风格的精致长袍,但是看上去却很生气而且并不自在。Malfoy整顿饭都在冷眼看着餐桌上的其他人用精致的餐具切开牛排,表情疲惫,一言不发。


就好像坐在这里的只是Draco·Malfoy的躯壳,他曾经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灵魂,都已经从他身上被强行剥走了。


虽然赫敏从来就没喜欢过霍格沃茨时期那个总是高高在上,自信满满的Malfoy,但难以言喻的焦躁感依然像冰块一样牢牢堵住了她的胃部,连巧克力焦糖布丁都变得难以下咽。


“蛋糕!”赫敏用力放下餐叉,把腿上的餐巾揉成一团扔在桌面上,冷静地听见自己用惊慌而抓狂的声音打断了Harry和罗恩关于魁地奇的闲谈,“罗纳德!我们把定好的蛋糕落在店里了!”


·


桌子上的茉莉缓慢而无趣地转着圈,木头在壁炉中噼啪作响,Potter和罗恩·韦斯莱已经离开,去取那个莫名其妙的地落在麻瓜商店里的蛋糕。


“所以,”Draco用勺子戳着盘子里的鸡蛋,“我猜你有很多抱怨想说,是不是,格兰杰?骂我是‘两面三刀的叛徒’,‘临阵脱逃的毒蛇’,‘世界上最蠢的胆小鬼’,然后再威胁我不准伤害你那宝贵的好朋友Potter——”


“我不是来骂你的,”赫敏打断Draco的话,“……但我发现,你还是看报纸的。”


“当然。”Draco扔开勺子,大言不惭地撒了谎,其实他根本买不起任何一期报纸,但这个回答显然让赫敏陷入了突如其来的愤怒,她用力攥紧面前的餐布,脖子以上的皮肤全都胀成了红色。


“那你为什么要躲起来!”赫敏大声喊,“你为什么不出现?你知道我们为了找你……”


Draco不可置信地笑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们的黄金男孩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你,万事通小姐,你当时就在那里。”


回忆慢慢滑上餐桌,赫敏像是被迎面扇了一巴掌一样,避开视线。


“他把我的魔杖折断,告诉我,他饶了我的命……但如果我再次试图接近,他就会杀了我。”Draco的声音使餐厅中充满了刺鼻的硝烟味,霍格沃茨残破的幻影在布满雾气的落地玻璃后慢慢浮现,所有人都用魔杖指着他,所有的目光都充满仇恨和杀意。


“你们是一起发作失心疯吗?”Draco刻薄地挑起嘴角,“作为他忠心耿耿的好朋友,威森加摩最年轻的成员,傲罗部副部长和魔法部的高官,你们是怎么忍受我和你们那个伟大的救世主共处一室的?现在,稍微干一些能衬得上你们的工资的工作吧!把我扔进监狱,扔进阿兹卡班,扔进随便哪个远离Potter的地……”


“但你不是叛徒,”赫敏突然说,“我们应该用理由把你关进阿兹卡班呢?”


Draco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僵在座位上,餐桌上的蜡烛停止了旋转,茉莉紧紧缠成一团。


赫敏深吸一口气:“我们在清理战场的时候抓到了蒙顿格斯和另外两个食死徒,虽然他声称自己是被施了迷魂咒,但半瓶吐真剂之后他就什么都招了,向食死徒透露安全屋地点的人是蒙顿格斯,你不是背叛我们的那个人,蒙顿格斯才是。而在抓住了蒙顿格斯以后,我们又抓住了贝拉特里克斯,所有的一切都清楚了。”


心跳突然间变成巨大的鼓声在耳边回响,Draco几乎听不清赫敏在说些什么。


“你不告而别,是因为他们要你拿哈利换你父母的命,但是你没有,你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你知道如果哈利知道了,他肯定会像个傻瓜一样冲进陷阱。所以你独自回到马尔福庄园,去救你的父母……但是……”赫敏抬起头,飞快地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的Draco,“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Harry记忆中的空洞,和他每天都要吃的那些药,审问过贝拉特里克斯后,他为了找你几乎踏平了所有旧贵族的庄园,差点杀掉了潘西,扎比尼,高尔……几乎我们上学时期的每一个跟你说过话的斯莱特林……然后又去追杀那些逃亡的食死徒,但是你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回想起痛苦的回忆,赫敏的声音像是被从长满了铁锈的金属管里挤出来的一样。


“我们买通了每一家报纸,每一个巫师侦探社,甚至包括几个麻瓜侦探社,发动每一个认识你的人散布消息,”赫敏疲惫地捂住眼睛,“但是你没来,在专门为你准备的法庭上,所有的人证,物证都在,唯独没有你……呵,”赫敏从喉咙里发出破碎的笑声,“你赢了,Malfoy,你的报复彻底击碎Harry的意志,他疯了。”


“……什么法庭?”


Draco的表情像是麻瓜的孩子不小心见到一头独角兽一样震惊,赫敏的脸慢慢地从她的双手中抬起来:“你在开玩笑吗?可是那些报纸……你说你……”


然而Draco的脸还是那样茫然无措,赫敏的视线笔直地穿透他灰蓝色的双眼,失控的魔力在餐厅中乱窜,屋外狂风作响,两个意志慌乱的摄魂取念师的记忆疯狂地外泄,赫敏从Draco眼中读取出逃亡和荒野的记忆,而Draco看到了傲罗们终于在庄园的角落发现他父母的遗体。


和被关在圣芒戈地下室里的Potter。


“他病了,他变得非常危险,而预言家日报紧追不放,”赫敏用尽全力别开眼,为自己开脱,“我们不得不把他关起来采取极端疗法,抹掉那些会让他崩溃的记忆。”


“你是说,他不记得了?”一阵想笑的欲望突然间疯狂上涌,Draco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那么,这六年来,在他心中,我只是一个该死的,在他最绝望的时候抛弃他的混蛋?”


但我却一直等着他向我道歉?


“听着,Draco,这不是我的错。是这场该死的,还没结束的战争伤害了所有人,”赫敏扬起头,指甲深深地戳进掌心,“我为你父母的死亡,和你失去的所有一切都感到由衷的难过,但如果你能发誓会永远待在Harry身边,也不让他回想起那些他已经忘掉的事,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利用我一切资源,推翻所有针对你和你的朋友们的指控,甚至帮你拿回马尔福庄园。”


烛火在格兰杰眼中不停闪动,她的眼神,和她的语气……


“你在可怜我。”Draco被自己的干笑呛住,终于明白过来,“你一直……这一整个晚上,那些奇怪的视线,还有表情,就像看着一只无家可归的狗一样,你一直都在默默地可怜我。”


赫敏:“这是我能提出的最好的条件,所以,求你,Draco,拜托你想一想……”


“我不需要你的该死的怜悯!滚开!还轮不到你来可怜我!”Draco恶狠狠地说,“你甚至连半血都不是,你这个卑微,低贱的泥巴种——”


“你说什么?”


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赫敏转身,惊慌中不小心打翻桌上的酒,暗红色的液体四处流淌,在壁炉的火焰照不到的转角,Harry提着蛋糕盒子,从阴影中走出来。


“你刚刚叫她什么?”


Draco微笑着在两个韦斯莱绝望的惊呼中抿起嘴唇。


第一个音节被从双唇间轻轻地推送了出去,接下来舌尖舔过上颚,发出优雅的辅音,其余的部分便自动而熟练地完成。


“Mudblood,”Draco重复了一遍,然后又一遍,加强了每个音节,“M-U-D-B-L-O-O-D,你听清了吗,Potter?”



TBC.


评论(69)

热度(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