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4

疯狂的狼人一个接一个冲出禁林的边缘,破碎的结界像金色的雪花一样散落,成群的摄魂怪的气息冻结了空气,白色的冰晶顺着湖面蔓延。那些丧失理智的怪物很快便嘶吼着跑过了结冰的湖面,粘着污迹的长毛和黄褐色尖牙清晰可见,它们渴望着鲜血和厮杀,因为和猎物的距离缩进而兴奋地嚎叫,然而下一秒,便撞在Draco和Harry共同撑起的结界上,化为碎片。

“oh my god……”Ron看着不断撞上来然后变成碎片的狼人发出崩溃地呻吟,“霍格沃茨的结界被打破了!”

“准确地说……”

“准确地说……”

在听到对方的声音与自己的重叠后,Draco和Hermione不约而同地停下来,皱眉厌恶地看着彼此,最终,Hermione首先移开视线,并接着说:“那不是霍格沃茨的结界,霍格沃茨的结界只限定在城堡之内而且不包括花园……那只是……破掉的是……邓布利多教授的结界……”

Hermione的声音越来越小,结界内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担忧,邓布利多的结界破碎了,这意味着什么?霍格沃茨不再安全?神秘人终于做好了准备来挑战现存在世界上他唯一惧怕的巫师?

“我们该怎么办?”

Harry的声音使众人从担忧中惊醒,Draco吓了一跳,然后退后一步避开抓住一切机会向自己靠近的男孩,回头看了一眼已经亮起灯的城堡。

“最多两分钟教授们就能赶到操场,所以我们安静地待在这里,而你要负责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

斯莱特林们齐刷刷地瞪着在场的四个格莱芬多,神情并不比狼人友好多少。

“嘿……听着,我们不是故意的,好么?难道我们不想待在自己床上好好睡觉吗?再说……教授们……oh,No,Harry!”Ron突然握紧Harry的手臂,“海格!海格的房子!”

Draco顺着Ron手指的方向看去,禁林边上那间随时都会坍塌的小房子此刻正烧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在火光里跳来跳去,不停发射咒语,试图冲出狼人的包围。然后,在他没能做任何事情之前,Harry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片刻犹豫之后,所有的格莱芬多都冲出了保护圈。

“……”

保护圈内沉默了一瞬,斯莱特林们目瞪口呆地看着淹没在狼人群中的几个身影,再一次体会到格莱芬多都是些勇猛到可怕的生物。

“哦,天哪……自杀式的勇敢。”潘西一边摇头一边评价道,“我永远也没法接受这个……Draco,Draco!No!回来!”

狼人的血和内脏是一股难闻的铁锈味,带着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Draco无声的挥舞着魔杖,刀割咒,神锋无影,粉身碎骨,都没有什么区别,咒语忠实地遵循Draco的意愿,将所有挡在面前和声旁的障碍清除,他从来没觉得海格的小屋如此之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像愚蠢的格莱芬多一样冲出安全的保护圈,但他知道潘西和布雷斯大概会气到一个星期不跟他说话。

但是Harry在哪儿呢?该死的Harry到底在哪儿?

意识到攻击保护圈只有死路一条,狼人们开始向海格的小屋聚集,周围的狼人越来越多,Draco加大了咒语的攻击范围,使用大规模燃烧咒清扫视线,焦急地寻找Harry的身影。

在哪儿?到底在哪儿?

就连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授那巨大的身影都消失在视野里,不详的预感敲击着Draco的心脏,噎住他的喉咙。

“呼……呼神护卫!”

是Granger!

Draco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Granger的魔杖只发出一片银雾,然后便消散,她上去吓坏了,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神风无影!”Draco的魔咒将扑向Granger背后的狼人劈成两半,跑过去将Hermione从地上拉起来摇晃:“Potter?Potter在哪儿?”

“在那!”Hermione反手拉住Draco,“在那!Malfoy,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

Granger的哭喊消失在脑海深处,Draco看着倒在地上被数十只摄魂怪包围的Harry,感觉心脏被慢慢冻结。

“救救他们!求你!守护神,你一定会!求求你!别让他们被带走!”

那一瞬间Draco感觉就连呼吸都被夺走,失去Harry的恐惧让他忘记了一切顾虑,接近于日光的光芒从魔杖的尖端发射出来,像心脏一般波动着的光波笼罩了一切。

摄魂怪哀叫着逃走,所有狼人退回了禁林,光亮消失后Hermione依然没有松开紧握住Draco手臂的手。

危险消失了,他们挺过了摄魂怪和狼人的攻击,但没人知道对于面前的状况该如何做出反应。

一只银色的巨大的狮子蹲坐在Harry身上。

“啊……”Ron张大嘴,从地上爬起来,“你的……?”

“不、不是……”Harry摇头,胸前高大的雄狮低头舔了他一口,然后优雅地站起来,一步步走向主人。

“你可以松开我了吗?”Draco冷漠地说,Hermione吓了一跳,一边道歉一边退开,跑过去帮Ron扶起海格和Ginny。

银色的狮子绕着Draco转了一圈,然后贴着Draco的脚背乖顺的趴下,尾巴一下一下的抽打着地面。

“所以,这就是你学不会守护神咒的原因?”布雷斯擦掉脸上的血迹,带着一群模样狼狈的斯莱特林来到Draco身后,虚伪的鼓掌,“哇哦,好大的狮子。”

罕见的露出愧疚而难堪的神色,Draco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指梳着银色狮子蓬乱的毛发:“听着,伙计,我很抱歉……”

“这是怎么回事?!”麦格教授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三更半夜!在操场!在邓布利多校长不在学校的时候,万一你们出了什么事!哦,天哪……这是……”

麦格教授,以及她身后的其他教授,惊讶地看着Draco脚边的狮子,陷入了沉思。同时,所有斯莱特林的学生们自动聚拢在Draco身后,形成了一个挤挤巴巴的扇形。

斯内普安静地走到低着头的教子面前,先是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教子的状态,确定没有问题后问道:“狼人有咬到你吗?”

Draco小心翼翼地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抬头。

“没……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Draco的左脸颊留下明显的印记,所有在场的斯莱特林都瑟缩了一下,Harry被海格和Ron死死按住。

“滚回地窖去。”

斯内普的话立刻就得到了执行,斯莱特林用最快的速度撤离,进入到城堡后,Draco叫住了画像上的一位帕金森家的祖先,把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大致讲了一遍。

“最后,告诉家长们,这不是我们之中任何人的错,所以不会有任何人得到责罚,明白了吗?”Draco认真地看着画像上的祖先,直到对方点头。

斯莱特林们松了口气,疲惫不堪地走回地窖,却发现不速之客正等在门口。

“Potter?你在这里做什么?”

“等你回来,”Harry摸了摸自动向自己走来的银色狮子的头,对Draco灿烂的笑了一下,“我们还没谈完,不是吗?”

“我和你没有什……”

“哦,得了!”潘西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推开挡住门的Potter,念出口令,率先走进地窖,“请进。”

Harry毫不犹豫地跟在潘西身后进入地窖,其他斯莱特林也累到没有任何异议,最终,只剩Draco一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银色的狮子开心地甩着尾巴。

始终不能相信潘西居然这样对他,Draco推开了卧室的门,房间里的画像是空的,浴室里有人在洗澡,格莱芬多的制服扔在地毯上。

Draco揉揉眉尖,打了个响指,Poly端着一壶热茶和几块巧克力出现在房间内,收走了脏衣服并留下一条浴巾和长袍睡衣,在Draco来得及说任何话之前消失。

这显然是潘西的杰作。

但Draco太累了,他没有力气反对,也没有力气感到生气,在Harry从浴室里出来后迅速地洗了个澡,对头发施了快速烘干咒便倒在被Harry霸占了一半儿的床上。

“我没有力气和你谈任何事……”Draco闭着眼睛说,感受着Harry的手指轻柔地拂过自己的头发。

“我知道……等你醒了再说,我们有很长的时间……”Harry感受着手指间柔软的发丝,轻声说,“睡吧,Draco。”

“我会永远陪着你。”

银色的狮子好奇地看着床上陷入熟睡的两人,然后轻轻跃上床铺,蜷缩成一团,银色的光芒,有如永恒的守护。


TBC...

评论(6)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