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2

晚饭前三十分钟,三楼废弃洗漱室内,一群戴着墨绿色领带的姑娘们围坐在一个架起的坩埚旁。

“Pancy,你确定是这样?”

达芙妮拿着装着最后一种材料的试管,最后一次向Pancy确认。

“当然!放进去,顺时针搅拌47下,把Draco和Potter的头发放进去,然后逆时针搅拌47下……这本笔记上是这么写的,”Pancy又低头确认了一遍,把笔记上的字念出来,“完成后的魔药呈现闪亮的淡粉色,有螺旋状的烟雾飘出,气味因人而异。提供信物的两人中任何一人喝下,就会对另一方产生无可救药的迷恋,这种迷恋展现出的特征非常自然,同时,没有任何魔咒能检测的到……这简直太浪漫了……来自于古老家族的古老配方,绝对比商店里廉价的劣质魔药有效的多,虽然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配制,但等待是值得的……”

六年级的Slytherin姑娘们赞同的点点头,注视着Pancy小心翼翼地搅拌逐渐变成淡粉色的液体,片刻之后,螺旋状的烟雾慢慢升起。

Pancy拿起另外一只试管,用镊子揪起一根金色和一根黑色的头发扔进坩埚里。

迷情剂独特的气味从坩埚里飘了出来,达芙妮轻轻吸了一口,“我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从Draco头上得到了一根头发……亲爱的纳西莎知道了的话会把咱们都炖了喂龙的,但Potter的头发你是从哪儿得到的?”

“那个家养小精灵Poly,刚刚从Malfoy庄园里被赶出来的那只,我威胁她要是不从Potter的枕巾上揪一根头发给我,我就告发她偷东西……”Pancy一边搅拌一边把碍事的头发别到耳后去,甜甜一笑,“我还告诉她,出于某些不能公开的原因……Draco迫切的需要这根头发。”

Slytherin的女孩们爆发出一阵傻傻的嘻笑,Pancy继续搅拌,直到47下之后,坩埚里的魔药散发出梦幻般的完美光泽。

“那么,Pancy,我们怎么才让他喝下去?”一个女孩问道。

“晚餐,亲爱的,今天晚上每个人都会有一杯浓浓的热香草巧克力,我们只要把魔药放进正确的杯子里就可以了。”Pancy小心翼翼地将迷情剂倒进一只小巧的玻璃瓶里,回答道。

“完美,你简直就恶作剧的女王。”

“谢谢你,达芙妮,我荣幸的接受这个头衔。”

装做谦虚的低了下头,Pancy站起来,将小玻璃瓶装进斗篷内侧的口袋里。Slytherin的女孩们开始整理她们带进来的东西,消除掉一切制作过魔药的痕迹后,一起离开了洗漱室。

空气里还残留着一些烟雾和迷情剂特殊的气味,半晌后,最内侧的隔间的门被打开,Hermione Granger合上手里的书本,一脸震惊地走了出来。

“你觉得这本书到底是谁的?”Ron把牛肉馅饼塞进嘴里,“混血王子到底是谁?”

Harry摇摇头,一边翻看着页边上黑压压的字迹,一边吃着土豆番茄浓汤。

“不论是谁的,我都不会扔掉它……况且它能够帮助我在魔药上打败Malfoy。”想到从Sloghorn那里得到美丽药剂时Slytherin们脸,快乐的感觉就从脚底升腾起来,Harry合上书,取过一份牛排,“再说了,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这么享受一个Malfoy的瞪视。”

“我也从来没这么享受过魔药课,伙计。不过Hermione肯定不会同意的……话说回来,Hermione怎么还没来?”Ron放下手里的馅饼四处巡视,“我觉得她最近在躲着我,这是我的错觉吗?”

也许在图书馆?三楼的洗漱室?Harry默默地切着牛排,没有回答。最近Hermione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呆着,以避开某个迟钝的人……

正当Harry在心底感叹着夹在两个互有好感的朋友中间的苦恼之处时,Hermione突然间出现在格莱芬多的长桌旁,大概停留了一秒,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Ron:“……”

Harry:“……”

大约过了十分钟后,甜点开始出现在餐座上时,Hermione才回来。

“你刚才干什么去了?”Harry好奇地问。

“没什么……只是忘了点儿东西,把南瓜馅饼递给我好吗,Ron?”

“要我说,我觉得你选的课实在是太多了,我几乎都不怎么看得见你了……”Ron一边把南瓜馅饼拿过来,一边抱怨,一点儿也没意识到Ginny的瞪视,“哦,天哪,这是什么?”

Ron拿起突然出现在每个人面前的新杯子,喝了一大口。

“热香草巧克力!太棒了!我没喝过这么美味的热饮。”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连片赞叹的声音,香草巧克力的味道在大厅里弥漫开来。

“我也是,Ron。”Hermiones赞同道,双手紧紧握住杯子,视线越过Harry,直直的看向他身后的某处。

好奇地的回头,Harry看见就在他背后,隔着拉文克劳的长桌,Malfoy坐在Slytherin的长桌旁,铂金色的长发被墨绿的缎带束好,柔和的披在肩上。眼睛下有一圈暗色的阴影,脸色苍白,右手握着杯子,微笑着听周围的同伴们讲话。

“你们在看什么?快喝啊。”Ron放下空了的杯子说。

Harry在看见Pancy笑着倒在Draco身上时把视线收了回来,拿起面前的杯子,尝了一口。

有点苦。

月光从头顶倾洒下来,照亮禁林中的小径。

Draco把长袍的兜帽拉上来遮住显眼的头发,用魔杖扒拉着小径两旁的草丛,寻找一种只在月光下显形的植物,右手拿着Severus塞给他的广口瓶。

夜晚的禁林非常安静,Draco小心翼翼地在草丛中行走,仔细的搜寻每一片区域,尽量挖出完整的植物塞进广口瓶里。

这是一份特别枯燥的工作,但你没办法拒绝你的导师和院长不是吗?特别是在他把你当家养小精灵一样使唤了十几年之后。

Draco正在找的是一种只生长在少数几个地方的珍贵魔药材料,具有很强的生命力,一般用来救助垂死的病人,通常情况下一两株就足够了,但Severus的要求是把整个广口瓶填满……不论是谁,这个人一定伤得不轻。

“晚上好,Malfoy。”

Draco的后背僵硬了一下,握在广口瓶上的手指收紧,慢慢站起来,看着面前的人。

Harry靠在一棵树上,双手环绕在胸前,看起来已经呆在那里好一会儿了。

抿紧了嘴唇,责怪着自己的迟钝,Draco拧上广口瓶的盖子,一言不发的往城堡的方向走。

“嘿,站住!”Harry在Draco身后叫喊,追了上来。

该死的,愚蠢的Potter,他难道想把马人们都叫来吗?

Draco停下脚步,冷冷回头:“闭嘴,Potter,我不关心你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所以也别来管我,好吗?”

“我可不这么想,Malfoy。”

Harry笑了一下,停在那里。活下来的男孩在这几年内长高了很多,头发和脸庞都越来越像年轻时英俊的詹姆,而现在,那双碧绿的眼眸里闪耀着明亮的火焰。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有压迫感的?

Draco小小地往后退了一步,紧张的握住魔杖。

“走开,Potter,我警告你……”

“你知道吗,Malfoy,没有Crabbe和Goyle站在你身后,你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盛气凌人。”Harry丝毫不在意地打断Draco的威胁,视线落在Draco手中紧握的瓶子上,“那是什么?”

是什么都不关你的事……

Draco把从身体深处传来的难受的感觉压回去,决定不管Potter再说什么他也不会回应。

很遗憾的是,Harry从Draco脸上读出了这个决定,他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一点:“那好吧,Malfoy先生,既然你这么不想跟我说话,那么我也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晚安,Draco。”

Draco呆愣在原地,几乎不能相信他听见了什么,任由Harry慢慢转身,然后,就在他完全转过去的那一刻,看见了该死的黄金男孩一直藏在身后的东西。

确切的说,是一头石化了的猫头鹰。

“Ilmauzer!!!”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