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9

“啧啧啧……”


他的镜子扭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不停发出细小的噪音。


“……啧啧啧……”


Draco开始扣上衬衫的袖子,抬头瞪了扭捏的穿衣镜一眼,然后摸了摸嘴唇上的伤痕,这是Gryffindor巨怪昨晚给他留下的咬伤。


如果不是伤口还在疼,Draco会怀疑那只是一场梦。


“请停下,好吗?”


对早上从看到他起就一直害羞到现在的穿衣镜认真的请求,Draco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条新的领带,然后意识到他昨晚给Potter的那条领带是13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那上面有带封印的马尔福家的纹章,一块纯度达到极致的绿宝石,以及那是父亲送给他的第一条领带。


感到有些遗憾,但Draco觉得如果他有胆量去把领带要回来的话,Potter会生吞活剥了他的。


“Poly。”


空气中出现噗的一声轻响。


低下头,Draco把手指放在轻微红肿的嘴唇上,示意即将要尖叫的家养小精灵安静。


“从Severus那里偷点儿创伤膏给我好吗,亲爱的Poly?”


意识到自己正在对着镜子傻笑的时候,Harry正在系领带。


“愚蠢的青春期男孩!梳一疏你的头发!”


Harry毫不在意地对已经吼了他将近六年的镜子挑挑眉,在Malfoy甜美的气息还留在脑海里时,没有任何事能打消他的兴致。


那么,昨晚的吻意味着什么?Malfoy没有拒绝,也没有推开他,或许在被咬伤的时候是有些生气,但Harry不是故意的……他道歉了,然后把伤口处流出的血一点点舔掉。


“说真的,哥们儿……”Ron在他身后嘟囔,“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镜子让给我们?”


除了在离开地窖去上课的时候差点被其他Slytherin们保护性的关押起来,惹哭了Poly,以及被依旧生气的Severus讽刺了一下以外,星期二的开端还是不错的。Ilmauzer在早餐时带来了母亲的信,信上隐秘的文字说父亲已经从摄魂怪的影响下恢复了,不日即将秘密返回英国,而且,Potter的恶作剧也戛然而止了。


虽然大多数学生都很困惑,但救世主偶尔抽风,显然是Hogwarts的日常之一。


所以高级魔法史课是安全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是安全的,午饭也相安无事,至于魔药课……


教室里其他人把装着已经安全熬过了第一阶段的复方汤剂的坩埚尽量搬离Harry和Draco的桌子,几乎要贴到墙边,而Sloghorn则是忧心忡忡的看着Harry,作为刚上职的教授,他显然不想让他的教室炸掉。但是,在那节课也平安无事的度过以后,班上一半以上的同学把兜里的金加隆输给了疯姑娘Luna——她是唯一一个赌Harry和Draco不会在魔药课上互相向对方施恶咒的人。


晚饭后,Draco躲开试图截住他的Pancy和Daphne,进入校长室。


“你好,Draco。”


墙壁上的画像亲切地跟Draco打招呼,Harry从他的魔药书中抬起头,笑了一下。


挑起眉,Draco走过去在Harry对面坐下,“Sloghorn激发了你对魔药的热情?Severus真的那么糟吗?……Dumbledore呢?”


“魔法部。”简单地说,Harry将茶几上的巧克力推向Draco,还想说什么之前,房间内响起了福克斯的叫声,伴随着一片橘黄色的火焰,Dumbledore出现在Draco和Harry面前,看上去有点疲惫。


斯克林杰,他不像富吉那样好摆脱。


“嗯……你们都已经来了,太好了,让我想想……”Dumbledore漫步到放着冥想盆的角落,“你们俩都已经知道了关于伏地魔的母亲和败落的岗特家族的事,还有Voldemort是如何回到Hogwarts的,是么?”


“晚上好,Sir。”Draco礼貌地朝Dumbledore点点头,同时并没有忽略Harry趁机将魔药书藏回书包的动作。


“晚上好,Little Mr.Malfoy。”Dumbledore微笑着朝Draco眨眨眼,然后抽出了一只水晶瓶,“那么,我们今晚应该看这瓶。”


Draco迫使自己倒进冰冷的冥想盆内,立即便掉进了那些银雾中,雾气消散后,他看见了年轻的多的有着一头浓密地黄色头发的Sloghorn教授。Harry出现在他身边,他们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Sloghorn的办公室。


一群十五六岁的男孩子围坐在Sloghorn身旁,他们之中最突出的,吸引住所有人注意力的,无疑是Tom·Riddle。


惊讶于那张年强英俊的脸庞,Draco明白了最初的食死徒前身那样狂热地追随Voldemort的原因。


那样的外表和高贵的举动特别能打动人心,尤其是对Slytherin来说,这简直就是他们一直在期盼着的人。


接下来,他们见识到了年轻的Tom的聪慧和高超的收买人心的技巧……但这记忆明显被篡改了,在Tom·Riddle独自留下来请教Sloghorn问题的部分。


“嗯,就这样。”Dumbledore平静地说,“该走了。”


几秒钟后,Draco感觉自己落回校长室的地毯上,头脑中充满了疑惑以及对Dumbledore的敬佩。


这无疑是一份非常有价值的记忆,Dumbledore最善于找出敌人的弱点,然后击败他们……所以父亲从来不会跟年迈又狡猾的Hogwarts校长正面冲突。


“就这样?”Draco听见Harry问。


“记忆的拥有者,Sloghorn教授,拒绝向我提供真正的版本。”Dumbledore回答,他看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困惑的眼神,抖了抖胡子,“哦,不……我不会从Sloghorn的脑袋里硬抢真实的记忆,那会给他造成永久的伤害,他的大脑封闭术又练得太好了……所以……”


Draco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恐怕要给你们布置家庭作业了。”Dumbledore微笑着说。


在黑暗中走回Slytherin的地窖,Draco停在门口,准备和明显认为他一个人找不到回寝室的路的救世主道别。


“谢谢你,Mr.Potter,我想我现在认得路了……唔……”


下巴突然被掐住,唇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Draco眨眨眼,僵硬住。


不同于昨天,今天的Potter特别温柔。


烦人的难以掌控的,Gryffindor狮子……Draco在心底不满的抱怨,忽视自己正向上翘着的嘴角。


“晚安……Harry。”


“晚安,Draco。”


推开Slytherin地窖的门,Draco走进去,回头看向身后,被荧光闪烁照亮的,他秘密的情人。


Potter正微笑着,他眼睛里的火焰带着炙热的温度,在Draco的脑海里印下明亮的印记。


他的唇上还带着Potter的气味。


独自一人扑倒在床上,Draco抱住多余的枕头,一直到睡着前,都在为Potter没有分到Slytherin而生分院帽的气。

 

评论(15)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