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5

黑色的头发散落在墨绿色的枕头上。


Draco眨眨眼,看着熟睡的Harry的脸,僵硬地向外挪动了一点试图起身,然而格莱芬多的狮子立刻睁开眼,迷茫中仍然准确的将猎物扑倒在床铺里,毫不犹豫地咬住。


舌尖被吸允的时候,Draco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Harry的气息顺着鼻腔一路涌进脑髓,随意地碾压Draco的意识,直到所有的氧气都被耗光,没有力气再反抗的时候,Draco才感觉到Harry的舌头从他嘴里离开,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落到他的脸颊和脖子上。


闭上嘴,禁止自己再发出任何呻吟,Draco狠狠地闭着眼睛,拒绝接受现实。


“早……Draco……你可以选择继续忽视我,没关系……你知道吗,你的耳尖变成粉红色的了……“


耳尖突然被轻轻叼住啃咬,Draco轻轻颤抖了一下,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早……”


像是满意了一般捏住Draco的耳垂玩弄,Harry用手臂支撑着自己,对完全被自己掌控着的Draco微笑了一下:“我似乎已经欠你两次生命之债了,Draco少爷。”


“就那么欠着吧。”Draco不自在的别开脸,“能麻烦你从我身上下去吗?第一节课要迟到了。”


而且Severus说不定会……


“教授!教授,Draco还没有起床……”潘西尖锐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


“没关系的,帕金森,我估计他已经被你叫醒了……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快去上课!”


“是Sev……”Draco深吸了一口气,一脚把Harry踹下床,把地上的格莱芬多长袍捡起来和格莱芬多救世主一起塞进旁边的衣柜,整理好床铺,用最快的速度钻进去。


当Snape推开门时,Draco揉了揉眼睛,从刚躺进去的被窝里坐起来,打了一个哈欠:“现在几点了?”


“……你已经赶不上第一节课了,你的古代魔文。”眯着眼睛回答,Snape在教子的房间里仔细的转了一圈,然后在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现在,告诉我昨晚都发生了什么,六年级的斯莱特林们是吃错了什么药才会像格莱芬多一起在宵禁的时间里,和狼人在湖边战斗。”Snape命令道,不解,而且不满的瞪着Draco。


叹了一口气,明白自己绝对逃不过这次的惩罚,Draco从晚餐结束后开始诉说,一直说到结界破碎掉,狼人和摄魂怪冲了进来,简化了所有与Harry有关的部分。


“那么,邓布利多回来了吗?”Draco问。


Snape点头,“他连夜赶回,修补了禁林那侧的结界。”


“那摄魂怪呢?阿兹卡班应该还在魔法部的掌控下,摄魂怪不应该……”


“阿兹卡班不存在了,Draco。被黑魔王摧毁了。”打断了Draco的问题,Snape摇摇头说,“这就是邓布利多昨晚不在霍格沃茨的原因。”


“他们发现我父亲不在了?”


看着被吓坏了的小Malfoy,Snape勾起一边唇角,“当然,除非他们不会数数……所以计划被迫提前,黑魔王昨晚营救出他最爱的一批食死徒,然后失去了另外一些,大部分人都逃跑了,但是有一些斯莱特林们的父母留了下来。纳西莎现在在布莱克家的老房子里。”


感觉着心脏被冰冻的部分慢慢溶解,Draco长出了一口气,向后瘫倒。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是什么?”Snape从书桌旁的抽屉里抽出一条红色的缎带,上面金色的丝线描绘着狮子头像的纹章,“别告诉我是你捡到的,Draco,你给他回礼了吗?”


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Draco僵硬地坐起来,僵硬地看着手里拿着格莱芬多的红色缎带的Snape,脑子疯狂地转动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能让他活着走出这个房间的解释。


“那是……那个……嗯……”


轻蔑地笑了一下,Snape随手把缎带扔在地上,“愚蠢的小孩,我在霍格沃茨待的时间比你要长得多,我知道你们这些无聊又愚蠢透顶的小把戏,‘信物’不是吗?愚蠢的恋爱游戏。”


羞愤之情顺着Draco的脸颊一直烧到脖颈,之前被Harry亲吻的地方就像烧着了一样。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Draco,从这学期开学以来,你和Potter之间的关系就一直不对劲。”Snape皱着眉说,声音严厉而且冰冷,“我不管你给了他什么,把它要回来,我禁止你,再靠近那个傲慢无礼的救世主……”


“……”惊讶于Snape愤怒的程度,但Draco还是点了点头,用眼角的余光瞄着衣柜。


被教子罕见的乖顺态度稍微软化了怒火,Snape走到床边,看了看自己昨晚在Draco脸上留下的巴掌印,扔下一瓶药,离开了房间。


衣柜的门被轻轻地推开,Harry黑着脸走出来。


“别想把领带拿回去,Draco,如果你敢……”


“不,我不想。”没有看着Harry,而是看着手中的药瓶,Draco小声说,“也许我真的疯了,但我不想让你把领带还给我……顺便,非常感谢你刚刚没有暴露自己的存在,好让Snape把咱们两个的尸体挂在霍格沃茨最高的塔尖上。”


怀抱住他的斯莱特林,Harry在Draco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拖着懒惰又赖床的Malfoy走进浴室。


“第二节是魔药课,复方汤剂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而且还有斯拉格霍恩的记忆,记得吗?”


“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Potter!”

 

 

TBC...



评论(17)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