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7

开学第二周要比第一周正常的多。


起码在大部分事情上……


Draco把方糖扔进咖啡杯,打了个哈欠,翻开了预言家日报。


Ilmauzer在属于他的小盘子里优雅吃着猫头鹰饼干。母亲寄来的糖果放在旁边的空位上。


“噗!”


Pancy和Daphne厌恶的皱着眉躲开Draco喷出来的咖啡,然后好奇地从Nott手上抽出报纸,翻到第二版,两个人一起看。


“救世主险遭食死徒之子谋杀——Dumbledor无作为,或为纵容?……魔法部和Dumbledor的战争真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不是吗?”


听着Pancy读出标题,Draco一边清理洒在桌上的咖啡,一边朝大厅里其他三个长桌看去。大部分学生们都拿到了他们的预言家日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低语着,不时往Slytherin的长桌看一眼……当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在注视着Draco。


不动声色的把预言家日报撇到一边,Draco不用猜都能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事实上,早在上周六,流言就已经发展出了至少七个版本,在其中两个版本里他拿出了魔杖直指Harry的眉心,三个版本里他在Harry的(大多数人忽视了那是他们共同的)坩埚里下毒,而在剩下的两个版本里,他被狠狠地击倒在地然后痛哭着求饶……同学们确实想象力丰富,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就在那天晚上,Draco,这个死忠食死徒的儿子,其实睡在救世主的床上……


压下胃里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飞起来的感觉,Draco调整好表情,给自己拿了一块南瓜饼,顺便摸了摸已经吃饱了但是还赖着不走的Ilmauzer。


上午第一节是黑魔法防御课,Severus开始教授无声魔咒,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互相施咒和防御。大多数Slytherin都至少能闭着嘴让搭档摔倒或者突然开始跳舞,但教室里响着一片低沉的小声念咒的声音,许多人都把自己憋得通红。


抵御住Theo好不容易发出的铁甲咒,Draco打算尝试一个新的魔咒,但却突然被突然擦过脸颊的切割咒打断,下一瞬间Blaise和Goyle的防御罩在Draco背后展开挡住其他恶咒,Crabbe的魔杖笔直地指向暗咒飞来的方向,在场的Slytherin都紧紧地握住魔杖。


“Dumbledor不该让你们回来。”


Draco转过身面对着正在说话的一个Hufflepuff,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地转着自己的魔杖。自从Cedric Diggory死后,部分激进Hufflepuff就一直和Slytherin作对。


“他不该让你们这些食死徒出入学校,伤害学生!”另一个Hufflepuff说道,他身边的一些人开始附和,而教室里的其他人则是吓到了。


“可是……Adonis,他手臂上并没有黑魔标记……”一个Ravenclow的女孩小声说,Draco多看了她两眼。


“你傻了吗?黑魔王知道要是标记了他,他就没法进入Hogwarts为他执行任务了!我们应该把他抓起来,交给魔法部……”最开始的那个Hufflepuff尖叫着说,举起魔杖对准Draco。


“我们不该。”


在教室里半数的魔杖都举起,排成两个阵营开始互相攻击之前,Harry插了进来,背对着Slytherin们按下Hufflepuff的魔杖:“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食死徒,Malfoy也没有尝试杀掉我,好吗?”


Hufflepuff们的表情抽搐着,但是Harry顶着背后十几根Slytherin魔杖的压力继续说:“你们都知道Rita·Skeeter好么,你们知道她喜欢写什么样的文章,再说了,Dumbledor是这间学校的校长,也是有史以来除Merlin以外最伟大的巫师,我想我们应该信任他。”


呼吸颤抖着,Draco停下转动魔杖的手指,一直看着Harry的背影,直到——


“Potter……”


Severus拉长了的语调在教室后面响起,所有人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立即投入到练习当中。


“你们在做什么……”Severus用冰冷的视线环绕教室一圈,然后冷笑着锁定了站在教室中央的Harry,“Mr.Potter,看来你应该掌握的相当好了。”


接下来,Severus要求Harry使用无声魔咒抵挡他的攻击,这星期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就在Harry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摔倒在地板上的声音中结束了。


下一节课是高级草药学,Draco打发走其他人,故意找借口留下跟Severus说了母亲今天早上的信中无关紧要的一些内容,换来了教父的瞪视后,一个人走去上课的温室。


“嘿。”


路过一个拐角时突然被一只伸出的手不容拒绝的拉进去,Draco感到城堡坚硬的石壁撞向后背,而脸上带着青痕的救世主把他困在了双臂与石墙狭小的空间之内,探究地看着他。


喘了口气,感到耳朵正在燃烧,Draco压下胃里的——不管是什么玩意儿——正在沸腾的东西,直视Gryffindor的狮子,然后在那绿色的火焰里沉醉了一会儿。


一部分的他得意的想要唱歌,大笑,骑着扫帚环绕Hogwarts飞行。


但那太傻了,Draco对自己说,你不能让他影响你……如果你打算利用他的话。


“关于刚刚黑魔法防御课上你愚蠢的行为……”


“愚蠢……”


“你不能那样做,明白吗?”在Gryffindor的狮子未被彻底点燃之前,Draco快速地说,“我想Dumbledor一定跟你提到过,我是秘密地转换阵营。”


Harry愣了一下,眼睛里绿色的火焰瞬间被浇灭。


“所以,”Draco斟酌着词语,“我想,你应该继续憎恨我。”


呛了一下,Harry笑了起来:“憎恨你?”


要不是Potter的演技太好了,要不就是Draco在无意中吞下了一瓶福灵剂。


“你是说,假装憎恨你?”


点点头,Draco不禁开始怀疑Harry究竟要把他囚禁在这里多久,而在他的耳朵烧没之前,钟楼上的铃声响了起来,Harry的手臂离开墙壁,把他拉起来:“我五分钟后再进教室。”


整理好长袍,Draco向温室的方向走去,直达确定距离Potter足够远,然后停下来。


“嘿,Potter,”他转身,对着救世主展开Slytherin式的微笑。“你知道吗,被你藏起来的那个墨绿色,在不同光线下会变换花纹和形状的缎带……”


Potter的脸色开始变得紧张了,真有趣。


“是我从Daphne那儿借来的。”

 

评论(10)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