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3

Ilmauzer无助地转动着眼睛,被Harry握在手里一下一下地梳着头顶的毛。

一阵又一阵的晕眩感从脚底升起,Draco稳住颤抖的指尖,努力把魔杖留在汗湿的手心中。

“把Ilmauzer还给我,Potter。”

犹豫了一下,但Harry还是把猫头鹰抛了过去,然后从兜里拿出原本拴在Ilmauzer腿上的信:“你等这封信已经等了一周了,Malfoy,每次猫头鹰飞过大厅的时候你都盯着它们……是什么事这么重要?”

被解除了石化的状态,Ilmauzer蹭蹭Draco的手,然后展翅飞起,消失在夜空里。

Draco走近了点,眯眼看着Harry手中举起的信纸。

信是用梅林时期曾经很流行的密文写的,就算是在纯血的家庭中也没有多少人能熟练运用,从小在麻瓜中长大的Potter当然不可能看懂。

晕眩的感觉消失了,Draco抬起头,看着Harry的眼睛。

“除了你还有谁读过这封信吗?”

皱眉思考了一会儿,Harry摇了摇头,“我刚刚捡到你的猫头鹰,在海格的小屋附近,不知道是谁的魔咒打中了它……嗷!”

Harry甩开突然间燃烧起来的信纸,愤怒的看着Draco几乎是优雅的收起魔杖。

“再说一遍,不关你的事,Potter。”

Draco把帽兜重新拉上来,拿好Severus的魔药材料,转身朝禁林外面走。

很高兴自己不用在Dumbledore做校长的时候在学校里谋杀一个泥巴种和Weasly,虽然还不知道是谁攻击了Ilmauzer,但起码今晚,Draco觉得自己终于能睡好一觉。

直到把广口瓶放进Severus位于地窖里的办公室,锁好门,彻底瘫倒在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沙发里,Draco才允许自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旁边墙壁上Malfoy家古老家长的画像担忧地看着他,Draco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但却没法忍受不将几个月来唯一的好消息分享出来。

“我父亲,Lucius已经离开阿兹卡班了。”

Draco的声音如此的轻,几乎像耳语一般,他看着他曾曾曾曾祖父的画像高兴而欣慰的消失在画框里去通知其他的亲人,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信上其他的事情他可以明天再告诉Sev,有关那些战争,间谍以及阴谋的事。用不了多久,他还有他的家族就可以永远的远离这一切,逃到安全的地方去,等到Harry Potter打败了黑魔王再回来……

虽然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但Draco认为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大难不死的Potter,毕竟,要是黑魔王活下来了,他们很可能就要一直逃跑到世界终结为止,而一个像Voldemort一样的人,会把世界终结的速度加快几千万倍。

那就太惨了……Potter,你最好赢得这场战争。

双腿和后背因为整夜在禁林中挖掘植物而疼痛不止,Draco实在没有力气走回寝室,况且沙发和抱枕实在是太舒服了。Draco 倒在沙发里,枕着他最喜欢的抱枕闭上眼睛,眯了好一会儿,直到空气中传来轻轻的啪啪声,以及家养小精灵畏缩着靠近的声音。

“Poly?”Draco稍稍睁开眼睛道。

“y,yyyes,Master。”Poly比往常更结巴了,“P…Poly 担,担心您……Master Draco今天什么也没吃……”

在心底叹了一口气,Draco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现在去休息,Poly。”

听到年轻前主人的命令,Poly的眼睛里积满难过的泪水,“对…对不起,Master……”

“明天我想吃苹果糖浆馅饼,草莓派和巧克力蛋糕,焦糖布丁和你祖母在家里常做的牛排,明天上课的时候,好好整理一下我的房间……再帮我订几份糖果,和往常一样的。”

"啊!是的,好的,Draco小主人……”突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命令,Poly兴奋的简直控制不住自己,“Poly会准备好的,Maste人。Poly现在就去休息。”

听见Poly打了个响指离开的声音,困的睁不开眼的Draco终于放下心来,任由意识迅速地沉入到深厚的黑暗里。

第二天清晨,Draco在Daphne的推搡中醒来,然后被Pancy扯着领带扔进浴室。

“你身上甚至还沾着泥,Draco!”Pancy抱怨道,“就连沙发上也都是!”

这不公平……下次Sev再想要点儿什么禁林里的东西,我一定带着你一起去。

Draco一边拧开热水的开关,一边想。

但洗完澡,穿着干净的衬衫和长袍坐在大厅里,被Slytherin们包围着享受馅饼时,Draco心里小小的哀怨完全变成了感激——这就是Slytherin同伴的好处,即使你处在最困难最煎熬的境况里,他们也会逼着你坚强起来,然后默默地照看你。自从Lucius入狱之后,他们就在Draco与流言之间竖起一道坚实的墙,Draco不用猜都能知道其他学院的学生们会说些什么,但那些话一句也没飘进Draco的耳朵。并不是觉得Draco无法承受,只是Slytherin在某些方面有着奇怪的温柔。

Draco先是以优雅范围内的最快速度消灭了一个苹果糖浆馅饼,然后拿起勺子,敲破了一只鸡蛋的壳,深褐色的焦糖从蛋壳边缘流下来,露出蛋壳内的布丁。

Poly的拿手好活儿。

“亲爱的女孩儿们,我必须说,我真的很感激你们。”Draco一边吃着焦糖布丁,一边望向Pancy,Daphne和Teresa,“要是没有你们我恐怕……Daphne,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觉得有些奇怪的放下勺子,Draco皱着眉。

微妙的气氛飘荡在布满三明治和馅饼的长桌上,今早的Slytherin过于安静,并且大多数都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他。

“我只是……想问问你,”Daphne表情纠结忐忑的避开了Draco的眼睛,“草药学作业做完了吗……”

Draco微笑,声音却威胁一般的拉长:“到底怎么了?”

Daphne叹了口气,垂下头,“今天是Snape的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她装作十分担心地用叉子拨弄盘子里切成小块的水果,“由于大多数人都不选这门课了,人数太少,所以Snape把四个学院混合起来上课。”

Draco眯起眼,“也就是说……”

“Potter,”Pancy接口,仔细观察Draco听到Potter的名字时的反应,“还有他的两个跟班,还有几个对Slytherin有意见的Hufflepuff……”Pancy放下茶杯,看了下课表,“周五上午第二节,在魔药课之后,看来我们整个上午都无法摆脱Potter了。”

Daphne咬住下唇克制着微笑,对在Draco看不见的角度向她竖起拇指的Theo眨眨眼。

如果你有一件事特别不想被人发现,那你最好准备两个谎言来掩盖它,一个很烂的谎言,和一个稍微真实一点儿的,在很烂的谎言被揭穿后用来替补的谎言。这是Slytherin们总结的技巧,而她居然骗过了Draco,这差不多相当于站在火山口边躲过了一场火山爆发。

早上从浴室出来时的好心情被毁的一点也不剩了,Draco面无表情地把吃完的蛋壳放回桌子上,拿起书包离开大厅。Goyle和Crabbe推开早餐,马上跟了上去。

“难道我们失败了吗?他看上去有些……生气?”Theo看着Draco的背影道,“这是魔药的正常反应吗?”

“只有梅林才知道。”Pancy耸耸肩,看了一眼大厅对面正在和金妮说笑的Potter,挑起了眉毛,“看着吧,这才是第一天而已,我们会看到我们想看的东西的……”然后她看着Potter愈发灿烂的笑脸,“可能吧……”

而事实证明,Pancy是对的。

“快看啊,快看,他们说话了!”Blaise把一把切碎了的干非洲树蛇皮条扔进坩埚,忘记了搅拌。

“我们在看着呢,Blaise……你小声点儿,”Daphne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和Theo的坩埚,然后把视线转回教室的角落,“要是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就好了……”

“我们的坩埚冒烟了,想想办法。”Pancy淡定地提醒和她合作的拉文克劳男生,视线依然黏在Draco身上。

整间教室,所有人都好奇的注视着角落里的Potter和Malfoy,好奇他们什么时候会打起来。

这节课的内容是制作复方汤剂,由于制作周期长达一个月,Sloghorn决定用抽签的方式把他们分成两人小组来合作,而在Slytherin不为人知的努力下,Potter和Malfoy奇迹般的抽到了同样的数字。

而在Sloghorn建议他们可以再抽一次时,Harry拒绝了他的提议。

所以,现在,在同一张桌子上,围着同一个坩埚,Draco和Harry带着彼此厌恶的表情共同工作。

“你在做什么?”Draco嘶嘶地说。

“监视你。”Harry回答,同时用手压着书页,辨认空白处又黑又小的字体。

Draco眯起眼睛,摘下两颗绿宝石的袖口。

除了Slytherin以外的所有人都发出整齐的抽气声,Draco把两边的袖子都折到手肘处,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处理桌子上的魔药材料。

整间教室鸦雀无声,而Harry看起来非常想抓住Draco的手腕,来一个快速显形。

“你在做什么?”Harry嘶嘶地说。

“你瞎了吗?Potter,我在称流液草。”Draco用小镊子把砝码放到托盘里说。

Harry放弃了交谈,把写满笔记的书页翻的哗哗作响。

“所以,那就是你突然开窍了的原因?那是谁的书?”

“如果你把那封信的内容告诉我,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Harry把14只,而不是书上写的12只草蛉虫扔进另一个一直在加热的小坩埚里。

Draco再一次眯起眼睛,没有做任何事,半晌后,挂起一脸甜蜜的假笑:“哦,亲爱的Harry……那封信已经烧毁了,所以,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相信我的,是么?”

Harry看起来像是被Draco的话噎住了,脸色铁青,握着小刀的手青筋暴起,然后煮着草蛉虫的坩埚没有任何预兆突然炸开,沸水崩的到处都是,引起许多哀嚎。爆炸结束后,Draco撤掉挡在自己面前的屏障,清理干净桌面,熟练的重新架起一个坩埚。

直到整节课结束,Harry都没再说过一句话。Granger和Weasly看向Draco的目光就像要把他切成碎片一样。下课后,罗米达·万尼带着一群气势汹汹的女孩儿路过Draco,狠狠地扔下一句“离他远点”。

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也是一样的情况,在练习室里其他三个学院的人聚集在大难不死的男孩身边,只有一半的Ravenlaw愿意和Slytherin挨在一起。

就连Snape都谨慎的没有招惹Harry,第一节课只总结了一些基础防御魔咒和几个攻击魔咒。下课的时候,Draco收到了Snape的纸条。

“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看着导师拉长的字迹,Draco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龙血。”

Draco用拉丁文对Slytherin院长室门上的银蛇说。

Severus坐在办公桌后,似乎是在回复信件。黑色的乌木桌面上放着家养小精灵送来的食物,Draco径自走过去坐在导师对面,拽过自己的那份,安静地吃饭。

在吃光了盘子里的一块牛排和两个馅饼后,Severus终于放下羽毛笔,写好的信件自动折叠起来,飞进抽屉。

“我今早在大厅里看见Ilmauzer了。”

“昨晚在禁林里……”Draco顿了一下,直接跳过了整个和Potter相遇的部分,“母亲的信上说,黑魔王在拉拢摄魂怪,策划阿兹卡班的劫狱。魔法部最近又有几个人加入到黑魔王的阵营里,一半是Umbridge的功劳。食死徒在打听凤凰社的一切消息,非常急迫地想要抓住核心成员,但他们还没有任何关于Black家老宅的信息。”

“意料之中。”Severus轻轻说,“Draco,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Draco看了看Severus慎重的表情,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趁Severus没说话前把南瓜汁咽下去。

“我已经说服你父亲把你们的计划告诉Dumbledore了。”

Draco望进教父的眼睛,手指不由自主地抓紧了随便什么能抓的东西。

“然后他们达成了协议,在紧急情况下,凤凰社和Hogwarts都会向你和Narcissa提供避难。”

随着心脏跳动的次数恢复正常,充斥耳膜的杂音也逐渐消失,Draco彻底松了一口气,向后倒在椅子里。

这意味着Dumbledore不再视父亲为敌人,战争结束后他们就能毫无阻碍的回家了。

“但你父亲对你有一些……小小的要求……”Severus说,眼睛里罕见的显现出同情的神色,“他再一次要求你接近Potter,最好能成为Potter的朋友……如果实在做不到的话,保证当成为真正的救世主后,不再恨我们了。”

这不公平。

Draco面无表情的盯着Severus的水晶墨水瓶,认真地考虑要不要向Weasly双胞胎一样,召唤来飞天扫帚,骑着冲出Hogwarts,找到Lucius,加入他的流亡生活。

连这都比让Potter不再恨他容易得多。

 

评论(5)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