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4

就如Poly所承诺过的,晚餐是牛排,草莓派,和装饰着樱桃的黑森林蛋糕。

Draco拿起加满了糖和牛奶的香草咖啡,拿过一盘新洒满巧克力碎屑的蛋糕,视线悄悄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飘移。

Harry·该死的·Potter正和Weasly家的小母鼬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傻傻的发笑。看得出那女孩儿正竭尽全力地使Harry感到开心,Draco眯起眼,注意到Potter手上被他烧伤的地方,还有上午魔药课坩埚炸裂时迸溅的沸水造成的伤口都已经被仔细包扎好了。

是Granger,还是那女孩儿?

一股怒意盘旋着从胃里升起,为了避免发生什么意外,Draco迅速移开了视线。

为什么父亲自己不去和泥巴种爱好者救世主友好相处呢?如果从一开始Potter就是他们这边的,那么他就不必回到食死徒的行列里去,更不用为了逃避黑魔王故意被关进阿兹卡班。听说分院帽曾经认真地考虑过把Potter分进Slytherin……

拨弄着蛋糕上的樱桃,Draco幻想着如果Potter进了Slytherin,和他一起上课,一起待在Slytherin公共休息室里打磨时光,一起写作业,或者做了坏事后一起被Severus罚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或许他们还会在同一支队伍里打魁地奇……那么,找球手的位置怎么办?两个人轮流当?

对自己幼稚的幻想感到好笑,Draco撇了撇嘴角推开蛋糕,跟Pancy说过之后,拿起斗篷和书包离开大厅,一个人回到地窖里,推开导师私人魔药制作室的门。

里面没有人。

Draco松了口气,从架子上拿出一本魔药笔记。

他记得Sev有一个治疗烫伤和烧伤的秘方。

在翻了三本笔记和两本魔药书之后,Draco终于找到了配方,他把笔记放在桌子上,架起坩埚,然后打开导师的私人储藏柜,把需要的材料都挑了出来。为了保证治疗效果以及速度,这个配方相当奢侈的用到了两三种珍惜材料,有一种甚至就连Severus都没有多少,但Draco没有任何迟疑地把他们拿出来,处理后扔进坩埚。

二十分钟后,坩埚里的液体呈现出淡紫色膏体的状态,Draco满意的合上笔记,把剩余的材料尽量放回原位。

就在这时,Severus的镜子发出“噗”的一声响,吓得Draco差点跳了起来。

平滑的镜面安静地显现出字体。

年轻的Malfoy先生,

请在晚上九点到我的办公室来。口令:酸味汽水。

Dumbledore。


Draco皱着眉看了一会儿镜面上的字体,然后找出一个空着的玻璃瓶,将魔药装进去,装在斗篷的口袋里离开了地窖。

奇怪的是,Dumbledore并不在校长室里。

Harry从放着冥想盆的角落转身,看了Draco一眼。

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愉快的情绪,Draco呼吸一窒,握紧了魔杖。

这是某种恶作剧?为了报复白天魔药课上发生的事么?

“放松,确实是Dumbledore叫你来的。”Harry说,一边转动着冥想盆上方装着大概只百只记忆瓶的支架,抽出一只瓶子,“他有些东西要给你看,但是魔发部的信把他叫走了……哦,对了,亲爱的Draco,”救世主拔掉水晶瓶的木塞子,一边将银色的记忆倒入冥想盆,一边对Draco露出得意的微笑,“既然我们已经是一个阵营的,我猜我现在可以无条件的相信你说的话了。”

克制着施恶咒的冲动,Draco在心里诅咒了父亲,Severus以及该死的Potter一万遍,把魔杖插回斗篷里,走到冥想盆旁。

“Dumbledor要给我看什么?”

“一些关键的记忆。”Harry指了指冥想盆,“我想你最好先从这个看起。”

Draco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前探入冥想盆那些银色的物质中,穿过不断旋转的黑暗,向下坠落。

睁开眼睛的时候,Harry已经降落在他前面。

“那就是鲍勃·奥格登,这段记忆的主人。”

Draco向Harry手指的那个矮胖的男人看去,这位鲍勃·奥格登穿着一身奇怪的麻瓜衣服,戴着镜片特别厚的眼镜,正在阅读路标。

“他是?”Draco对这样的风格感到特别的熟悉。

“魔法部官员。”Harry说。

用鼻子哼了一声,Draco跟在Harry身后沿着小路走下去,顺着山坡往下,路过一个麻瓜村庄,又转了一个弯道。

在Draco快要忍不住抱怨的时候,奥格登突然在道旁篱笆的豁口处不见了。

Harry和Draco跟了上去,在一条陡直向下,掩没在高大灌木的小路的尽头,发现了一座半隐半现的房子。奥格登悄悄向前走去,然后停下脚步,直直的望着钉在门上的一条死蛇。

然后一个丑陋怪异的男人从旁边的一棵树上跳下来,当他开口对奥格登说第一句话时,Draco扼住了呼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那个怪异的男人袭击了奥格登,然后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叫做岗特的人跑了出来,赶走了他的儿子莫芬——那个怪异的男人,他们都进到那个破房子里面去,两个人就血统和袭击麻瓜的问题吵了起来,然后岗特开始侮辱折磨他的女儿,一个叫梅洛普的可怜又丑陋的姑娘。

Draco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变凉了,当岗特亮出他的戒指,扯过女儿脖子上的金链子时,他觉得世界都在旋转。

那上面的印章,花纹……曾经印在家族珍贵的书页里,被画在画像里……属于——

“Slytherin的!”岗特嚷道,“萨拉查·斯莱特林的!我们是他最后一支活着的传人!”

仿佛胃部被人打了一拳,Draco在心底无声的呻吟。

“这不可能……”

那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直系血脉,他们怎么能……

岗特松开了快要被他勒死的女儿,继续和奥格登先生争吵,而直到外面有铃铛和马蹄声,还有响亮的说话声从外面传来,Draco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路过的是一位年轻的小姐和一位叫做Tom的少爷,他们谈论了一会儿住在破房子里的岗特一家,然后很快便路过了。

然后莫芬盯住他可怜的姐姐梅洛普,露出恶毒的表情,揭露梅洛普暗恋着麻瓜少爷的事实。

“那个麻瓜叫Tom·Riddle,”Harry转头对Draco说,看着他的眼睛,“Voldemort的亲生父亲。”

Draco看着岗特掐住梅洛普的喉咙,听见奥格登的怒吼,过了一会儿才领略Harry所说的话的意思。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地被Harry带出了冥想盆,然后在一张临时变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son of bitch……那个没有鼻子的野种……

“该死的肮脏的泥巴种……”

没注意到Harry的表情,Draco接过他递来的温暖的南瓜汁,喝下去后感觉终于好了一点。

父亲曾经侍奉了多年的黑魔王居然是个泥巴种,Draco不敢想象父亲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起码我知道你不会再回到Voldemort那边去了。”Harry放弃了一般说道,把记忆装回水晶瓶,放回架子上。

凤凰福克斯从它的架子上飞下来,落在脸色依旧苍白的Draco的腿上,轻轻地唱了两声。Draco礼尚往来的用手指梳着福克斯头上的毛,震惊和恶心的感觉慢慢消退掉。

“它好像很喜欢你。”Harry说。

“我想,它还记得Malfoy的味道和魔法,凤凰的记忆力很强。”Draco回答,挠挠福克斯抬起的下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Voldemort是怎样出生的?”

“岗特和莫芬进了阿兹卡班,没有了父亲和弟弟的压迫,梅洛普的魔法才能充分展现了出来,当有一天Tom·Riddle骑着马从她门前路过时,梅洛普劝他喝下了一杯水。”harry回到道。

“迷情剂。”Draco喃喃的说。

Harry点点头:“但梅洛普后来放弃了,不只是出于内疚还是……她认为Tom是真的爱他……被抛弃的梅洛普独自在孤儿院生下Voldemort,留下孩子的名字就去世了,然后当那个孩子11岁时,Dumbledore为他送去了Hogwarts的通知书。”

这就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黑魔王的真相,仅仅因为错误的爱情,和一杯加入了迷情剂的水,导致无数的人死去,无数的家园被烧毁……

Draco闭上眼睛。

“所以说,永远不要低估中了魔的痴情有多么大的威力。”

Dumbledore的声音突然出现,福克斯叫了一声,飞回架子上。

“太晚了,马上就要到就寝时间了,”Dumbledore说,Draco注意到他那只受伤的手似乎更严重了,“孩子们,回去睡觉吧。”

Draco向Dumbledore,还有墙上的画像们道过晚安,和Harry一起走出了校长室。

活下来的男孩面色平稳,Draco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取出了口袋里的魔药,递了过去。

“治疗……烧伤和烫伤的药,只要敷在伤口上,十分钟内就会好了。”

手里的瓶子被Harry接过,手指轻轻碰到的地方留下一阵战栗的感觉,Draco抬起眼,直直望进那双碧绿的眼睛里,然后下一刻,便从活下来的男孩面前逃跑了。

“好了。”Pancy躲在角落里,看着Draco丢盔弃甲的大步离去,回头对Slytherin们露出微笑,“按计划来。”



 

评论(2)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