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0

他们在湖的另一边,一棵粗壮的榕树后面,整整一打的防御魔咒隔绝了所有视线。


湖面上闪耀着一层层的磷光,一大群Gryffindor和Hufflepuff不停地骚扰巨型章鱼放在岸上的触手,然后在被轻柔地拍到时哈哈大笑。


实在是太蠢了。


Draco倚着榕树的树干,聚精会神地阅读《英国著名巫师史》里有关梅林的章节,这本书的作者来自于一个悠久的纯血家族,他对这个作者关于梅林和亚瑟王的研究非常感兴趣。


“嘿,Draco…”Harry坐在地毯的另一边,费尽心思吸引Draco 的注意力,“你想要一颗草莓吗?”


显然Potter是被驱逐到那里的,Draco从书页里抬起眼,狠狠地瞪过去。


上一次他顺从的吃下救世主喂到他嘴里的巧克力后,舌头长长了整整二十厘米,像个傻子一样晃在胸前,而Harry笑倒在草地上,因为笑得太厉害了而不能及时为他解除韦斯莱兄弟的恶作剧。


“我发誓,”Harry无辜地举起双手,但还是忍不住笑,“是Ron把它们忘在我的口袋里的,我真的认为那是真的巧克力…再给我一次机会…Draco,please,I beg you……”


Harry靠近他,那双绿眼睛哀求着他,Draco有些犹豫,而且听见Potter低声念他名字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直到舌尖上布满了草莓的甜味,Draco才意识到他张开了嘴。


“你看,我没想骗你。”Harry趁机靠过来,“关于Sloghorn的记忆,你想到什么办法了么?”


“胁迫,下毒,绑架……”Draco说,看着Harry突然被嘴里的草莓呛住然后翘起嘴角,“这些都行不通……虽然父亲和Sev对Sloghorn的评价不高,但他确实曾经是Slytherin学院的院长……但他有一个显著的弱点。”Draco眯起眼,“所以,最好由他现在最喜欢的学生,去说服他交出记忆。”


Harry叹了口气:“Hermione也是这么想的,看来下节魔药课我必须得亲自去问Sloghorn了。”


“你把Dumbledore告诉你的事情告诉了泥巴种?”


几乎是瞬间,这句话就谋杀了湖面上所有阳光的温度。Harry抿紧了嘴唇,镜片后的眼睛里燃烧着冰冷的火焰。


“她是一个女巫,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她甚至比许多纯血都要优秀。”


同时感到好气和好笑,Draco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激怒另一个男孩:“是啊,最好的朋友,麻瓜出身,全年级最优秀的一个。”他故意引用Harry曾经说过的话,“Potter,你不在我们之中长大,你根本不明白纯血意味什么。”


“是啊,”Harry轻蔑地点头,“很高兴你没忘记我母亲的出身,那么,高贵的纯血统的Malfoy先生,您介不介意告诉我一下,纯血统除了迂腐,黑暗,邪恶以外,还意味着什么?”


Draco回想起在冥想盆里看到的卑微可怜的Slytherin后裔……原来是这样……Harry说过,我们应该从这个看起……他从一开始就想要改变我的想法。


浑身的血液都被冻结住,Draco不由自主的发抖。


“这不一样……”


我们之中也有很好的人……虽然你不认识他们……


那个由纯血的核心家族隐藏了几个世纪的秘密几乎就挂在Draco的舌尖,一部分的他在内心尖叫着喊“告诉他!全都告诉他!拜托……让那些冰冷的眼神消失……求求你……”。


剩下的部分则让他想起了Dumbledore。


万一是Dumbledore派Potter来探听消息呢?


Draco紧闭着嘴唇,站起来,拿起他的书,忍受着一半内心被撕裂的疼痛,离开了Potter。




“Draco,停下。”


Pancy看着不断摇晃的茶杯说,他们所在的长桌上洒满了各种饮料和从地窖天花板落下的灰尘。


“啪!”


Draco一言不发地合上书页,离开人群。


公共休息室中的一切终于停止了震动,Draco拿起了长袍,向公共休息室外面走去。


“Draco,没有人让你离开……”Pancy从座位上站起来,焦急又愧疚地示意门边的Slytherin们挡住公共休息室的出口。


“不准跟着我。”连魔杖都没用就轻易地将挡住门的人推开,Draco回头环视整个Slytherin公共休息室,“这是命令。”


现在是宵禁时间,Hogwarts走廊上的火把早已熄灭。


Draco独自在黑暗中行走,转过转角和楼梯,发现这就是昨天Harry陪他走回来的路,Gryffindor的男孩一直跟着他,到达Slytherin门口的之前索要了两次晚安吻。


那基本上也是最后两次了……


回想起Harry最后看向他的眼神,Draco自嘲地笑了一下,压低了长袍的帽兜。


“嘿,晚上好~”


桃金娘开心地从马桶里钻出来,蹦跳着冲到Draco面前,像老朋友一样看着他的脸,幽灵透明的身躯闪着银光。


“哦……Draco,你是在哭吗?”


桃金娘好心地分享了她的厕所,让Draco在一个稍微干燥的角落坐下,表示无论Draco想待多久都没关系,因为实在不会哄人开心,所以就开始喋喋不休地讲述她还活着的时候,那些恶劣的人捉弄她的故事。


“……然后万尼就说,谁会想和你在一起呢?丑姑娘,你比两个巨怪加起来还要难看……”


墙上布满锈迹的镜子突然炸裂,桃金娘高兴地拍着手叫起来,把马桶里的水冲的到处都是,Draco彻底释放情绪,洗漱室里的镜子一个接一个的炸裂开,桃金娘兴奋地欢呼。


“等等!”桃金娘突然停下,猛地出现在Draco身旁的马桶里,“你听……”


只具有雾状的半实体,幽灵一般都具有比巫师强大数倍的听力和感知能力。


“有人在往这边走……”


Draco马上站起来,举起魔杖。


“哦,不只一个人!他们在走廊上决斗!”桃金娘尖叫着从马桶里窜出来,冲出洗漱室,“快来~Draco~我们去看看~”


无奈地跟了上去,Draco对自己施了清洁咒,小心地来到走廊上,看见发出一团银光的桃金娘在走廊尽头拐了个弯。


“啊!!!”


带着鲜血味道的空气中突然传来桃金娘惊恐的尖叫,Draco用最快的速度跑过转角,用魔杖射出光团点亮了走廊然后看到了一个飞快逃离的身影。


“桃金娘!”


冲到已经彻底昏迷的幽灵身边,Draco担忧地伸手穿过那团银色的雾,仔细回想用来唤醒幽灵的魔咒,然后发现脚边的地板上,Gryffindor的男孩无助地躺在那里,胸口布满血迹。


一瞬间,有什么冰冷地东西在Draco脑海中被打破了,所有真实的感觉都脱离了他的身体,寒意顺着脊柱流淌而下,直到Harry的嘴唇微弱地动了动。


“……Draco……run……”


跪倒在地板上,握住Harry的手,治疗魔咒疯狂地从Draco魔杖的顶端奔涌而出,一个接一个没入破碎的胸膛。


直到鲜血和体温慢慢回到Harry的身体,Draco才浑身颤抖地停下,胃部充满了魔力过度使用后的恶心感,但是Harry逐渐转好的脸色似乎正在把整个世界都还给他。


一阵阵剧痛掠过脑海,Draco努力强迫自己放松下来,等待力气恢复,然后把Harry和桃金娘都搬到Pomfrey夫人那里去。可走廊尽头的黑暗中,有至少四道魔咒飞来,狠狠地把他击倒。


“除你武器!”


这次Draco认出了那个声音。


Granger。


“哦,哦……天哪……Harry,醒一醒……”


还有小母鼬。


“你对他做了什么?”


Draco捂着胸口勉强站起来,看见Ron和Neville狂怒地拿着魔杖指着他,Granger正在哭泣,而Ginny抱住已经苏醒的Harry,为他擦拭脸上的血迹。


滚远点……


愤怒彻底占领了Draco,他几乎想马上冲过去,把Harry抢回来。


“不许动!”Neville威胁,向前走了一步。


Ginny充满恨意的抬起来,举起魔杖指着Draco:“我就知道!我们都知道……你是个食死徒!Harry一直怀疑你是个食死徒!”


有一瞬间,Draco呆愣在那里,怀疑自己的心脏被粉碎了。


“他一直在监视你是不是?他发现了你的把柄,所以你要杀了他!”Ginny站起来,她的魔杖射出红色的魔咒,击中Draco,“他一直跟我们说你有多邪恶!他说他要亲自抓住你!把你关起来!”


他是谁?是Harry么?


Draco倒在地面上,松开手,魔杖滑落出去。


他已经听不见Ginny的怒吼了,他转身爬起来,尽可能地漫无目地逃走,在黑暗中游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如何找到的地窖的入口,脸上布满泪痕,全身都疼得像快要死掉了一样。


想要擦掉泪痕,Draco把手伸进长袍的口袋翻找,却摸到一团柔软的东西。


小心地把那团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Gryffindor的红色和金色出现在掌心里,这是一段曾经由另一个男孩系在他脖颈后的缎带。


眼泪不断跌落下来,被红色的缎带吸进去。


Draco靠着地窖的门跪下来,从来没有比现在更希望自己不存在过。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哈哈哈哈~同志们~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好像有点过头了……

今日的虐是为了以后更甜的甜!

作者是亲妈!

同志们挺住!

 

评论(18)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