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

午饭后,Slytherin公共休息室。

往日里总是很宽松的几张长桌上堆满了书本,高年级的学生们全都挤在一起,坐在他们平时并不喜欢的僵硬的椅子上,把头埋进各种各样的魔药课本里。

“我不明白,既然我们都已经通过了O.W.L,为什么Sev还要让我们复习……还有该死的……测验……“Pancy推开笔记,一脸痛苦的扔下崭新的羽毛笔,“这才是开学的第一天,地狱啊……”

坐在Pancy旁边的Daphne痛苦地哼了几声作为回答。

六年级的开始并不怎么令人感到愉快,好几个斯莱特林的父母进了阿兹卡班,potter成了英雄,Dumbledore宣布战争开始,整个学校看他们的目光都像是在默默评测到底哪一个会在日后变成食死徒……也许Snape只在给他们找些事情做,防止他们闷得发慌,出去闯祸。

“我猜……今年我们要把嘲笑Ravenclaw,把Hufflepuff关进地下室还有跟Gryffindor打架的频率要从一周一次降到一个月一次了。”Nott做了个苦脸,伸手拽走Pancy的笔记,“或许到最后我们只能在屋子里和彼此互相扔魔咒玩儿了……”

事实上大多数Slytherin的学生本不想回到学校,出国或者藏起来无疑是更安全的选项,但这对魔法部来说却会像是已经投奔了黑魔王的证据。

“这不公平,太无聊了,早知道我就呆在家里不来了……”Pancy小声抱怨,同时从拿起写着测试范围的单子,“而且Snape的魔药单子上至少有一半的魔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我今晚就骑扫帚回家!有人跟我一起吗?”

Blaise从课本里抬头,从大呼小叫的Pancy手中抽出Snape给他们留下的写着“将来可能会有”的“小测验”的范围的单子,瞄了几眼:“是的,Pancy,但构成那些魔药的材料我们并不陌生,也没有超出范围……哦,这个强力致幻剂你会喜欢的,它的主要成分是冰冻的火灰蛇的蛋……也是迷情剂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们一起做过很多次了,不是吗?”

“……没错,Blaise,我不敢相信我怎么能忘了这个……”

慢悠悠地转着羽毛笔,Pancy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拉长了语调,看着长桌旁六年级的斯莱特林们因为回想起许多令人愉快的恶作剧而勾起嘴角,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妙念头在脑海里旋转起来。

“亲爱的同伴们,我有个主意……”

Draco把预言家日报撇在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草拿铁。熟悉他口味的家养小精灵特意准备了三种放满了蜂蜜和水果的馅饼,火候恰到好处的煎蛋和闻起来很香的法式吐司,但Draco没有任何胃口,在熬了一整夜之后,他焦虑的胃只能接受香草咖啡。

大厅里挤满了正在吃早饭的学生,猫头鹰一只又一只的飞进来,Draco用叉子拨弄着煎蛋,不着痕迹的盯着每一只猫头鹰的翅膀,寻找Ilmauzer的身影。

今早的Slytherin们稍微有点儿精神过头了,Draco还记得一周前,当Snape宣布测验的事时他们脸上生无可恋的表情……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除非是找到了点儿别的事,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乐趣以弥补复习魔药药方所带来的痛苦,而这一般意味着有人要倒大霉了。

稍微提起了嘴角,Draco有些遗憾自己有其他的事要担心,而不能把精力放在Slytherin们精妙的恶作剧上。或许以后,等有了时间以后Pancy和Blaise可以详细地讲给他听。

直到早餐的盘子从桌子上接二连三的消失,Ilmauzer的身影也没有出现,Draco强迫自己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扔下叉子。

“嘿,Draco,你怎么样?我觉得你什么都没吃。”Pancy背上书包细细的带子,回头问。

“非常好。”假笑了一下,Draco推开盘子,拿起斗篷和书包往大厅外走,“但你知道的,亲爱的。要习惯粗糙的伙食,起码还要再过几天才行。”

人群里突然传来不屑的哼声,Draco停下整理袖口的手,抬头,不出意外地在通往走廊的门口看见了红色的头发。

“Pancy,我好像闻到了穷酸的味道。”移开视线,Draco故意大声说。

“鼻子真灵,Draco。”Pancy立刻回答道,引起女孩儿们一串咯咯笑声。

带领着目不斜视的Slytherin们路过看上去要气炸了的黄金三人组,Draco勉强克制着不去揍那个把他父亲送进阿兹卡班的混蛋,虽然Pancy和其他Slytherin也在这里,但他不想整个学校的其他三个学院有把他们当作靶子的正当的理由。

该死的,愚蠢的Potter。

永远那么正直,英勇,理所当然的该死的救世主。

Draco握紧书包的带子,胃部隐隐作痛。

上午的第一节课是高级魔药精修。

一边怀念着Sev,Draco走进新的魔药教室。

由于Lucius曾公开评价Slughorn为“怯懦的,试图摆脱Slytherin身份的败类”,Slughorn对Draco的喜爱程度大概就类似于Lucius对Dobby的喜爱程度……这让本应是享受的魔药课变成了折磨,而且还有附加折磨。

“Oh,早上好,Harry,虽然有些稍稍迟到了,但快过来,坐在前面的位置上。”Slughorn在讲台前热烈的招手,“还有你,Miss Granger,请你闻一下这些坩埚,然后告诉我们里面的魔药都是什么。”

Hermione首先鉴定的是一个似乎装满了沸腾清水的坩埚。

吐真剂。

Draco无聊地用手指敲打桌面。

“是吐真剂,一种无色、无味的药剂,强迫喝它的人说出实话。”Hermione回答。

“很好,那这个呢?”Slughorn指着一只煮着一团泥浆一样发出刺鼻味道的东西的坩埚。

“复方汤剂。”

“太好了!太棒了,Miss Granger。现在,最后一个坩埚?”Slughorn看向整个班的人,期待着有谁能给出正确答案。

前两个坩埚都已经被清空以消除气味的干扰,Draco轻轻地闻了一下,草莓和樱桃的味道充满鼻腔,然后是蜂蜜馅饼,玫瑰花瓣,奶油,最后的香味稳定为平淡无奇的香草拿铁。

只有一种魔药会让人闻到如此多变的味道。

“迷情剂……”Granger盯着坩埚上方螺旋形上升的烟雾,喃喃说,“它的气味因人而异,我闻到了刚刚修剪过的草坪,羊皮纸……还有很多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有人说这就是爱情的味道……”

Slughorn满意的点头,示意Granger坐回座位,”葛莱芬多加二十分。”

泥巴种的爱情是青草味儿的,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笑的了。

Draco翻了个白眼。

接下来Slughorn终于开始讲课,他们这堂课的任务是制作欢欣剂,奖励是一小瓶高级美丽药剂,经过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翻书,抓头发,爆炸以及搅拌后,只有两个人的魔药到达了标准。

Harry的,和Draco的。

然后在Slughorn表情淡定地提示Draco他的魔药颜色有些深后,那一小瓶高级美丽药剂进了Harry的口袋。

“你知道的,Draco,Slughorn就是一条谄媚的狗,你在魔药上一直比那个Potter要强的多。”

走出教室的时候,Draco意外的收到了Vincent,Gregory和其他Slytherin体贴的安慰。

“拜托,我当然知道这个……”Draco疲惫地笑了笑,“不过,最近有什么事儿么?我不在公共休息室的时候,你们都在干什么?”

“哦,干的可多了,”Pancy转转眼睛说,“这一周你都没怎么呆在公共休息室里,所以只能靠Blaise帮我们补习,他都快要累死了……不过还好,总算完成了。”

“那就好,我可不想再看见Sev生气的脸,那太可怕了。”Draco揉了揉晕沉的额角,走进古代魔文课的教室,丝毫没有注意背后Slytherin们看向他的目光。

那是饥渴的猎人们看向猎物的目光。

 

评论(5)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