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待授翻】【Drarry】与德拉科马尔福同居 C7

“哦,我明白了。”纳西莎重新露出了笑容, "我希望德拉科和你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保持了良好的举止。”

“呃,”弗农姨父说。

马尔福夫人微笑着点头,就好像她刚刚听到弗农姨夫说哦,是的,您的儿子非常好相处。

“请代我向你的妻子转达我的谢意,没有必要担心护卫的问题,祝你开车回家愉快。”她转身,沿着楼梯向上,回到了城堡里。这是一个明显的逐客令。弗农姨父站在她后面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然后车道两旁的高大树篱突然消失,发出两声巨响,他直直往上跳起了一英尺高,飞奔回车上,启动引擎,一路尘土飞扬地开走了。

哈利盯着那辆消失的汽车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面对城堡。

它看起来像一个由国家旅游管理协会托管的豪华住宅,但感觉起来一点也不像。他无法想象任何旅客自愿走进这座城堡,所有的窗户都漆黑一片,前门敞开的样子像一张巨大的嘴,阴郁的感觉笼罩着他。

马尔福夫人已经进去了,德拉科爬到了楼梯的一半,皮箱跟着他。哈利挺直了肩膀,提醒自己马尔福一家不可能在不伤害德拉科的情况下对他做任何事,然后跟在他后面进了城堡。

从巨大窗户透进来的光线似乎无法进入到房子里,没有别的走廊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他们径直走进一个洞穴般的大厅,墙上镶嵌着沉重的木板,上面挂着帷幔,燃烧着火焰的壁炉轰鸣着。灯罩里充满了用魔法点亮的闪烁光芒。

纳西莎没有停下来,她穿过房间,走到尽头的一扇门后就不见了。哈利跟着她和德拉科走出大厅,爬上一个巨大石梯。

到达石梯顶端之后,她转身面对德拉科。她的微笑消失,看起来很不高兴ーー也许是担心。哈利警惕地打量着他们俩,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父亲在书房里,”她告诉德拉科。

德拉科一开始一动不动,然后他猛地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到楼梯平台边的木门前,哈利不确定地跟在他后面走了一步。

“我带你去你的房间,”纳西莎严厉地说,然后开始走上下一段楼梯。

“我做不到,”哈利说,声音比他本来预想的更大一些,听起来就像他的声音在黑暗空旷的墙壁上触发了奇怪的回音。

她转过身,站在几层高的楼梯上,向下冷冷地盯着他。

哈利清了清嗓子:“我不能离德拉科那么远。”

他已经走得太远了,哈利能感觉到德拉科在门的另一边离他远去。

她站在那儿,低头看着他,嘴巴紧紧地贴在一起。

“很好,”她突然说,“那你可以在这儿等他。”

然后她转身,白色的长裙在身后打转,她就这么消失在楼梯上。

哈利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把木门打开,在门的另一边有一个巨大的起居室,虽然比楼下的小,但仍然比德思礼家所有房子加起来还要大,起居室的整面墙上都挂着一幅巨大的挂毯,前面排列着天鹅绒的木椅。

犹豫了一下后,哈利坐了下来。德拉科就在房间尽头最后一扇门后面的某个地方,哈利觉得他就像是从他身上意外走失的一部分。

墙壁吞没了声音,他能隐约听到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但是他听不清谈话内容,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

这场对话持续了一会儿。哈利站起来,开始看那块挂毯。那张挂毯所描绘的内容正是这个房间,许多编织出来的人物都穿着样式陈旧而夸张的的衣服。哈利开始跟着他们中的一些人走来走去,挂毯中甚至还有一只迷路的小猫,他蹲下来看它舔一碟牛奶,这时一阵剧痛刮在他的肩膀上,又急又热,他惊讶地几乎跪倒在地。

他转过身,摸索着他的魔杖,不知不觉地,他意识到他并不是被击中的那一个。

第二拳落在了他的背上,他又感到一阵剧痛。

哈利忍住了一声叫喊,朝门口走了一步ーー然后他听到了,就在疼痛再次开始的时候。那是又长又窄的竿子抽打在裸露皮肤上时发出的声响。

他气喘吁吁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不能进去吗?

又来了两次抽打ーー小心翼翼地间隔开,就好像故意安排好,给他喘一口气的机会。

不知怎么的,这促使哈利开始行动,他握紧魔杖,朝门口走了一步,再一次来临的抽打使他跌倒在地板上,然后——下一次的殴打并没有来。

哈利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拽着自己站起来,犹豫了一会儿后,那只把手在他的手掌下猛地打开,德拉科站在门的另一边,他满脸通红,额头上布满汗水,眼睛明亮而湿润。他怒气冲冲地瞪了哈利一眼,然后把下巴往前一扭。

哈利可以看到卢修斯 · 马尔福坐在桌子后面的一张大扶手椅上,拿起他放在桌子上,用书签做了记号的一本书。

他抬头看了一眼门,用一种狭窄、像爬行动物一样的眼神捕捉到了哈利的目光,然后他把目光转向别处,继续读书,而德拉科却强迫哈利后退,把门关上。

哈利气得发抖,紧紧地攥着他的魔杖,德拉科从他身边挤过去,向楼梯走去。

 “那他妈是什么?!”哈利咬紧牙关, “德拉科!”

“你觉得呢,波特?”德拉科回头冷冷地说,“在我的家庭里,如果你愚蠢到不小心把自己和家族的死敌通过咒语捆绑到一起,你就得承担应有的后果!”

对于自己会遭到殴打这一点,他并不惊讶。

哈利意识到他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然后他突然惊恐地想到,当学生们在家过完圣诞假期回到霍格沃茨后,德拉科会连续几天走路蹒跚。

也许是吃了太多烤独角兽宝宝了,罗恩说,他们都窃笑起来。他甚至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斯内普说:“马尔福先生,你应该去看看庞弗雷夫人。”

“我很好,“德拉科说,“只是休假里的一起飞行事故。”

对,他当然是。但如果你真的只是出了飞行事故,为什么不直接去医务室呢?

“我敢打赌,那个混蛋不介意打完你再打我,”哈利说, “如果我在这儿的时候他敢再来一次,我就给他下咒。”

德拉科猛地转过身:“你威胁我的父亲!”

“他用棍子打你!”哈利喊道,“至少弗农姨夫没有假装爱我。”

“闭嘴!”德拉科咆哮着,转身冲上楼梯ーー因为速度太快和背部的伤而头晕目眩,哈利咬紧牙关,在他快要倒下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德拉科,并把他挂在自己的肩膀上。

“来吧,”哈利咕哝着说,“你的房间在哪儿?”


TBC.


呜呜呜好心疼,为什么受伤的总是Draco,这个卢修斯一点也不可爱。

但是两个人一起挨打好萌哦(wei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