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6

Draco在一阵烦人的说话声中醒来。

“Dean,你看见我的袜子了吗?”

“袜子?……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知道你的袜子在哪儿?”

“……”

“……”

红色的床帐还有红色的毯子,被满眼Gryffindor的猩红色吓到绝望,Draco僵硬地躺在床上,尽量抑制自己的呼吸。他身边的另一个男孩赤裸着上身,头埋在枕头里,一条胳膊死死地压在他的胸膛上,还在熟睡。

那是Potter……Draco花了整整三秒才消化掉这个事实。

梅林的……梅林的胡子!!!

这里是Gryffindor的寝室??!!!

Draco无助的任由内心疯狂的嘶吼。

“Harry呢?”

“还没起来吧,我猜……他昨天晚上特别晚才回来……“

Ron和Neville Longbottom的声音出现在床帐外面,Harry的手在Draco腰部摸索了几下,抓住什么东西一掀,把Draco整个人盖住,在Ron把床帐拉开的时候从床头柜上拿过眼镜,坐起来。

“嘿,今天是魁地奇选拔,记得吗?”

“永远也忘不了……”Harry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戴上眼镜,看着已经换好魁地奇队服的Ron,“感觉怎么样?”

就像真的不存在一样,Draco躺在床上听着整个屋子的愚蠢的Gryffindor男孩儿在穿衣洗漱的过程中说笑打闹,找一些你想象不到他们会弄丢的东西,直到除了Harry以外的所有人离开寝室。

Draco迅速地从Harry的床上跳下来,把隐身衣抛到一边,抓起长袍,开始系上扣子。

“早,Draco。”

他们已经可以互相用名字来称呼对方了么?

手指僵硬了一下,Draco没有多想就小声地道了一句早安,然后继续和衣服上的扣子抗争。

当屋内子另一个男孩围着一条毛巾从洗漱室出来换上魁地奇队服的时候,Draco基本上不敢抬起眼睛,手指笨的跟打结了一样,好不容易系好了鞋带,领带又总是从手指间滑出去。

突然有人从后面帮忙拢起了他的头发,轻柔地用手指梳过发丝,然后用一条缎带绑好。

自从他决定像父亲那样留长发起,Pancy和Daphne就乐于帮他把头发扎好,偶尔Blaise也会帮忙,所以,Draco猜测或许Gryffindor也有这样的习惯。

“好了。”

Harry系好发带,转到Draco面前,从他手里拿过领带。Potter已经穿好了魁地奇服,红色的披风很适合他。

稍稍抬起下巴以方便Harry尽快系好领带,Draco决定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他必须说点什么。

“咳……楼梯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在你睡着以后两个小时。”

看来萨拉查·斯莱特林对于自己的学生来说,还算仁慈。

Draco点点头,注意到Harry手上的伤痕已经全部消失,紧张和焦虑的情绪缓解了一点,然后抬起头,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在清晨的光线下深邃的像湖泊一般的绿眼睛。他们离得太近了,以至于Draco闻到了樱桃,还有香草咖啡的味道。

“……为什么带我回Gryffindor的塔楼?”

那双眼睛的主人笑了一下,“烫伤药和把我救出萨拉查的禁闭室的回礼……快走吧,在早饭没结束前,我们把你送出气。”

公共休息室里一个人也没有,Draco跟在Potter身后溜出了Gryffindor的巢穴,然后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中把隐身衣拿下来:“谢谢你,但我想我应……”

Draco的话被胖妇人小声的尖叫所打断,她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Draco,然后看了一眼Harry,双手交叠在胸口,好像明白了什么错误的事。

“噢……不,别担心,darling~”看着Draco唰的一下血色褪尽的脸,胖妇人用折扇捂住嘴角,小声笑着说,“这不是第一次了,真的……我是很好的保密者,相信我……孩子。”

绝望地看向Potter,他不明白这个糟糕的Gryffindor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哦,甜蜜的,禁忌……爱情……”

有什么魔咒是画像版的一忘皆空呢?有什么办法能让这愚蠢的画像闭嘴么?

“如果你再不走的话就会有人看到你了……别担心,我会让她明白不是那样的,”从Draco手里接过隐形衣,Harry一脸诚恳地说,“而且我保证,她不会说说出去的……是吗,胖妇人?”

虽然眼神里隐藏着好奇,但Gryffindor的画像还是郑重地点点头:“我掩护你们,孩子。”

深吸了一口气,Draco留下一团乱遭的情况转身离开了Gryffindor的塔楼。

现在,Draco宁愿让Potter在消失的塔楼里待上整整两天……他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在Gryffindor的床上醒来的Slytherin,父亲和Sev要是知道了的话说不定会先把他剥了皮,然后丢去喂龙。

“Morgan。”

感谢Slytherin的门上只有一条不会说话的蛇,Draco踏进公共休息室,看到罪魁祸首们端庄的坐在沙发和长桌上,一大早就开始边吃早饭边认真地学习,怒意不断飙升。

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拿起了自己正不断颤动的盘子和杯子,Pancy扔下课本迅速转过身,对着Draco挑起一边眉,露出阴险地笑容:“先别急着发脾气,亲爱的……你昨晚没有回来。”

大家把早餐放了回去。

Blaise甚至悠闲地展开了报纸。

Draco哑口无声地站在门口,面对着众多探究的视线,满腔怒火瞬间被浇灭。

Draco花了一秒调整表情,眯起眼睛做出轻蔑地样子,“或许我们可以让Severus判断一下,夜不归寝和把救世主关在塔楼里,哪个更……”

“Draco~”

疑惑地看着突然打断他的Daphne,Draco发现每个人都在不怀好意地笑。

“你的扣子扣错了,只是提醒你一下……不过~”Daphne充满暗示的眨眨眼,“能告诉我们你昨晚是在谁的床上睡的么?”

绝对不能。

“Ravenclaw。”

随便扔下一个答案,Draco转身朝通向自己的房间的走廊走去,忽视掉身后有人喷出咖啡的声音。

仍然气愤地锁上门,脱掉长袍扑倒在床上,Draco闭着眼睛,思考事情究竟是怎样到达了这样一种地步,然后伸手扯下了脑后的发带,发现他们是红色的……

Gryffindor红。

Potter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拢起发丝的感觉还留在那里,Draco盯着手里镶着金边的锻带,感觉耳朵热了起来,胃里有奇怪的东西在鼓动。

这不可能……

他对自己脑内的猜测说。

但还有什么更适合来解释这一切呢?

在发现自己正在微笑之前,Draco说服自己可以保留这个猜测,然后把来自Gryffindor的缎带塞到了枕头底下,闭上眼。

他闻到了香草咖啡的气味。




作者有话要说:

打滚求评论(=艸=。)



















评论(23)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