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16 (战后,HE)

第十六章 Sectumsempra

C1         C2          C3         C4           C5         C6         C7         C8           C9          C10       C11       C12      C13        C14        C15


1997年6月30日

马尔福庄园安静得像一座坟墓。

不知道为什么,食死徒似乎都不在这里,Draco握紧他的山楂木魔杖,沿着走廊的阴影和家养小精灵专用的通道在城堡里潜行,最后,他在城堡最北侧一间寒冷,阴暗又不起眼的书房里找到了他的父母。

他们看上去憔悴又痛苦,虽然尽最大可能保持体面,但父亲的长发已经变得干枯杂乱,母亲的衣裙也失去了往日柔和的光彩,她穿着缀有大片黑色蕾丝的长裙,涂着和她并不相称的黑色指甲,很明显,这是亲爱的贝拉姨妈的风格。

他马上就能让他们摆脱那些残忍的操控。

“晚上好,父亲,母亲。”

Draco轻轻敲门,他的心脏在胸膛中剧烈地跳动,纳西莎听到他的声音,从座位上跳起来,向门口奔来,把她紧紧地拥抱在怀里:“天呐,感谢梅林……你做到了,我的孩子,你破坏了邓布利多的防御,在他的眼皮底下!”

纳西莎松了口气,高兴地看着他,用手指抚摸他的额头上,Harry刚刚吻过的那地方。Draco稍稍偏开头,看向一言不发,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父亲,快速地说:“不是那样的……对不起,我……”

微笑凝结在卢修斯的脸上。

“你们得跟我走,”Draco简洁地说,“什么都不要拿,我们现在就离开。”

纳西莎踉跄几步,绝望地后退。

“我不再是食死徒了,”Draco觉得此刻有千万把刀刃在他的心脏上不停切割,只有想着Harry才能让他感觉好一点,“我爱上了他,Harry Potter,而且他也爱我。”

他们僵在原地,仿佛成了石雕。

漫长的沉默过后,卢修斯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他的妻子伸出手。

“不,”纳西莎哭着摇头:“不,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没有时间了!”卢修斯嘶声大喊,“快点!他们就要来了!”

“谁要来?”Draco试图靠近他的母亲,然而卢修斯已经拿到了魔杖,他的手在空气中划出优雅而古老的花纹,魔力从魔杖顶端溢出,渗透进整座城堡。

“我,卢修斯·马尔福,现在正式宣布,将我的儿子德拉科·马尔福,驱逐出——”

一瞬间,Draco感觉到剧烈的疼痛顺着他的皮肤蔓延,这个老旧而残忍的魔咒只在那些最阴暗的家族史中才会出现,它会彻底切断血缘间的所有联系,彻底剥夺一个人的姓氏,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用它了,甚至连离家出走,投奔波特家的小天狼星都没有受到过这种惩罚。

他们甚至连一丝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

Draco扶着门框,勉强维持站立,极度的疼痛使他的视线异常模糊,然而下一秒,突然涌入房间的黑烟打断了咒语。

三名食死徒出现在房间里,用魔杖指着他们。

“卢修斯,虽然我赞成你应该给这个惯坏了的小子一点教训,”贝拉特里克斯用手指把玩着她姐姐的魔杖,一把揪住Draco的头发,“但这个蠢货对Lord还有些用处,你不觉得吗?”

“我不想再看见这个败类,我不能忍受!”卢修斯咬牙切齿,“我要他现在就滚出我的庄园!”

“闭嘴,蠢货!我还不想对你失败的教育方式发表意见!”贝拉收紧手指,“但这个小子是我们今晚进入霍格沃茨的通行证!亲爱的Draco,告诉我,你会为我们带路的,对吧?”

头皮已经疼到发木,Draco闭上眼。

“抵抗是没有用的,”贝拉特里克斯用恶心的强调在Draco耳边低语,她用蜘蛛脚一样的手指划过他的左手臂,解开他的袖子,“你和我们一样都有这个标记……你都干了些什么?!”

Draco笑了一下,他露出的左手臂上,三道疤痕将黑色的印记割得支离破碎,那天晚上,在格兰芬多的卧室里,Harry在慌乱中为他施了治疗咒,从那以后黑魔标记被疤痕取代,逐渐变浅。

“我告诉过你们了,”Draco说,“我不再是食死徒了。”

贝拉的表情僵硬了一下,她放开Draco,举起魔杖。

“钻心剜骨。”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Draco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母亲无声地倒下,在地板上抽搐,卢修斯一边喊着停下,一边跪倒在妻子身旁。尖叫,贝拉的大笑和其他食死徒轻蔑的喝彩声让整个房间在Draco的脑海中颠倒旋转,他无法呼吸,他变得无法思考。

他知道隆巴顿的父母变成了什么模样。

“住手,”Draco听见自己说,“我带你们去。”

·

“对不起。”

黑魔标记在天文塔上空闪烁,邓布利多脸色苍白,看起来连站稳都有问题,但他宽容的注视让Draco无地自容。

他刚刚被迫将邓布利多缴械,食死徒们在他们附近围成一圈。

“现在,”贝拉勉强压抑着兴奋,用她自己的魔杖抵着Draco的咽喉,“我的好孩子,就向你对Lord承诺过的那样,杀了他!”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靠着墙壁,他的脚勉强支撑在地板上,“我很抱歉我们没能把你的父母接到安全的地方,Draco,我很抱歉你必须做这个。Harry会理解你的。”

眼泪顺着Draco的脸颊淌下,但他就是没办法施咒,他那根独角兽尾毛的魔杖像是着了火一样,难以把握,贝拉依然在耳边嘶声威胁。

“阿瓦达索命。”

Draco回头,看到斯内普举着魔杖,那道绿光笔直地射入邓布利多的胸膛,他的身体被击到空中,然后坠落。

“我们走!快点。”

斯内普朝其他食死徒大喊,他们开始从霍格沃茨撤离。

Draco身体中全部的血液瞬间冻结成冰。

Harry总是对的,我应该听他的。

凤凰社的追兵跑上了塔楼,食死徒们陷入了战斗,没人理会他这个叛徒,Draco看到Harry追着斯内普的身影跑下塔楼,用尽全力拼命追上去。

Draco一直追到禁林旁,食死徒们到处破坏,欢呼庆祝,点燃了海格的小屋。斯内普一个又一个地避开了Harry的咒语,他太强大了。

“别再用不可饶恕咒了,Potter,你还没有足够的胆量和勇——”

听到斯内普对Harry的嘲讽,Draco抽出魔杖:“钻心剜骨。”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Harry回头,看到Draco平安无事,脸上露出放松的神情,可惜这个咒语依然被斯内普躲开了。

“两个柔弱无能的小子。”斯内普冷笑。

“我们怎么能落下我亲爱的妹妹的孩子……”贝拉用疯狂的眼神紧盯着站在Harry身旁的Draco。

“没时间了,傲罗要来了,别碰Potter,我们走。”斯内普指挥食死徒们撤离,但贝拉仍未放弃抓住Draco。

“站住!神锋无——”

Harry依然追在他们后面,Draco也跟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斯内普回头:“你怎么敢用我发明的魔咒来攻击我。”

在Harry震惊的视线中,他抬起魔杖。

“神锋无影。”

咒语笔直地射向Draco的胸口。



TBC.

太惨了,明天大概就甜了吧

评论(1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