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Toothcup】Of All My Life(part.1)

第一人称,全程无视官方cp。

今天的风很凉爽。
我骑在Toothless的背上,照例第n+1次环视博克岛。
噢,对,对,这并不是偷懒,我只是在巡逻,顺便从繁重的,无聊(划掉这个词)的族长工作中脱离一会儿,好好的和我的Toothless飞一会儿,然后就要回去倾听各种琐碎的事务。
我摸摸Toothless的头,将手心贴近它黑色的鳞片:“要开始了,Toothless。”
我踩下踏板,海风打击在身体上的力道猛地增强,Toothless的完全展开双翼,蔚蓝的海水在下方快速掠过。
“太棒了,Toothless,我们好久没有出来绘制地图了不是吗?”我突然想到,毕竟一直在熟悉的地方飞也挺无聊的,于是我拿出地图,找了一个之前一直没试过的方向。
“没错,伙计,这边。”
Toothless马上就领会了我的意思,兴奋地加快了速度,不断向上攀升并且转起了圈。
这太刺激了,海风,云彩,掠过的海岛,未知的探险!
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
我和Toothless飞越过几片海面外的石林,在几个小岛上停了一下玩了会儿游戏画画地图,最后在黄昏的时候,到达一个隐藏在很高的暗礁中的小岛。
“好了,我们休息一会儿,”我从Toothless的背上下来,看着地平线处的夕阳,要是用最快的速度往回赶的话,或许还赶得上晚饭。
“今天玩的太过了⋯⋯嗷⋯⋯嗷!”
Toothless伸出舌头舔了我一下,接着又是一下,然后干脆把我扑倒在草地上,没命地舔了起来。
“哦!Toothless!停下⋯⋯好痒!啊哈哈哈,坏龙!快停下来!”
我发现言语没法制止它的行动,于是开始反击,挠它的下巴,耳朵后面的一小块(跟妈妈学的)还有腹部,我们俩很快就滚成了一团。
“啊⋯⋯哈⋯⋯怎么样,撑不住了吧。”
我躺在草地上,Toothless蜷起尾巴,背对着我,不服输地喷气,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挠完它都要这样待一会儿,像是很高兴又像是不高兴。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突然传来的两只龙的叫声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抬头往空中看去,果然发现了两只正在打架的噩梦。
“哦天哪。”
它们在从很高的地方向下坠落!
“Toothless,快来!”
我马上跨上了Toothless的背,起飞,几乎是一眨眼就与两只噩梦在空中相遇。
它们爪子对着爪子,尾巴绕着尾巴,甚至就连翅膀都纠缠在一起,我注意到它们好像闭着眼睛。
我从来没见过龙这么奇怪的表现。
“喂!你们在干什么!快分开!”我和Toothless追着它们大声朝它们呼喊,不敢离的太近,况且我也插不进去。
“快睁开眼睛!这样下去会摔死的!”
Toothless也在跟我一起呼喊,我在考虑要不要让Toothless喷团火焰算了。
“Hiccup!”
好像有人在叫我?
“Hiccup你在干嘛?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好像是⋯⋯妈妈?她来这儿干嘛?
我和Toothless不解的看向从礁石处飞出来的妈妈和她的龙。
“天哪,孩子,幸好你没有打扰他们的交配。”
妈妈看着那两只纠缠着下落的然后分开的噩梦欣慰的说。我突然觉得自己听不清东西了。
Toothless的耳朵也竖了起来。
“什、什么?”
“哦⋯⋯”妈妈看上去有一点尴尬,“我是说,交配⋯⋯就像,结婚!是的⋯⋯”
“什么??!!”我这次的声调提高了一点,吓得Toothless上下浮动。
“孩子,亲爱的儿子,不然你以为那些小龙是怎么来的?”

 

夜风很清爽,我和Toothless刚好赶上餐厅了刚刚要关门的时间,溜进去把剩下的食物打劫一空,并在没人意识到的情况下顺利溜回了房间。
这可不轻松,我关上门的时候还听见外面有人在喊“Hiccup在哪儿?”

……我就在这……不过我要待会儿再去听你们要说的事,无论是加粗房梁,造新式头盔,还是抱怨餐厅烤鱼的做法,我都会听的……
“Toothless,你不必非的要坐下来吃饭,你知道你要是趴着吃会更舒服。”
我把Tooth那和洗脸盆一样大的盘子从桌子上拿下来,像以前一样放在脚边。
Toothless两只前爪搭在桌边,屁股放在地上,坐着,歪着头愣愣地看着我,有一只耳朵支了起来。
我不得不承认这真是可爱爆了,可这不是正常的龙吃饭的姿势,我很怀疑它会觉得舒服。
迟疑地,让两只前爪离开桌子,Toothless一边用眼睛瞅着我,一边蹭了过来,用尾巴把装满鱼的盆子挪开,蹭到我膝盖上。
“这可不像你,伙计,”我顺从的把膝盖借给它,用没拿着叉子的手挠挠它的下巴,让他舒服地哼了几声,“你是在撒娇吗?”
地板上的尾巴轻轻甩了两下,Toothless眯起眼睛,接着突然瞄准我叉子上的烤肉。

“……”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Toothless坚硬锋利的牙齿已经拽走了对它来说小的不能再小的肉块。
我从没见过任何一只龙主动吃熟食,但这也不是说有人喂过他们,事实上没人这么做过……难道有吗?我应该去问问别人吗?
不理会我的惊讶,Toothless扭头离开我的膝盖,从它的自己的盆里叼起一条鱼像往常一样咽了下去,瞳孔扩散,很满足的样子。
我微笑着拍拍它的背,知道自己脸上一定是一副肉麻的表情……不过这有什么办法呢?
只要是我最好的伙计想要的,我都会满足。




“嘿!Hiccup,又去飞了一天?”Gobber举起义肢酒杯,和我碰了一下。
“只是一下午。”
我带着Toothless在长桌边坐下,和过来的每个人碰杯,和大家一起谈论收成,今天的比赛,训练场里的孩子们和他们的龙又搞出了什么乱子。
当我听到训练场只被烧了四分之一,并且最初遭殃的是几个淘气的孩子的头发时和大家一起畅快的笑起来。
这让我想到最开始和Toothless相处的时候,它一开心就喜欢喷小火球,并且80%会烧到我。
我搂住Toothless的头,狠狠地蹭了几下,然后扔给他一个苹果。
“黑!Hiccuo,我们听说你今天下午的奇遇了~”Ruffnut从人群后挤过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坏笑,在她身后,Tuffnut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哦,不……”想起黄昏时尴尬的遭遇,我呻吟着扶住额头,“你们两个要是答应不说的话我会让你们三头羊,下次的比赛!”
“已经晚了!”Astid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感到后背被狠狠地拍了一下,“听说某人下午的时候接受了新的知识。”
人群突然爆发出比刚才激烈几倍的大笑,我看见妈妈愧疚着假笑的脸。
“你怎么能出卖我?“我呻吟着将脸埋进装着水果的篮子。
“可我不得不解释为什么我们一起回来。”妈妈过来坐在我身边,“而且,关于这件事,我们有件事要商量。”
“什么事?”我把已经空掉的酒杯再次填满,拒绝了Toothless也要尝一点的行动。
“是这样的,最近又有很多龙到了适合的年龄,可是他们总是和主人们待在一起没什么时间发展自己的感情,所以,我们想借用训练场几天,弄一个相亲会,”妈妈说着把Toothless执着地追寻酒杯的脑袋拽了过去,摸摸它的耳朵,“怎么样,Toothless,你也到时候了,虽然岛上没有其它夜煞,去试试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龙也并不只是和它们的同类在一起。”
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被冻住了,并且不断下沉到胃里。
我举着酒杯,看着妈妈轻轻地挠Toothless的下巴,它享受地闭着眼睛,听妈妈举例列举龙中各种种类的雌性。
我彻底呆住了。

我从来没想像过,Toothless会和别的龙在一起,准确地说我从没想过除了我会有任何生物陪伴它。

 

天空是一片耀眼的蓝色,太阳明媚的过头了。
我踢开我自己的小木屋的门,Toothless从我身后挤了出去,活跃地蹦跶几下展开翅膀。
看来木屋确实太小了。
我带着两个深刻的黑眼圈像吸血鬼一样步入到阳光下,坐到门前的草地上。
想了一个晚上,还是没想明白。
我到底要不要带Toothless去那个什么龙类相亲会?
“嘿,伙计……”
我用掌心贴上Toothless伸过来的头,犹豫地开口,却被迎面而来的鲜红的舌头糊了满脸。
“噢……不……”
实话说,龙的唾液的味道不是很好,这可能是因为它们更喜欢吃生的食物的关系,而且那些布满舌头中心的用来辅助进食的软软的倒刺会让人感觉非常痒。
“哦不!……啊哈哈哈……噢……放开我的脖子!”我推开Toothless的头,用双手固定它的下巴,终于从要痒死人的境遇里摆脱出来,“我们该去洗脸然后吃饭了,好吗?”
Toothless有点不满地眯着眼睛,一小截舌头搭在外面,歪了歪头。

“我想想,昨天见到了捕鱼回来的船不是吗,所以今天早上会有,鳕鱼?”
耳朵立了起来。
“梭鱼?”
瞳孔放大。
“石斑鱼?”
Toothless甩甩尾巴,从我身上爬起来,坐到一边舔着爪子顺便擦了擦脸,然后绕着我转起圈,尾巴一甩一甩的钩住我的腿。
“好的,好的,马上走,就让我先洗个脸。”




当我洗完脸正洗头的时候Toothless拽着我的裤腰带把我拎了出来,所以当我们最终坐到露天的早餐桌边时,我的头还在淌水,幸好好心的邻居大娘在把早餐递给我时顺便扯了一块布。
这真是太好了。

我迅速地把头发擦干,给Toothless拿好他最爱吃鱼,开始狼吞虎咽,争取像昨天一样,成功躲开……
“首领~大人~”
鱼刺猛地卡在嗓子里,我用力地捶着胸口,把Toothless吓得从成堆的鳕鱼中抬头。
“哦~怎么了?首领大人?坚硬的鱼刺和你细小的嗓子不太合适是吗?”
Astrid把一大杯水塞进我手里,用力拍着我的背。
“咳咳!咳……”
好费劲的把鱼刺咳出来,我把水放在一边,把眼睛变成细长形状的Toothless的脑袋按回它的鱼堆里。
“我没事的好伙计……真是疼死我了……”
无奈地放下叉子,我转向在餐桌旁假笑的Astrid。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随着Astrid脸上越来越深刻的微笑,我知道我猜对了。

所以,现在,训练场正在维修的大门敞开在我的面前,一大堆各式各样的龙在里面散着步,充满精力地互相追赶着,等待我们的加入。
“你得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的,”Astrid站在我旁边,“你看,Stormfly已经融入了她的族群,我想我今年就会抱到小龙蛋。”
龙蛋?
我瞪大了眼,不能抑制地想象着小小的Toothless破壳而出。
……好像也不错……但是……
我还是不愿意,我依然不想让那里面的任何一只龙和Toothless发展出什么关系……这是为什么?我的保护吗?
我郁闷的把头靠在Toothless的肩膀上,昨夜的失眠让我觉得非常疲倦。
“太好了!你们都来了!“
妈妈在身后大喊,我回头,果然看见了Fishlegs,Tuffnut和Ruffnut还有Snotlout还有其他许多岛上的骑士,啊,看样子是躲不过了。
“伙计,”我摸上Toothless黑亮的脖子,“来吧,妈妈要介绍几个妞给你认识。”
不理会Toothless斜着眼睛瞅我的眼神,我跟在Astrid身后,安静地把Toothless带进了以前是杀龙,现在是相亲的地方。
“好的,那么,现在,骑士们请离开你们的龙,到你们专属的区域里呆着就好。”
我拍拍Toothless的头,“相信妈妈,伙计,在这里待着,我就在那边,好吗?”
这次我没有再蹭蹭它的耳朵什么的,我怕我会忍不住跨到Toothless的背上去,远远的飞离这个地方。
我垂头丧气地走到大概是妈妈规划地一个靠近大门边的用石块围起来的圆圈里,和其他人打了招呼,挑选了一块和Toothless趴下后差不多大的正好没有面向龙群的岩石靠着,斜着眼,悄悄地打量。
一开始,别的龙都不敢靠近。

它们在Toothless周围留了一个无形的屏障,好像它是它们的王之类的。
我把下巴放在膝盖上,没法控制地感到自豪一点一点地从心里冒出来。
可不久之后,在妈妈的指引和领导下,有几只开始靠近,我转开了眼睛,疲敝地靠在岩石上补眠,可这里一点也不舒服。
不知道我闭着眼睛睡了多久,周围开始嘈杂起来。

“那边怎么了?”
我朦朦胧胧地听见Astrid在旁边说。
怎么了?
刚起来,就听到了背后有喷火的声音。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
我吓得跳了起来,转身就看见妈妈在两只知名纳德和三只烈焰狂魔中调解。
这是发生了什么?
“Toothless?”
我越过岩石跑过去,焦急地寻找Toothless的身影,其他人也跟了上来,帮忙把几只明显很不理智的龙拦住。
“妈妈,他们是怎么了?”
“很明显,这几只在发情,而且,他们在争夺配偶……小心!”
所有人随着妈妈的惊呼蹲下,勉强躲过一次强烈的火焰喷射。
而我在在不远处看到了Toothless的身影,它正呲着牙,威胁着一只不断靠近的龙。
哦,天哪。
“现在的火焰要更强烈一点,不过它们有自己的调解方法……一会儿就会好的,但我们要尽量确保没有什么龙受伤……趴下!”
这次是唤雷龙的雷电,每个人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场面真是太混乱了,真的,尽管距离很短,但我完全无法跨越种种障碍,到Toothless身边去,虽然调解成功的一对对变的越来越多。
“看那,那两只定下来了。”
勉强分开几只要互相咬死对方的四头龙缠在一起的头,妈妈靠近我身边欣慰地说,顺着她眼神的方向,我看到了两只腻在一起的烈焰狂魔。
它们头顶着头,不停地相互蹭着耳朵和下巴,四肢搭在一起,滚来滚去。
“那真是太好了……”
我赞同地说,虽然语气里的感情不强烈。
“哦,Toothless,我想死你了……伙计……”
随着更多的龙变的关系融洽,Toothless终于找到毫无阻碍的道路,跳跃着来到我身边。
我蹭着它头上黑亮的鳞片,捏它的耳朵,用它最喜欢的方式挠它的下巴,抚摸着它的翅膀。
“……好像……啊……Toothless没有找到合适的吗?小宝贝……哦天哪……”
妈妈挤过来查看Toothless的状态,片刻后震惊地感叹。
“你发情了……”
嗯?
什么?
我瞪大眼。
“Hiccup,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妈妈生气地叉着腰,“Toothless很明显已经有了它的特殊的伙伴,你居然没有发现?”
“我不明白你……”我无力地辩解遭到了妈妈的打断。
“这些迹象,”妈妈指着那几对相亲成功后腻在一起的龙。
好吧,虽然和Toothless平常地行为很像,但也不能……
“再看那,”妈妈指着两只烈焰狂魔,其中一只体型较大的围着另一只不断转圈,喉咙里有低吼的骨碌骨碌声,随后,大的那只的尾巴缠在了另一只的腿上,“那就是求欢的信号,他们要进入到下一步,马上就要交配了。”
我的头晕晕的,正觉得好像有点熟悉,大腿上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
低头,看到了红色的尾巴,随机甩开。Toothless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咕噜声,绕着我不断转圈,然后,长长的尾巴甩了上来,从另一个方向把我缠住。
妈妈张大着嘴,而且我确定附近的地面接住了一圈收不回来的下巴,包括我的。
看着Toothless期盼的眼神,我真的一片空白了。
以至于被甩到背上,腾空而起的时候,我的胸膛中,满满的充斥的,只有一种,名叫“快乐”的感情。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