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1

外面天黑了吗?Draco不知道。


他盯着沿着床柱延伸下来的绿色的床幔。


绿色……骗子的眼睛的颜色……


心脏在胸膛里抽搐着瑟缩成一团,Draco命令自己不要去想有关那个男孩的任何事,但是没有用,不论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他所能想到的,只有Harry。


“喝下去。”Severus冷酷地説。


Draco从床上坐起来,接过装着黑色液体的玻璃杯。


“你应该感到庆幸,其他的孩子们在你突然离开后就马上通知了我……”Severus把空了的杯子收回来,对着不知为何变得半死不活的教子说,“再慢一步,我所能找到的就是生命随着魔力耗光的尸体。”


“Thank you,sir.”Draco说,慢慢躺回去,缩在他自己营造出来的安全的角落。


Severus看了看床脚边几个没被人碰过的装着食物的盘子,曾属于Malfoy家的家养小精灵Poly每隔两个小时就会送来她所记得的小主人爱吃的食物,拿走已经变冷的。


Draco会礼貌的道谢,因为没吃任何东西而向Poly道歉,但却意识不到Poly因为主人的道歉而受苦。


一个Malfoy突然变得礼貌而且迟钝,这说明他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这是Severus自己的经验……但他猜不出来这是因为什么,他看到了Draco手中紧握着的Gryffindor的丝带,但他不愿去猜。


“你的魔杖……经由检查后证明了你确实是在努力挽救Potter男孩的性命,这件事已经通知了所有有必要知道的教职工,”Severus慢慢地说,把那根独角兽毛芯的魔杖从袖子里抽出来,放在Draco床边,“……对于学生们来说,昨夜你和Potter在走廊中决斗,而你击倒了他……为此你们都被禁闭到学期末。”


那又怎么样呢?


Draco感觉到魔药渐渐在体内生效,感觉到一声轻蔑的哼笑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Severus待了一会儿,直到教子疲惫地闭上眼睛睡着之后才离开布满防御魔咒,治疗魔咒和魔力封印的房间。


而在Draco的梦里,Potter被一群欢乐的Weaseley围住,他们光明,善良……永远不用保守秘密……没有陷阱和算计……而Draco是一条毒蛇。


他竟然觉得Gryffindor的男孩或许……有那么一点喜欢他。


我是世界上最愚蠢的Malfoy……Draco对梦里的自己说,有史以来最蠢的Slytherin。


三天后,Gryffindor和Slytherin的著名仇敌离开病床,回到教室上课,桃金娘还在恢复中。整个Hogwarts都议论纷纷,讨论下一次决斗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以及,万一真的发生了,他们应该怎么办。


“……那我们就抓住Malfoy,最好在他施不可饶恕咒的时候抓住他,”Ron恶狠狠地说,拿起一根鸡腿,“这样我们就能直接把他送进阿兹卡班,跟他讨厌的父亲一起……”


“Ron……”


一大片雪花突然略过Gryffindor的长桌,Ron打了个冷颤,回过头。


Harry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好像消瘦了一点,看起来非常非常生气,不得不说,特别有一个黑魔王的气势。


Ron把鸡腿从嘴里拿出来:“……很、很高兴你回来了……伙计……”


Harry紧紧抿着嘴唇,视线从Ron脸上转到Hermione,然后是Ginny。


“你们四个,跟我来。”


觉得叙述太麻烦,Harry直接借用了Dumbledore的冥想盆,他把记忆小心地从脑内抽出来,然后把吓得嘚嘚瑟瑟的三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按进去。


他带他们看了Dumbledore通知Malfoy家转移阵营的记忆,第一次在禁林里遇见Draco的记忆,在消失的禁闭塔被Draco找到的记忆,抱着Draco在寝室里熟睡的记忆……还有那些亲吻……Slytherin的男孩是多么害羞,每次靠近他的时候眼睛里都星光冒出来。


“哦……天哪……梅林在上……”Ron从冥想盆里跌出来,“你真的……这是真的么……”


“所以,那些找不到你的时候……你是和……Malfoy在一起……”Hermione看起来像是终于发现了某种答案一般。


“是的……”Harry点点头,把嘴里的苦涩压下去,转向Ginny,“弗立维教授检查过Draco的魔杖,他那天晚上只施放过治疗魔咒,大部分都很古老……那就是我现在还站在这里而不是躺在坟墓里的原因。”


而他们可耻地在Malfoy魔力枯竭的时候攻击了他。


Ginny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向苍白的Slytherin施咒时怒吼的话,想起Malfoy在她的攻击下逃跑时的绝望神情……


Harry借用Dumbledore的水晶瓶,把冥想盆里的记忆小心翼翼地装好,然后看向快要被愧疚淹死的三个人。


“我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去做……”


Crabbe,正确地说,其实是喝下了混有Crabbe毛发的复方汤剂的Ron,站在Slytherin地窖门口。等着哪一个Slytherin正巧回到地窖,说出口令,好让他通过。在他对面,是披着隐形衣的Harry。


复方汤剂是Hermione和Ginny从Sloghorn的库存中偷来的,她们俩现在正把真正的Crabbe锁起来,放风。


上次他们混入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时候,Malfoy还是个混蛋的敌人,而现在,那个一头金色长发的苍白男孩,曾经睡在他最好的朋友的床上……就在他的床的旁边!


Ron默默地在心底震惊,但发现自己其实也不是那么太惊讶,仔细想想,迹象一直挺多的……


“嘿,你们在这里傻站着干嘛?”Ron发呆的功夫,Daphne从长而曲折的楼梯下到地窖里,“Sword in the Stone。”


Slytherin的大门应声而开。


“快进来。”


Ron跟在Daphne身后走进Slytherin们的巢穴,故意让门以缓慢的速度关上。这里的装饰和以前一样,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绿色和古老却依然华贵的家具,Slytherin的王子依然像主人一样端坐在沙发上,他抬眼望来的时候,Ron清楚地听见身旁的空气里,Harry在斗篷下,发出一声由衷的,放松的叹息。


那么,就是这样了。


Ron认为他已经可以下定论了,无论这个结果他是多么的不喜欢……但这就是事实。


Harry·Potter,爱上了Draco·Malfoy。


 

评论(8)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