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鬼白】黄粱一梦

这是工作的间隙。
鬼灯大人叼着烟枪,懒散的躺在只有四个腿的矮床榻上,枕着玉石的枕头,闭目休息。
刚刚处理完一堆琐碎的事,很是耗费心神,再加上完全不靠谱的阎王大人总是打发人来这边,导致工作量倍增。
这样下去的话,就给我涨工资啊,正好还能养更多的金鱼草……呵呵……
鬼灯大人想着更多更大更可爱的金鱼草们,烟枪慢慢从嘴里滑了出来,陷入了梦境里。
啊,这是怎么回事?
胸口突然变的很沉,鬼灯皱了皱眉,动了几下,可胸膛上沉重的分量居然也不老实的跟着动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啊?
鬼灯告别梦里的金鱼草,不耐烦的睁开眼,被面前出现的,狭长的,眯起来弯弯的带有桃红色眼角的眼睛吓了一跳。
“白、白泽?!”
不知何时,这家伙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趴在自己身上,还很烦人的把自己弄醒了。
想到被打搅的难得的好梦,怒气值立马爆满。鬼灯的眼睛凶悍的立了起来,眉头拧成川字形,揪住白泽后颈的衣服,正打算要动手。
可是平常逃都来不及的白泽反倒往下一趴,又细又白的下巴就这么搁在了鬼灯敞开的领口处,那片裸露在外的皮肤上。
喂喂喂?!!不要随便在别人的胸口上乱放啊!!
以白泽下巴的接触点为中心,一股奇异的感觉酥麻的爬遍了全身,鬼灯奋力挣扎了起来。
可是白泽是来自中国的神兽,虽然平时看起来又软又温和,又是在桃源乡工作,其实力气大的很,这样整个人压上来的话,鬼灯也挣脱不开。
“喂!你这个混蛋快起来啊!干嘛要趴在睡觉的人的身上还打扰别人的美梦!混蛋,你是怎么下来的呀?!”
“啊……”
白泽稍稍抬起下巴向前靠近了一点,从张开的嘴巴里可以看见淡粉的舌尖和越往里越深的红色。
鬼灯停止挣动。
“我的话呀,”白泽侧过头,微微一笑,“跳下来的呦,从你挖的坑里。是为了方便与我见面才彻夜通宵挖的坑吧?是吧?”
什、什么?
鬼灯的心跳的跟小鹿乱撞一样。
我是那个意思么?是那样的意思么?
连自己都不禁开始怀疑起来了。
好像是觉得撑起来说话太累了,白泽枕着手,又在鬼灯的胸膛上趴了下去。后颈的衣领还揪在鬼灯的手里,这样一来,脖子后面和后背,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全都暴露在鬼灯的眼前。
犯规啊……这家伙……
视线不停的往衣服的深处滑去,啊,看到了脊椎塌下去的线,这家伙好瘦啊……啊,那是腰线,好细,说不定再掀起来一点,连臀线……停!!!
我在想什么呀!到底!
鬼灯拔出视线,努力把身上的人推起来一点。
“你到底想干什么?!玩够了的话马上回去!”
“诶?”
白泽的眉毛和眼角往下垂去,露出了罕见的委屈的表情。
“只是想来找你不行吗?……还是说,刚刚梦到的是漂亮的女孩子,所以不愿意醒来吗?”
那是你才会做的事吧!
“呐,鬼灯。”
居然被认真的叫了名字,鬼灯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像是把自己完全占有了的人。
“女孩子,和我,哪个比较好?”
“呃……”
不、不对劲……肯定不对劲……
鬼灯看着身上眼角的桃红飞扬起来,对着自己笑的开心的白泽,愣愣的说不出话。
“不出声的话就默认是我了哦。”
那抹桃红色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身上的人紧贴着自己向上滑动,腰腹处传来鲜明的感觉,鬼灯攥紧了手指,完全没办法动弹。
白泽靠的越来越近了,那樱红色的嘴唇在快要贴近的时候稍微侧了侧,两人脖颈相交,像是奖励一般,鬼灯的脸颊上得到了一个轻柔的吻。
太惊吓了,惊吓到鬼灯的眼皮猛的掀开,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
鬼灯慌忙的坐了起来,胸口上压着的新送来的公文掉了一地。
是梦啊……
我、我为什么会这么荒唐的梦?!
清醒过来的鬼灯大人僵在床榻上,为自己死掉的节操哀悼。
“轰隆!”
一股传遍地狱的震动传来,门口的小鬼们不停喊着“神兽又掉下来了!神兽又掉下来了!”
鬼灯跳下来,穿好鞋子,扔下一地公文往震动的中心狂奔而去。
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在了。巨坑中心的白泽带着一大堆药站在那里,笑眯眯地和女孩子们聊天。
大概是地狱最近太忙,大家没有时间去桃源乡,所以白泽亲自来送药了。
“你这个混蛋是怎么下来的呀?!”
鬼灯指着那个红眼角的讨厌鬼大喊。
“啊?”白泽拿着一包药,像看傻子一样说,“跳进你挖好的洞就下来啦,这样快嘛。”
有种心脏瞬间被射中的感觉。
鬼灯听着现实里的白泽和梦里的白泽说着差不多的话,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心意了。
我当初挖洞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来着?
鬼灯故意拧着眉毛,扔下一句“笨蛋”转身就走。
不过……
摸着下巴想起梦里那人桃红色的眼角……真是个不错的梦呀。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