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待授翻】【Drarry】 与德拉科马尔福同居 C2

“你这个小混——”弗农姨夫满脸通红,气急败坏,“你不能对我们做任何事,他们不允许你使用魔法——”

德拉科笑了,他的声音尖锐得像一把刀刃,“哦,这么说波特曾经冲动过然后被魔法部抓到了,是吗?别傻了。”他用魔杖戳了戳弗农姨夫的下巴,火花从魔杖的顶端冒出来,弗农姨夫被向后推去,伴随着一声尖叫和弹簧的咯吱声瘫倒在沙发里,佩妮姨妈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

“即使我不得不亲自用魔法教训你们,我也不用承担任何后果。我的父母会向魔法使用不当办公室的最高负责人申请自卫豁免,我们会在家族的律师事务所见面,我会为被迫将你和你的家人变成红尾蝾螈而真诚致歉,然后我们握手,一切就都结束了。”他将魔杖收回袖口,站直身体,“现在,把我的箱子带到我的房间里去,在晚餐前把一切都整理好。”

“波特!你平常在哪儿飞?”

德拉科脚后跟一转,伸手,飞天扫帚立马就跳进了他的手掌,然后他大步向房子的前厅走去,哈利看了看他,又回头看向德思礼们。弗农姨夫和佩妮姨妈依然缩在沙发里。

“嗯,”哈利犹豫了一下,“我——我跟他出去一下。”他谨慎地朝门口的方向后退了一步,感觉整个房间就像一颗随时会爆发的炸弹,他又倒退了一步,又一步,终于,他脱离了客厅的视线范围。

他把自己的箱子留在了楼梯脚下,海德薇的笼子放在最上方,她好奇地朝他叫了一声,“是的,”哈利回答,“我也不知道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波特,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理由,使你必须在这间破房子里逗留?”德拉科站在门廊前抱怨。

哈利翻了个白眼,“附近没有可以飞的地方,马尔福!整个小区里都是麻瓜,我们会被人看到的。”

“别表现得像个傻子一样。三百英尺高的地方有云层遮挡掩护,这是合法条件。怎么,害怕掉下来?”

“在你之前?绝对不会。”哈利回击,但是好吧,反正他也不想待在房子里。他把海德薇放出笼子——他绝对不会把海德薇留给德思礼们照顾——拿出他的飞天扫帚,抬头时看到德拉科正不耐烦地将手里的金球上下抛来抛去。

“你有一个金色飞贼?”哈利问。

“怎么,你没有吗?”德拉科冷笑着说,“想来比试一下吗?”

#

四个小时后,当天色终于太暗以至于谁都看不到飞贼以后,他们回到了房子里。哈利抓住飞贼12次,而德拉科是9次,在这期间,他们有好几次差点掉了下来。哈利不小心做出了一个绝妙的循环技巧,他只能这样做,因为火弩箭的脚把手即使在扭转俯冲中也能让你保持牵引力。当他们进屋的时候,箱子已经被拿到楼上了,房子里没有一点德思礼一家存在的痕迹——哈利可以看到楼梯上方从卧室门底下漏出来的光线,但是门关得很紧,烤箱里留着一些保温的食物。

“那是什么怪物?”德拉科径直走过厨房,坐到佩妮姨妈光鲜亮丽的餐桌前的椅子上,朝餐桌中央扭了一下下巴。

“是一个桌上装饰品。”哈利说,拿着他自己的餐盘坐下,该死的,他才不会去服务马尔福呢。

“我能看出来它本该是个‘装饰品’,”德拉科说。他看了看哈利的盘子,然后起身去拿他自己的那份,“但为什么这么丑的东西会放在餐桌上?它快让我吃不下去饭了。”

“那是一个结婚礼物,”哈利说,无论什么时候家里有新客人来他都会从佩妮姨妈那里听到许多关于这个礼物的吹嘘,更不说那些让他的脏手挪开的说教了,“它值五百英镑。”

“是啊,我看得出来,”德拉科说,只不过他用了嘲笑的语气,“你的生活真是糟透了,我猜你每天晚上都吃这些普通到不行的垃圾吧。”

尽管如此,哈利还是吃得很开心。两个盘子都塞满了烤羊腿肉,土豆泥,炖蘑菇和豌豆,除了打扫剩菜以外哈利一辈子都没在德思礼家吃过这样的食物,这些肯定是佩妮姨妈为了迎接明天达利回家而精心准备的晚餐。他们两个人都吃光了盘子里的食物,冰箱里甚至还有一个芝士蛋糕,被马尔福毫不犹豫地抢走了。

哈利从来没吃过佩妮姨妈做的奶酪蛋糕,她总是自己吃掉一片,而达力和弗农姨夫会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蛋糕有多好吃,一边将剩下的蛋糕全部塞进嘴里。

蛋糕非常完美,甚至连德拉科也不得不承认。

“尝起来还不错。现在,我的房间在哪里?”他把脏盘子推开。

“先洗碗。”哈利意有所指地说,他才不打算跟在马尔福后面清理他的烂摊子。但是马尔福明显嗤之以鼻。

“如果你家真的那么穷,连一个像样的仆人都没有,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然后他站起身,朝楼梯走去。

哈利低头看着那些盘子,但那股吸引力拖拽着他,而且他确信,如果德拉科不小心走错房间,佩妮姨妈和弗农姨夫一定会尖叫的,于是他跟在德拉科身后上楼。

“往前走,”哈利说。

德拉科打开备用卧室的门,露出厌恶的表情,站在门外打量着那张特大号的床,沉重的木制家具和昂贵的地毯。

“呃,这真叫人无法忍受,”他说,“这就是你睡觉的地方?”

“不,我睡在这里,”哈利干巴巴地说,同时打开楼梯平台对面他房间的门。德拉科往里面看了一眼,显得更惊骇了。

“你还不如睡在碗柜里呢,”德拉科说,他轻快地走进房间,“说真的,波特,我都快要为你感到难过了。”

TBC.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