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待授翻】【Drarry】与德拉科马尔福同居 C4

“你好,达力,”哈利无可奈何地睁开眼。

达力一边猥琐偷笑一边走到哈利身旁,老伙计皮尔斯和马尔科姆跟在他身后,他们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斯梅尔廷校服。

“早就知道你有问题,波特。怎么,不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吗?”

德拉科抬起一侧眉毛,“我的名字是德拉科·伊格内修斯·亚伯拉罕斯·马尔福,”他冷漠而慢吞吞地说,“而你,就不必费心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他伸出手,从空气中抓起一把小精灵,对它们说了点什么,然后扔向达力。

一开始,达力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挥开那些小精灵,迷茫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睁大眼,急切地拍打自己的身体。小精灵们向他和其他男孩们飞奔过去,扯着他们的衣服和头发——哈利看见一只小精灵跳起来落在达力的耳朵上,然后——

"噢!” 达力喊道, "噢!滚开!”

达力不停打着自己的头,他和皮尔斯还有马尔科姆开始后退,在空气越来越疯狂地挥舞他们的手臂。小精灵们不停地叮咬他们裸露在校服之外的皮肤,他们只能转身逃跑,一路蹦蹦跳跳,拍打着自己,一群淡黄色翅膀的蝴蝶尾随着他们。

哈利笑到向后跌倒在草地上,胃部隐隐作痛,德拉科也笑得喘不过气来,他用力捶了一下哈利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不像你在学校里装得那么一本正经,老实说,波特,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哈利停止微笑:“你在说什么?”

“你不可能真的认为那些没用的笨蛋和我们一样,好吧?”德拉科说,挥手示意达力三人落荒而逃的背影,“看看他们。”

“达力的确是个混蛋,”哈利说,“但是不是所有麻瓜都像他一样,与此同时,”他意有所指地说,“我也能说出一两个和他一样混蛋的巫师。”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哦,对不起,我伤害到你那错乱的感情了,是吗?我可不会假装觉得那些人并不可悲,可千万别告诉我你不喜欢看那些麻瓜屁滚尿流。”

哈利跳了起来,握紧拳头,他本可以一拳打在德拉科脸上,但是在霍格沃茨时的经历证明了那效果就会像是在他自己脸上狠狠揍两拳。他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开,忽视在他腹部燃烧的痛感,直到德拉科不得不站起来跟上他,他们一路怒气冲冲地回到房子里。院子里非常吵闹,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拿着毛巾追着达力跑,试图打跑那些小精灵,他们都红着脸,看上去非常可笑。

在他们走进德思礼的房子的时候,德拉科将一只手抵在门框上以抵消他猛然转身时带来的惯性,他看向哈利,就像他突然想通了什么一样。

“你不能忍受任何人因为你那些肮脏的麻瓜亲戚而瞧不起你,是这样吗?你必须假装他们这种人没有任何问题——”

“没有问题?”哈利粗声粗气地说,“我恨他们!”

他推开德拉科,走向一楼的楼梯,抓住碗柜的门猛地将它打开,那张小床和上面的毯子已经破烂不堪,但它们都还留在那里,被雨伞,鞋盒和灰尘掩埋,角落里的小蜘蛛躲避着不停摇动的灯光。

“告诉我,你喜欢这个房间吗?他们一直让我住在这里,直到11岁那年那封信终于到达。只要有任何奇怪的事发生在我周围,他们就会不分日夜地把我锁在这里,有时甚至是好几个星期。有一次他们忘记了我还在那里,两天没有给我任何吃的东西,当他们终于让我出来的时候,对待我就像对一只家养小精灵一样——他们让我擦地洗碗,收拾房间,一直说他们收留我是多么的慷慨。 他们从来没有告诉我任何关于魔法的事情,他们甚至告诉我,我的父母死于车祸。我讨厌他们,我也不会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而你就是,尽管你一直想比别人优秀,却瞧不起任何不是你同类的人。"

哈利砰地一声关上碗柜的门,在德拉科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就从他身边挤了过去,他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隐约听到德思礼一家仍在外面的草坪上嚎叫,达力开始哭了。

他咬紧牙关,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叫海德薇。 

“你觉得你能赶跑那些小精灵吗?”他问她。

海德薇发出有些恼怒的叫声,然后迅速飞奔而去。

疼痛一直在加剧。哈利深吸一口气,走出门,穿过走廊,来到另一间卧室。德拉科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瞪着眼睛看一本学校里的书,但并没有认真地在读。哈利没有理他,径直走到床边,平躺在床上。这效果并不像触摸那么好,但是已经让疼痛缓解到可以忍受的程度。

“我会杀了他们的。”德拉科突然说。

“我打赌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人。”

“从第一年开始,我每天幻想杀掉你两次。”

“是吗?”哈利说。“真的吗?不仅仅是想着如果我消失了那该有多好,而是认真地思考每一个步骤?想象我死去的躯体躺在在你面前?”

德拉科什么也没说。 

“真的杀人比起想象要难得多。”哈利侧身对着墙壁,“赫敏说这是件好事,”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否则就意味着你是个神经病。”

#

在这之后,德思礼一家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他们。第二天一早,佩妮姨妈等在门口告诉哈利她什么时候能准备好他们的餐桌,她的眼睛时刻注意着德拉科正在用的浴室的门,一说完就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食物一直保持在那天晚餐的水准,就像是她害怕德拉科会找她麻烦一样。

“我会的,如果情况比这还要糟的话。”德拉科一边说,一边对佩妮姨妈的专长之一——烤鸡肉卷——嗤之以鼻。

“你就不能歇一会儿吗?”哈利说,“这已经几乎和霍格沃茨一样好了。”

“你是说,像霍格沃茨的食物一样泛善可陈,令人厌恶,是吗?”德拉科回答,“我父亲说那是为了塑造品性。”

马尔福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哈利会接受的,事实上,他真的全都承受住了。精致的食物,不用干家务,没人欺负他,每天都连续好几个小时不用看见任何一个德思礼,更没人敢把他锁在房间里——偶尔和德拉科说话并不会造成太大困扰,何况大部分时间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说话。

英格兰的天气慷慨地在一周里提供整整六个阴天,他们把能飞的每一分钟都花在这上面,和德拉科一起飞简直太完美了!

尽管在训练方面一直比哈利懒得多,但经过几个星期从早到晚的飞行,德拉科的技巧迅速追了上来,他们搭配得非常好,以至于哈利不得不羞愧地承认这比和罗恩一对一单挑要有趣得多,要知道,罗恩十次里也抓不到一次飞贼。


TBC.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