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2

禁林深处,狼人领地。


空气中弥散着劣质的酒味,和一股臭熏熏的味道。


人影在毫无光亮的树林里晃动,他们焦躁地等待新月,等待攻击的指令。


而月光始终被乌云遮挡,那些披着斗篷的怪物游离在云层上方,看着笼罩在 Dumbledore强大的防护层下的Hogwarts哀嚎。


终于,满月的光芒透过一切遮挡,他们在月光的沐浴中变形,抛却心智,获得新生的力量。远处禁林的边缘传来行动开始的信号,摄魂怪在头顶欢呼。


结界被打破了!


它们发出长啸,通向破碎的结界洞口奔向那座城堡。


“所有人,都离我近一点。”


面对着狂奔而来的狼人群,Draco轻松地举起魔杖,在有人开始逃跑前把他们都纳入自己的保护圈。


银白色的光壁在被撞击时发出耀眼的光芒,Harry站在Draco背后,举起魔杖,模仿着Draco的语调,施展出第二层防护魔咒。


两个小时前。


Slytherin公共休息室。


“Draco……你在看什么?” Daphne小心翼翼地说,跨过茶几坐到他们依然苍白的男孩身边,装着温暖的蜂蜜糖浆的杯子在男孩手里握着,但几乎是满的。


“没什么。”


Draco把视线从伪装成Crabbe的 Ron身上移开,低头喝了一口蜂蜜糖浆。


但却尝不到一点甜的味道……也许是 Severus的魔药太苦了,所以舌头拒绝恢复。


Draco这样安慰自己。


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特别安静,也可以说寂静,对比吵闹的 Gryffindor塔,这里就更一座水下的坟墓一样,而且更走廊上气势嚣张的 Slytherin们不同,此刻散落的坐在各处的 Slytherin们看上去就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而 Pancy·Parkinson 居然坐在角落…… 


Ron动了动,努力学着Crabbe平常的样子走到沙发边一屁股坐下去,悄悄地打量仇敌。在今早之前,如果有任何人告诉他 Malfoy也有悲伤的能力,他会怀疑那个人的脑子有问题。拜托…… Malfoy们都是邪恶的,猥琐的,纯血主义拥护者!他们欺负弱者,折磨麻瓜,对不服从的人施展恶毒的诅咒,不放弃任何做坏事的机会。


而现在,他怀疑自己的眼睛。


因为沙发那个 Malfoy,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


“Pancy。”


Ron吓了一跳,事实上,Slytherin公共休息室里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过来。” Draco轻轻说,把装着蜂蜜糖浆的杯子递给 Daphne,拍拍身边空着的位置。


Pancy扔掉了羽毛笔,几乎是蹭到沙发边,然后坐在了 Draco指定的位置上。然后按照 Draco的要求,举起了手臂。


有一瞬间,看着 Draco举起魔杖, Ron以为他会看到一个钻心咒,但 Draco只是把Parkinson 的袖子卷起来,露出了下面的伤痕,看着那些还带着血迹的伤痕皱起眉头,然后举起魔杖。


整座公共休息室瞬间被强大的奔涌着的魔力填满,Ron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Draco所用的不过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治疗术,来自纯血家庭的未满11岁的孩子拿着父母的魔杖都能施展的用来治疗割伤和蹭伤的普通咒语,但是效果明显超出了Ron的预料。


大面积受伤翻开的皮肉在魔咒的影响下快速愈合,很快就完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No,Draco……我不值得……”Pancy含着泪说,看上去愧疚要把她淹没了。


疲惫地摇摇头,Draco向后靠在沙发的椅背上,脸色更白了一些。Slytherin们的气氛稍微放松了一些,他们的面部表情不再那么僵硬,但是依然,忧心忡忡。


“D、Draco!”被隐形的Harry掐住肩膀,Ron想起了他们混进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目的,“你应该,应该休息了……不是吗?”


最后的语调消失在一片寂静里,Ron不着痕迹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在Malfoy回到房间,并且发现Harry已经不在自己身后之后,才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你最好是进去了,Harry……最好是……


“你怎么了,Crabbe?”Daphne问。


“嗯……”在Slytherin们怀疑的眼神里,Ron思考了一下,“可能是晚饭吃多了。”


四个小时前。


“你说什么?”


四楼一间废弃的教室里,Gryffindor万事通小姐抓狂的对救世主喊。


“我说,我要见Draco。”Harry回答。


“可他已经……已经……”Ron掰着手指回想。


“已经整整四天没从地窖里出来过,”Harry翻了个白眼,“所以我需要你们……”


“帮你溜进Slytherin的地窖?!Harry你疯了吗?那是Slytherin!你不知道有多少预备食死徒在那个邪恶的地窖里等着你!”Ginny抓狂地喊,她得到了Ron和Hermione的一致认同。


“可我必须去确认一下……”Harry眯起眼睛,“去看看我的男朋友被你们伤成什么样了!”


不知道是被发怒的Harry吓到,还是被“男朋友”这个词吓到,教室里另外的三个人都像是刚刚被喂下一罐鼻涕虫然后发现自己很喜欢那个味道的惊讶而恐慌的样子。


“但是……Harry,”斟酌了半天,Ginny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说出来,“你觉得……他,我是说……那个……你觉得Malfoy愿意见你吗?”


我们是不是先放个猫头鹰送信再说?


“不,那太麻烦了。”Harry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如果他不愿意见我,我就把他偷出来,放到别的地方,某个我能一直见到他的地方,确保他一直待在那里。”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Harry因回忆而微笑。“比如说Gryffindor塔楼……”


那么,你愿不愿意再见到我呢,Draco?


救世主隐藏在隐形的斗篷下,看着金发的男孩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盯着墨水瓶发呆。


然后他松开手,任由斗篷落在地上,金发的男孩回头,当Harry看到那双湛蓝的眼睛时,才发现他是多么的想念这个漂亮,任性,刻薄的男孩。


他已经等不及要把他偷走了。

 

评论(12)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