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待授翻】【Drarry】与德拉科马尔福同居 C5

哈利没在信里提到任何有关打球的事。

现在海德薇被放出了笼子,他可以在任何他想的时候写信,而赫敏和罗恩给他的回信准时得就像他们制定了一个时间表一样——赫敏肯定已经这么干了——所以他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们其中一人的来信,罗恩的信总是以:“快回信,这样我才能知道你还活着。”收尾,所以哈利从来没费心解释过事情在德思礼的房子里都是怎样运行的。

尤其是关于晚上的事,一点也没有。

不过,在七月中旬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段阳光灿烂的好日子。

五天后,当哈利醒来的时候,德拉科正在窗户前怒视着向下洒满金色光芒的天空,他转身,看向哈利:“我再也不想待在这个愚昧无知的穷乡僻壤。”他宣布。

哈利叹了口气:“你打算怎么办,马尔福?我们不能改变天气。”

“我们可以改变一下地点。”德拉科说,“穿上衣服,波特,我们要去伦敦。”

哈利眨了眨眼:“坐火车吗?”

“我没在这儿看到过任何得体的飞毯,你呢?”德拉科反问。

“弗农姨夫不会给我们火车票钱。”哈利说。

“钱不是问题。”德拉科说。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当列车长过来的时候,他把手伸进一个绑在腰带上的皮口袋,掏出一张五十英镑的钞票。

“你最好不会让我们因为伪造货币而被抓起来。”哈利低声嘟囔道。

“别傻了,波特,”德拉科说,“这只是一个’零钱包’,是古灵阁提供给精英用户的特殊服务,”他自鸣得意地补充。

这一次哈利放过了他,默默地坐在一边,看着乡间景色在火车外滑过。

他们从国王十字火车站出来,德拉科把他领进一个未经批准不得进入的壁橱,他们再出来的时候来到了对角巷附近的一个小巷口。

“终于回到文明世界,”德拉科松了一口气,直奔破釜金酒吧。

他甚至没提任何要求就赞助了哈利一顿午餐,也可能是因为他什么都没想,就随便在账单最底下潦草地写上自己的名字。

“你父母让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哈利半信半疑地问。即使是德思礼一家也没那样对待达力,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因为达力已经把这些钱都吃进他的第二个胃里了。

“他们当然相信我的判断力。”德拉科高傲地说。

他们整个下午都在商店里闲逛。他们俩都充满渴望地凝视着橱窗里最新发布的飞天扫帚,骑手座位后面的扫帚柄上画着眼睛,哈利用胳膊肘轻轻地推了德拉科一把:“如果你这么有钱的话……”

“我得对我的行为负责,波特,”德拉科调皮地说,但当哈利用充满不信任的神色狠狠瞪了他一眼后,他皱着眉头喃喃自语,“如果我想都没想就买下那么昂贵的东西,我会被打断腿的。”

哈利的口袋里还有几个金加隆,所以他买了一个扫帚柄清洁器,马尔福则是买了一个新的飞贼,几乎是霍格沃茨专用飞贼的两倍大。

“波特,你觉得你能行吗?”他说,举起手里的飞贼。

“我会三局两胜。”哈利回答。

“我们走着瞧,”德拉科眯起眼睛,打开他的钱包。

他们直到天黑才回到小惠金区。哈利在火车站拿了一张地图,他低头研究了一会儿,说:“如果明天依然天气晴朗,我们可以试试把扫帚带到凯尔利附近的老皇家空军基地,我想那里除了周末外都不会有人。”

“好吧,”马尔福打着哈欠说。

回家的路并不漫长,德思礼一家已经上楼了。他们吃完了晚餐,回到卧室,上了床。

“晚安,”哈利说,熄灭了灯。

“晚安,”德拉科说。

互相道完晚安后所发生的一切事都不算数。

他们已经做好了约定。

#

七月剩下的时间,除了没有作业和更多的阳光之外,和在学校里也没什么区别。他们花了整整两个星期在英国皇家空军基地飞行,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那个地方也被当地的滑翔翼俱乐部使用,他们被一个震惊的滑翔翼爱好者发现了,不得不一路冲刺回家。

“我还是认为我们应该一忘皆空他,”德拉科气喘吁吁地说,他们现在正处于一片积雨云的掩护下。

“那魔法部就会知道了!就算那个人没有当场掉下去,摔断他的脖子。”哈利说,“他不会告诉任何人他看到两个孩子骑着扫帚在天上飞的,除非他想让所有人认为他疯了。”

在他们准备出发去马尔福庄园的那天之前,哈利从没见过弗农姨夫如此开心的样子。实际上,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把箱子搬到车上,开车向西行驶了两个小时。

德拉科在最后指了个短促而清晰的方向,那条狭窄的小路一头栽进茂密的森林,几英里之内都没有任何岔道。但即使是在一片石砾中行驶,弗农姨夫也没有任何抱怨,直到他拐了个弯,穿过一片湿漉漉的狭长沼泽地,来到一对铁门前。

“这是什么?”弗农姨夫猛地踩下刹车,“你把我们带错路了吗,这是个死胡同!”

TBC.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