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待授翻】【Drarry】 与德拉科马尔福同居 C3

哈利回头渴望地望着他的房间——他自己的房间,不管小不小,都没有马尔福在里面。他和达力两人的卧室离得并不远。他尝试性地走进房间,在自己床上坐了一小会儿,只是为了看看……

这没用。那股该死的吸力一开始并不强烈,但会随着时间逐渐加强。哈利叹了口气,坐起来。弗农姨夫把他的箱子留在门口就离开了,所以把它沿着地板推进达力的房间并不难。德拉科已经换上了镶着银边的黑色睡袍,哈利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皱起了眉头,但他什么都没说。

他也感觉得到。

“如果你乱动,我就把你推下去。”他们一上床,德拉科就警告哈利。

“晚安,马尔福。”哈利翻了个白眼,关上了灯。

他的眼皮在半路就合上了,直到阳光照射进房间时才再次睁开。醒来的感觉简直无可言说的美妙,直到他发现自己正将熟睡的德拉科·马尔福抱在怀里。

“哦,不。”哈利吓了一跳,同时把德拉科惊醒。

“明天你就去睡在地板上!”在他们两人从截然相反的方向爬起来之后,德拉科一边说一边从床的另一边瞪着他。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为什么你不睡在地板上呢?”哈利反驳。

“那也不会比这张床糟多少,”德拉科做了个鬼脸,“你亲爱的亲戚故意往床垫下塞了豌豆还是什么?”

佩妮姨妈已经在厨房里煎培根了,当他们走进厨房的时候她紧张到差点跳了起来,眼睛飞快地瞟向德拉科。

“我希望我的鸡蛋能嫩一点,”德拉科告诉她,“不要把培根煎得过熟……《预言家日报》在哪儿?”

德拉科看向哈利,然后闷闷不乐地从弗农姨夫那里接过《泰晤士报》,坐在他的椅子上,嘴里嘟囔着无知的麻瓜。

哈利在他和佩妮姨妈之间看了看,有点晕头转向。佩妮姨妈犹豫了一下:“你想要些茶吗?”

德拉科从报纸上抬起头,对桌子上的茶壶皱了皱眉。它一下就从原本舒舒服服待着的地方蹦起来,飘到德拉科面前,迫不及待地给他倒了一杯,牛奶和糖也都自己飘过来帮忙。

佩妮姨妈转头从冰箱里取出鸡蛋和奶油,她为哈利也做了一些,这一次他甚至得到了培根。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茶壶?”当他们再次带着飞天扫帚出门时,哈利问。

“做什么?”德拉科说。

“你让茶壶自己倒茶!”哈利说。

德拉科看着他,好像他精神错乱了。

“茶壶就是干这个的,波特。倒茶。”

“通常情况下,你得用手拿着茶壶。”哈利说。

德拉科皱了皱鼻子,“如果你的茶具做得不够好,你也只能怪你自己了,波特。让它们永远懒散地待着不动的话,它们当然会占你便宜。”

这又是一个阴沉的日子。他们穿过低沉的云层,飞到阳光灿烂的地方,花了一上午时间“赛跑”。哈利赢了短距离飞行,但是德拉科在长距离比赛上占优势,尽管他的扫帚速度相比火弩箭有些慢,但他知道各种哄骗他的扫帚迎合他愿望的方法。

吃午饭的时候,哈利偷偷冲着装盐的小瓶子皱眉,但它什么也没干。德拉科理所当然地注意到了,他笑了笑,勾勾手指,盐罐自己滑过餐桌来到他的盘子前,在土豆上洒了些盐。

午餐结束后天空已经放晴了,这也意味着不能再飞行。

“你在这个可怜的贫民窟里还做些什么?”德拉科问,他凝视着街道两旁那些整洁精致的房子。

“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间里看书,”哈利回答,反正大部分时间他都被锁起来,“木兰花新月街那边有个公园。”

“那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呃,不,”哈利说,“那只是个花园。”

德拉科彻底丧失了兴趣,但是又没有其他别的选择,所以他们还是走向了公园。他们在池塘边停下,德拉科愤怒地朝水面扔石子,一扔就是十几下。太阳出来了,天气变得越来越热。

蜻蜓嗡嗡地飞舞,哈利打了个哈欠,伸展四肢向后躺在草地上,一会儿之后,德拉科叹了口气,躺在他身旁。一股温暖而舒适的感觉缓慢而稳定地从哈利的身体里向外溢出,他的身体沉重而困倦,微弱得像风铃一样的声音在远处叮当作响。他眯起眼睛,那些在马尔福头顶飞舞的黄色蝴蝶变成了池塘里的精灵,咯咯笑着,飞来飞去。

“它们是从哪儿来的?”哈利说。

“它们无处不在,”德拉科打着哈欠,懒洋洋地伸出一只手,“它们喜欢巫师,因为我们会向外释放出魔力——至少我们中的一些是。”他补充,但这充其量只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嘲笑。

哈利至少花了十分钟时间来说服自己不能就这么挨着马尔福躺着,但他的眼睛不停地合上,他的身体也不想动。

“哦,看看这对小情侣,”一个讥笑着的声音说,“波特,和你的新男朋友处得不错啊,是不是?”

TBC.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