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7

复方汤剂在坩埚里冒着看上去非常恶心的泡泡。

Draco拄着下巴,看着挽起袖子露出手臂,在搅拌的间隙和旁边的格兰杰瞪来瞪去的Harry。

“反方向搅拌三下,Hermione,这样它才更容易……”

“哦,得了吧,我才不会照着来路不明的书上的笔记做……”格兰杰有些暴躁地打断Harry的话,将最后的材料全部扔进锅里,生气的背过身,同时嘟囔着作弊之类的话。

感觉好笑的勾起唇角,Draco故意忽视Harry那傻瓜似的得意的微笑,翻阅着手中布满笔记的旧魔药书,想象着当Harry最终得知这本他无比珍爱的课本原本属于谁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或许当他告诉Harry真相的时候,应该把预言家日报的记者和摄影师叫来,那肯定会是一篇完美的报道。

“你觉得……Malfoy真的……”

“说实话……我并不相信一个Malfoy……”

“不仅仅是Malfoy的问题,一整个学院……”

“嘘!小声点!”

“……”

数十个坩埚同时冒泡的声音显然无法掩盖住班上其他同学们的窃窃私语,虽然能听听见,但就像Draco一样,在场的斯莱特林们都熟练的将那些讨论滤出耳朵,专心的做手中的事。

都已经一周了,他们还是没有厌烦,就算邓布利多和其他教授们一遍又一遍的声明,仍然有人不相信在上一次食死徒的突袭之后,整个斯莱特林学院和他们的父母脱离了食死徒的队伍。而预言家日报每天都能推出一个新的阴谋论,丽塔·斯基特甚至把手伸向了霍格沃茨内,不择手段的打听一切消息。

“你看起来真淡定。”同样无所事事的Ron在对面的桌子上拄着下巴对Draco说,“不只是你,你们斯莱特林真是个奇怪的学院。我突然发现,虽然四个学院从最初就一直在一起,但好像从来没有人真的了解过你们,还有那个神秘的不知所踪的萨拉查·斯莱特林。”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韦斯莱。”抬起头假笑了一下,Draco合起魔药课本,“怎么,想要回归了吗?”

“不可能,我的家族好不容易远离了那些疯狂,我们不会回去的。”夸张的摆手加摇头,Ron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唰”的一下把椅子往后撤,吸引了Hermione的注意力。

“回归?”Hermione一手叉腰,另一手不停地搅拌魔药,锐利的视线不停在Draco和Ron身上扫来扫去,“那是什么意思?你们在说什么?”

有些尴尬的互相看了一会儿,Ron瞪了Draco一眼:“没什么……就是纯血贵族……纯血俱乐部,那回事。”

Hermione毫不惊奇的哼了一声,轻蔑地转身。Draco偷偷地瞄了Harry一眼,注意到平民主义的救世主不再微笑,眼眸的颜色变深后深深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好吧,一个急待解决的严肃问题。

“时间到,停止你们的活动,搅拌棒离开坩埚……好的,让我来检查一下你们的成果。”

斯拉格霍恩开始在一个又一个坩埚前停留记分,路过Harry和Hermione的坩埚时发出雀跃的赞叹,然后再一次给了Harry第一名的成绩和一小瓶隐身水(对他完全没有必要的药水)后,宣布下课。

Draco看也不看Harry一眼,快速地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虽然他知道Harry打算下课后正面截住斯莱格霍恩询问他关于被修改的记忆和魂器的事情,也知道自己答应了Harry在门口等他,但显然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一次就只让Potter处理一个问题就足够了,他们刚从一场令人精疲力尽的争吵和谋杀中得到了歇口气的机会,Draco还不想摧毁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他当然不是在害怕Harry,也不是在逃避。

“喂!Draco等一等!我知道这是午饭的时间但是你跑得比高尔都快!Potter刚才咬你了吗?”潘西抓着书包追在Draco身后。

绝对不是。


壁炉里燃烧着明亮而温暖的火焰,在享受了一顿堪称完美的晚饭后,斯莱特林们懒洋洋的待在地窖里,互相撇纸团玩。

“我真希望斯内普院长一直忙着霍格沃茨的防御升级,真的,没有额外练习的日子太美好了。”诺特整个人瘫在堆满了舒适的抱枕的椅子里,把双腿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嗷!你干嘛扎我!”

达芙妮收起魔杖,满意地看着诺特把那双讨厌的长腿收回去。

“我在提醒你注意礼仪!你没看见我的茶杯吗?!”达芙妮吼回去,然后拿起潘西的茶杯一饮而尽。

“嘿嘿,我不这么想,”诺特换了个姿势,幸灾乐祸地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五个人,“某些人紧张了是吗?今晚有~DA训练~你们即将和一群偏爱麻瓜的小巫师拿着魔杖待一个晚上,说说,你们现在觉得怎么样?”

Draco,布雷斯,高尔,克拉克,达芙妮,还有潘西六个人冷冷地看着诺特,摆出斯内普鄙视傻瓜的标准表情。

“你放心,我们会好好表现,为你争取到参加下一次训练的机会。”潘西皮笑肉不笑地说。

“希望你们能毫发无伤的回来,”一个七年级的斯莱特林在长桌边说,指了指壁炉边两个隐秘的做成蛇头烛台样子的门钥匙,“万一情况不对,我们剩下的人会马上撤离。你们要保护好自己。特别是你,Draco。”

沉默地点点头,Draco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了一眼怀表。

6:40,距离金加隆通知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Harry现在正在哪里在做什么呢?跟斯莱格霍恩谈的怎么样?查出魂器是什么了吗?今晚的训练会怎么样?会有人表示反对然后攻击他们吗?然后呢?如果情况坏到一定程度,他们会被迫逃亡,离开了邓布利多的庇护,他们在食死徒的追击下大概会损失一半人数和几乎所有年幼的孩子,然后Harry……他将几乎永远不可能再见到Harry了。

Draco盯着茶杯上的银色花纹,平静地发了五分钟的呆,然后站起来。

整个休息室,所有人都看着他,笑了笑,Draco把魔杖抽出来,塞进袖子里,走向地窖门口,潘西和布雷斯他们都跟在身后,打开大门走出去之后,Draco回头,再一次向留下的同学们嘱咐:“如果到了要逃跑的地步,我会转动戒指,壁炉里的火焰会变成深绿色……”

“晚上好,Draco。”

看着斯莱特林们惊悚地挑起眉毛,Draco剩下的话全都噎了回去,他转过头,黄金三人组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如果Draco没看错的话,黄金救世主墨绿的眼睛里闪耀着怒意的火苗。

天呐,我能现在就转动戒指吗?



接下来,令Draco感到惊讶的是,Harry什么也没说,只在他们进入已经变成决斗室的有求必应屋,见到了DA军的其他成员后,简单的说了一句:“就像之前说的,我们要逐渐地接受更过的斯莱特林学生的加入,现在,我们开始复习。”

Draco能从很多人脸上直接看出他们的疑问和不满,这群凤凰社预备役完全没有掩饰对前·食死徒预备役的厌恶,但是纠结了一会儿,居然任何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他们把对斯莱特林的成见暂时抛到一边,各自找到了之前的练习伙伴,准备好魔杖。

然后他们练习了缴械咒,昏迷咒,刀割咒,石化咒……一系列温和的攻击咒语,然后就是斯内普一直逼着他们练习的无声咒。斯莱特林们一边轻松地挥舞着魔杖,一边看着屋里大部分人把自己逼得脸色铁青。

“他们是真没练过,是吗?”达芙妮歪头吐槽,躲过高尔扔过来的一个绑腿咒,顺手扔给Draco一个刀割咒。

看也不看一眼,Draco撑起盾状的防护罩,挡住其它五个人的攻击:“你们是闲的没事儿干了吗?”

其他人也渐渐注意到屋子里这六个斯莱特林对无声咒的熟练掌握,他们开始花更多的时间交头接脑,在练习时频频把视线转向斯莱特林们所处的角落。

终于意识到气氛的变化,Draco转身,对上了Harry的视线。格兰芬多的眼神越发低沉,那视线仿佛有分量一样,压住了Draco全身。

“嗯……Harry?”赫敏小心翼翼地打断Harry和Draco之间奇怪的沉默。

“……嗯,咳”Harry收回了视线,低头沉思了一小会儿,然后笔直的朝Draco走过去,挑衅一般亮出魔杖,“能陪我练习一下么?”

想都没想就点了头,Draco跟着Harry转移到稍微远离其他人的空地前转头看了一眼想要反对的潘西:“不许插手,别过来。”

斯莱特林们于是只好待在原地。

出乎Draco意料的是,比起这学期第一节黑魔法防御课的表现,Harry的无声咒已经到了相当完美的程度。……避掉那些不痛不痒的攻击,Draco猛然加快了发咒的速度。

“嗯!”在Draco发出一个力度有点强的刀割咒后,Harry突然捂着腹部发出闷哼声。

Draco脸色苍白地垂下魔杖,瞳孔收缩,伸手扶住Harry的肩膀,而就在这时,一个石化咒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身上,格兰芬多正直无比的救世主抬起奸笑着的脸,伸出双臂,稳稳地接住Draco倒向自己怀里的身体。

你!!!!!!!!混蛋!!!!!!!

在心底咆哮着诅咒Potter,Draco瞬间被Harry身上的味道所包围,就算感觉到Potter不规矩的手在后腰处向下移动,也分毫反抗不了。

oh!!!!!该死的!!!!!

“嘘……别骂我……”Harry沉醉的拥抱着Draco,把鼻尖埋进怀中人散落着漂亮金发的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你都躲了我整整一天了……胆小鬼。”

……好吧……你是在闻我吗?!

Draco呼呼喘气,因为Harry无耻的动作感到害羞,脸上的皮肤一直红到耳尖。

“斯拉格霍恩骂了我一顿,叫我再也不要去找他。”

当然会是这样……

“Draco,你还是无法信任我吗?”

Harry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被抛弃的犬类,Draco十分庆幸自己处于石化状态,不用回答任何问题。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角落里两人的决斗,也注意到两人不知为何亲密地抱在了一起。

“我的天呐……纳威,难道传言是真的吗?”西莫捂住脸,问出了几乎所有人的心声。

“什么传言?”纳威挠挠头,“不过,你看……他们确实……”

纳威指着依然紧密地抱在一起的Harry和Draco,想要向DA军们解释一下现状,然而空气中突然出现接连而来的响亮噼啪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毕竟,上一次在有求必应屋出现情况时,乌姆里奇那个老怪物把大家都折磨得挺惨。

但是,看清了这次的不速之客后,大家提起来的心又安稳的沉了下去。

“多比?这是谁?”Hermione指着跟多比一起出现在房间中的另一个女性家养小精灵,和她手中拿着的巨大的镜子,“这是什么?”

多比有些嫌恶的看了女性家养小精灵一眼,然后转头环视房间,“哦,Hermione小姐,这是Poly,也是从Malfoy家被赶出来的家养小精灵。”

多比在最后几个字上加了重音,Poly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忽视了Hermione,举着硕大的镜子,朝角落处依然腻在一起的Harry和Draco跑过去。

“Draco少爷!Draco少爷!”Poly一路欢快地喊着,把镜子抱到拥抱着的两人面前,“女主人想见你!”

Draco此时就连眼珠子都快蹬出来了,但是因为石化咒的影响,他只能无力地躺在Harry怀里,看上去特别乖顺。

而Harry看着镜子里陌生优雅的女人,两个人面面相觑,因为不同原因惊讶而默不作声。

“怎么了?纳西莎?多比没有找到他吗?”

镜子里有声音传出来,Ron和金妮的下巴掉到了地上。

“妈妈?!”

两人飞快地跑过去,绕到镜子的正面,惊讶地看着莫丽和一个衣着精致高雅,表情惊讶的女人一起出现在镜子里。

“哦,Ron,金妮,还有Harry!……你们在干什么?哦,对了,这是纳西莎·马尔福,Draco的母亲,我们在霍格沃茨上学时是一个年级的。”莫丽开心地对着镜子另一侧的孩子们打招呼。

“你们好,”纳西莎找回了声音,向年轻的孩子们点点头,然后迟疑地盯着Harry,“请问……你抱着我儿子做什么?”

Draco想现在,立马就死去一会儿。



TBC.

群宣:HD的小伙伴~请加38175101~

评论(12)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