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8

在接下来的一天里,Draco充分体会到了Potter那Gryffindor阴晴不定的脾气。在草药课上,他把Draco身后的曼德拉草踢到,让那些有毒的触手把Draco拖出五厘米远后,才施咒让它们停止。在魔咒课,当他们练习把醋变成美酒的魔咒时,Potter趁Draco不注意,用无声魔咒把装着醋的高脚杯悬浮在Draco头顶,然后倒了过来……当Draco眯着眼睛隔着不断流下难闻液体的刘海儿看去的时候,Potter显得非常开心,甚至还对他眨了一下眼睛,可一旦Pancy和Daphne靠近他帮他清理干净的时候,Potter就又生气了……每一节课,他都想法设法的对Draco做些恶劣的事,就像Draco以前对他做的那样。


吃午饭的时候,在大厅门口,在教师们和Dumbledore都在的情况下,Potter也毫不掩饰地故意撞向Draco,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抓着Draco的手腕,迫使他扑倒在自己高大宽敞的长袍里。


那一下撞得确实有点疼,手腕处被攥着的地方像火烧一样,Draco眼前一片漆黑,鼻腔里充满了Potter的味道,那是一种混合着牙膏,剃须水还有肥皂的味道……Draco不得不向Pancy解释他之所以脸红,是因为他被激怒了。


晚饭是由Poly直接送到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所有和Draco一起上课的六年级Slytherin都气疯了,Slytherin拉响了紧急警报,他们现在拒绝让Potter出现在Draco身边五十英尺的范围内。


而且大多数人都瞪着Pancy。


为什么呢?


Draco坐在沙发上,不动声色地想。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分番茄土豆浓汤,一小块面包,一杯南瓜汁和家养小精灵Poly亲手做的草莓蛋挞,而作为说服Poly不要在Potter的食物里下毒的代价,Draco必须把这些都吃完。


“Ravenclow的Wendy说,Gryffindor的那些人说,Potter的意思是,Draco是他的。”Pancy一脸纠结地说。


Draco被南瓜汁呛了一下,“什么?”


“大概就是……Potter可能说了些,类似于他要亲自报复,不允许别人替他动手……之类的话……”Pancy意志低沉地垂下头,“我想我们应该告诉Sev,Draco,你不能再靠近那个凶残的、野蛮的、Gryffindor巨怪……”


Pancy咬牙切齿地喋喋不休地讲着Potter的坏话,其他女孩子在一旁气愤地附和。


Draco不由地笑出来,拿起一个蛋挞,“只不过是一些恶作剧,Pancy,就跟我们之前对别的学院我们不喜欢的学生做的没什么两样,别太认真……”


是他自己去摸狮子的毛然后被轻轻咬了一下,所以,没什么好抱怨的……或许他可以多试几次,找到安全地挑逗狮子的方法。


草莓酱和鸡蛋甜美的味道融化在舌尖,Draco的思想开始溜号,他开始好奇当Potter说那些话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他是怎么说的呢?


He is mine?……这有点像黑魔王的风格……或者……stay away from him?


当Pancy的手指戳着他的肋骨时,Draco才发现自己在笑,一个核桃在他面前不停地蹦来蹦去。


赶紧放下手中的食物,Draco尝试着抓住核桃,但那枚被施了魔咒的核桃啪地一声击中了Draco的脑门,碎裂开,一张纸条轻轻地飘下来。


这是Slytherin院长独有的传信方式,忽视核桃的时间越长,打击就越重。Draco揉着留下了红印的脑门,展开了字条,然后站起来:“Severus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可能会待到很晚,不用等我回来了。”


目送Draco匆匆跨出门,slytherin们一副绝望的表情。


“我们把Draco推给了一个施虐狂……”用如同在留下遗言一般的低沉语调说,Daphne倒在Theo身上,“要是妈妈知道了的话,她们会杀了我们的……”


按照纸条上的吩咐,Draco安静地等在校长室外,大约两三秒后,Severus带着他乌云一般的长袍下摆走过走廊,看起来比平常的更加愤怒和邪恶。


“柠檬酸橘蛋糕。”


还没来得及发表一下这口令实在太傻了的意见,Draco被教父拎着走进了校长办公室,Severus甚至在没看见Dumbledore的胡子之前就开始咆哮。


“就跟他的混蛋父亲一模一样!愚蠢的,狂妄的Potter!我要求禁闭!禁令!一直到……哦……Potter。”轻蔑地在嘴唇间吐出那个名字,Severus斜眼瞪着站在Dumbledore办公桌前的男孩。


Potter稍稍抬起头,毫不认输地迎向Severus冰冷的视线。


“晚上好,little Mr.Malfoy。”Dumbledore在他那副半月牙型的眼镜后露出笑容。


“晚上好,Sir。”Draco礼貌地点点头。


“很遗憾上次上课的时候我被魔法部的信叫走了,”Dumbledore仿佛真的很遗憾的样子,“但我们还有机会,因为我决定,以后要同时给你还有Harry辅导。”


Severus惊讶地眯起眼,然后在他还没开口之前,Dumbledore接着说:“而且,我希望你作为Harry的搭档,共同接受Severus的黑魔法防御术课外指导。”


校长室里彻底地静了一会儿,就连墙上的画像都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


“不、可、能……”Severus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我不允许Potter接近Draco。”


“你没有这个权利。”双手抱在胸前,Potter瞪着Severus说。


“作为Draco的教父,我有权利禁止一切危险靠近他。”Severus回敬。


剑拔弩张的两人很快便吵了起来,Draco暂时把他们屏蔽在听觉之外,认真地看着Dumbledore的眼睛。


Draco知道他是个技艺精湛的摄魂取念师,但Draco自从懂事起就在练习大脑防御术。


“错过这次的话或许就没有别的机会了。”


而你想要我们的秘密……甚至不惜把你的黄金男孩推给我……


Draco挑起嘴角,懒洋洋地拖长语调,“Stop,please……”


Severus和Harry停止了唇枪舌剑,转头看向Draco。


“我接受你的提议,Sir。”Draco简单地说,看向他的教父,“我保证,我不会让他伤害我。Sev,你知道我是个顽固的Malfoy,如果你禁止的话,我就会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去找他。”


露出了经常给父亲看的“你这个愚蠢的Malfoy”的表情,Severus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什么也没说,大步离开校长室。


“我想这是同意的意思,”Draco假笑着看向Dumbledore,“Sir,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快到就寝时间了。”


“哦,当然不,Mr.Malfoy,有课的时候我会让Harry去找你的。”Dumbledore朝他们挥挥他那只完好的手臂,“晚安,先生们。”


跟在Potter身后走出校长室,Draco拐向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方向,但没想到的是,Potter跟了上来。


“有什么事吗?”Draco问,声音里带着生气的味道。


Potter没有回答,他们安静地走了一小段,在Draco以为他不会跟他说话之后——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玩笑吗?”Potter轻声说,“某个无聊的时候,你拿来逗着玩儿的东西。”


Draco停下脚步,转身看着Gryffindor的脸,花了好一会儿压下心中翻涌上来的怒意,然后用一只手把领带拆下来,塞进Potter的手里。


“满意了吗?”


有好一会儿,他们就那样对视着,Draco直视那双碧绿的眼眸,看着火焰在那里面被怒意,不甘和窘迫以及一点点的愧疚点燃,然后惊讶但却毫无反抗地被带有掠夺意味的狮子狠狠按在墙上。


嘴唇相接的时候,Draco自然而然地张开了嘴,他任由Potter一路扫荡进来,占领他的喉咙,贪婪地接受一切。

 

评论(14)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