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3

“哦?”


Black家族的一位外曾祖母凝视着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男孩,优雅地展开扇子挡住吃惊的表情。


“波特家的隐形衣,当然……我想我还是离开……”


“stay,grandma……Mr.Potter很快就会离开。”


没有任何表情,Draco的视线绕过这房间里Harry存在的任何一部分,凝聚在虚空里的某一点,苍白,但却镇定。


然而画框里的女士不屑的哼了一声,华丽的黑色裙摆慢悠悠地消失在墨绿色的画布上。


“假如‘很快’描述的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的话……”


随着那位女士的离开,房间里陷入了一种紧绷的,沉默的状态,Harry带着热度的视线几乎灼烧着Draco的脸颊。而Draco只是庆幸于外祖母的行为证实了这个骗子是真实的出现在他的房间里。


他没有疯,没有发狂到幻想出Harry突然眨着无辜的饱含深情的绿色的眼睛,满怀歉意的独自到地窖里来……来见他……


一个Malfoy绝对不能悲惨到那种程度。


“你一直呆在地窖里,是吗……这就是你的房间?”随便找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来说,Harry有些窘迫的打量了一下房间,然后发现了装着食物的托盘,那些馅饼和南瓜汁显然没有被动过。


“听着,Draco,不论金妮说了什么……”


“出去。”


Draco眯起眼睛,嘴角勾勒出恶意的微笑,Harry对此并不陌生,从一年级开始,一旦这样的微笑出现在小Malfoy脸上,就意味着他要开始倒霉了。


“Sweet……”Draco拉长了语调,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勇敢的Gryffindore救世主,独自到邪恶的预备食死徒的巢穴里来,为他的小女朋友求情,标准的Gryffindore行为,应该给你加十分,不过……我认为她已经死定了……”


感到头痛的皱起眉头,Harry深吸一口气,决定从最基本的事情开始反驳:“首先,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其次……等等,死定了是什么意思?你做了什么,Draco?”


看着面前的男孩关切中带着怒意的表情,Draco感觉到心脏突然间没有任何缘由的遭受重击,就像原本已经裂开的伤口钉进了长满倒刺的铁钉一样。


“或许那个血统背叛者再也不会出现在Howgwars了,谁知道呢?或者他们一家都突然不见了呢?”


“No!Draco,那不是……你不能……你现在是我们这边的人了,你不能对凤凰社的成员下手,Dumbledore……”Harry语无伦次地解释,但是Draco微微仰起头,从书桌上找出一卷羊皮纸和羽毛笔:“噢,所以他们一家都是凤凰社的是吗?这很好猜,你介意再提供几个名字吗,Potter?”


金发的恶魔侧着头,向上看着他,露出甜美的微笑。


非常可爱,当然,特别可爱……Harry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更生气一些还是更心疼一些,而Draco实在是太……迷人。


或许他已经疯了,但是不论这个邪恶的小Malfoy在策划什么,Harry只想要抱紧他。


“对不起,Draco,”平复了一下情绪,活下来的男孩认真地说,“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是我现在还活着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我也知道Hermione他们做了什么,我知道这不公平,我真的,真的很想在他们伤害你的时候制止他们……金妮她……”


“不客气,Potter,”Draco打断Harry的话,扔下羽毛笔,假装在桌子上找东西,“你应该走了。我不会对任何一个Weasley做任何事,特别是你的女朋友,你的来意我已经很明白了,现在,请你离开……”


“Harry!”房间的门被人狠狠撞开,穿着Slytherin长袍的Ron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顺便捡起地上的隐形衣,身后是一群惊慌失措而且举着魔杖的的Slytherin,“我觉得我们该走了,伙计,他们对我使切割咒你敢相信吗?!”


Draco最快也不过是把魔杖抽了出来,但Harry更快的拽住了他,叫做多比家养小精灵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一个响指后,Draco被Gryffindore的救世主紧紧抱住,湖面上刮来的风有些冷冽,但Harry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被按着后脑勺强行抱住,Draco觉得呼吸困难,但是挣扎只会让Harry加大力道。


“哦……我的屁股……”Ron扶着腰站起来,迫不及待地把Slytherin的长袍脱掉,朝他最好的朋友看了一眼,“oh,Merlin's beard。我绝得永远也受不了这个,Harry,放开他,你要把他憋死了。”


趁着Weasley出言相救的功夫,Draco狠狠地撞上强壮的格莱芬多巨怪的下巴,快速向后退的同时举起魔杖。


“噢!Harry!”


两道尖锐的呼叫从旁边传来,Draco翻了个白眼,看着又一个Weasley和Granger飞快地扑到痛苦地捂着嘴蹲下的Harry身边,露出厌恶的表情。


“Malfoy,不要再用你的魔杖指着我妹妹,不然……”Ron如临大敌地用自己的魔杖指着Draco,依然穿着斯莱特林的制服,认真地威胁。


“不然?我觉得你会感谢我的,为家里清除一个负担?你觉得怎么样?”Draco轻蔑地说,“或许这样你就能有自己的袍子,而不是偷别人的!”


或者是被Draco所说的话激怒了,或者是因为Harry受伤的下巴和留着血的舌头,两个女孩儿一言不发地阴沉地站起来,抽出魔杖。


Draco能感觉到他们的怒意,但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他绝不会再被这些肮脏的血统背叛者和泥巴种打的无力还击,他会把他们统统打败,然后挂在霍格沃茨最高的塔尖上,让清晨的阳光无数次照耀他们,等到心情好的时候再放他们下来……Draco因想象里的画面愉快地勾起唇角,等待着微不足道的攻击,但是让人无语的Potter却打断了他的计划。


“把你们的魔杖收起来!天哪!忘了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么?”嘴脚残留着红色的血沫,Harry口齿不清地对着Ron三人喊道,背对着Draco。


Ron和Ginny快速地收起魔杖,Hermione的脸上略过一阵纠结,最终垂下了手。三个人各自带着不同的表情,盯住自己的鞋尖。


记忆里的格莱芬多似乎不是这种相处模式……难道他们终于发现花个三十分钟吵出结果再行动是种特别愚蠢的行为?


为三人的顺从感到惊讶,Draco稍微侧侧过头,手指颤抖,注视着转身之后面带愧疚地看着他的Harry,猛烈地怒火瞬间涌上心口。


“你告诉他们了?告诉这些……泥巴种!这些肮脏愚蠢的血统背叛者!”


“没错,他告诉我们了,Malfoy们叛变了,如果你喊得再大声一点,整个、霍、格、沃、茨,就都要知道了。”Hermione双手环抱在胸前,不满地挑起一侧眉毛。


“你就是嫌我父亲死的不够快而我母亲还不够危险是吗,Potter?为什么你要这么做?!”Draco从牙齿间挤出声音,脸庞因愤怒而变成粉红色。


“什么?”Ron不解的皱眉,“难道你以为我们都是爱打小报告的斯……”


“闭嘴,Ron。”Harry回头瞪了Ron一眼,然后带着小心谨慎的表情向Draco迈了一步,心虚地摸摸鼻子,“但他说的没错,他们不会,不会对别人说任何一个字,而且,”像是想起了些重要的东西,Harry快速地说,“有关于Ginny说的我在公共休息室里说的话,没错,那些都是我说的,但是……你知道……那只是,掩饰……相信我,Draco。”


凌晨时的湖畔很静,月亮的光线下,Harry的眼睛像是一片发光的墨绿色湖泊。


“NO。”


“……what?”


“我永远也不会相信傻子一样什么都信的格莱芬多。”Draco皱着眉轻蔑地笑了一下,“而且,凭什么我要相信六年来一直恨我的人,突然之间就愿意接受我?”


“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Harry笑了一下,声音里充满了甜美的回忆,“而我告诉他们你是我的男朋友,并且在过去的两周里所有不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都是和你在一起,除了亲吻,就是亲吻。”


Ron,Hermione和Ginny的表情僵硬而尴尬,就像嗓子里塞满了海格的岩石蛋糕,而Draco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直到背后响起一片和声。


终于到达的斯莱特林军队惊讶地张着嘴,看起来像是整个世界都碎裂在他们眼前。


但这不是今夜唯一的惊喜。


所有遮挡住月光的云彩都被移开,满月的光线照亮了整片禁林,狼人们变形时的嚎叫在湖对面响起,便随着霍格沃茨禁林边的结界破碎的声音,越来越近。

 

评论(1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