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2

Draco讨厌待在玻璃箱里。

 

他也讨厌像牲口一样带着面具。

 

他讨厌自己是omega。

 

在一些特定情况下,他也讨厌Malfoy这个姓氏,比如说,年幼时遭到父亲嫌弃的时候,和无数不多的朋友们吵架的时候,16岁后omega特征开始凸显后每一次服用抑制剂的时候……以及,在学校里遇到Potter……oh,得了吧……


再一次把那个男孩的身影从脑海里驱逐出去,Draco诅咒起自己的无可救药,发烫的脸颊把玻璃弄得温吞吞的,可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动一下了。 
 
 

那些该死的omega收容所的人贩子从来不会让货物吃饱,自从Draco因为多次逃跑的途中咬伤看守而戴上面具后,他们就再也没给他任何食物,连水都没有,Draco在饥饿中逐渐丧失了对时间的感觉,然后又在麻木中丧失了其他一切感觉,直到玻璃箱外面突然出现的令人无法忽视的alpha的味道将他唤醒。 


那是一个强大有魄力的alpha的味道,也许是个高贵有地位又无聊的巫师,看到有个稀有的男性omega带着面具被塞在玻璃箱里,好奇地过来转转…… 


他会把我买下来吗?Draco在心底询问自己,过了一会儿,又开始怜悯地嘲笑自己:天呐,你终究是怎么落到这样一种地步的?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会儿,把原因归结于Malfoy这个姓氏该死的要面子和高贵,起因不过是因为他得到了一罐茶,那天在颠倒巷,他帮一个驼着背的老女巫熬了一副止痛魔药,老女巫顺手把还剩半罐的茶叶送给了他,那罐干枯发黑的茶叶在他的魔药架子上待了半个月,Draco总是不停地想起以前在Malfoy庄园里母亲煮的茶叶的味道,而他和父亲一样喜欢放三块方糖,他很少能尝到甜的东西,而回忆里的味道是那样美好,所以他换上破旧但遮蔽性很强的长袍,六年来第一次,战战兢兢地踏进霍格莫德村蜂蜜公爵店,他无数次告诉自己这是个愚蠢的主意,但是拿着一小盒方糖和几块多汁水果糖顺利地在没人认出他的情况下走出店里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比圣诞节的时候能吃到一小块柠檬蛋糕还要开心……然后他就被等在村口的已经跟踪了他很久的omega狩猎者抓走。反抗的时候,Draco遗失了他的糖果,所以在被关在收容所狭小的单人间里的时候,他只能一遍一遍地想象那些糖的味道,回忆着草莓和樱桃触及舌尖的感觉…… 


Draco又开始感到饥饿了,他恶意又开心的想自己大概是第一个没有卖出去就饿死在拍卖会上的omega,但玻璃箱却突然动了起来,似乎有人用魔杖把箱子托了起来,快速移动,然后玻璃箱子被打开,Draco被一双强健的手臂拽出来,Draco感觉到身边有好几个人在,但整个过程中没有人说话,空气中飘着细雨,自由的味道是如此好闻,冰凉的雨滴接触到皮肤,让Draco体内的灼热感稍微好受了一些,而此刻把他塞进带有沙发的马车的正是那个在他的玻璃箱外待了好久的alpha。 


“Harry,你确定?”Ron看着Harry把车门关上,确认Malfoy不会听见后,开口说,“你真的要把Malfoy带回家?带回你家?” 


“我总不能把他留给马上就要冲过来的丽塔·史基特。”Harry朝站在Ron身边的Hermione伸出手,“Malfoy的文件。” 


不情愿的从长袍内侧将从拍卖会上搜来的文件拿出来,抽出有关Malfoy的内容,包括一张无身份证明书,一张omega临时收容许可,以及一张已经准备好即刻签字便能生效的omega归属权契约书。 


最后一张Hermione本来不想交给Harry,但是当她回过神的时候,Harry已经非常干脆地抢走了文件坐进驾驶位,一句话没留,就这样带走了Malfoy。 


“……我希望……明天、不,后天……我希望我们可以在Harry家里见到依然活着的Malfoy和Potter,他们不会在伦敦市区把房子炸掉的,是吧?“ 


Ron搂住妻子的肩膀,“大后天,亲爱的。我们大后天再去。” 

 

 

 

 

Harry不是很温柔的将金发的Malfoy推进浴室。 


那身已经不能被称为衣物的东西被他从Malfoy身上剥了下来,代价是双手上新添的几道血痕。Draco 今晚一直在散发着犹如一直浸泡在威士忌中的樱桃的味道,掺杂恐惧、惊慌和无措,让金发的omega更加诱人。而那具明显长期营养不良所导致的瘦弱身体上的每一道伤痕和血迹都将Harry本性中alpha成分的保护欲刺激到最强,他从镜子后面拿出一瓶体力补充魔药强硬地灌进Malfoy的喉咙,在一阵痛苦的咳嗽后,Malfoy看起来恢复了一些力气,然后Harry便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渐渐把团成一团缩在浴缸角落的omega浸泡起来。 


Harry在灌魔药时解开了Malfoy脸上面具的下半部分,他盯着金发omega脆弱尖细的下巴和魔药生效后渐渐变得红润的嘴唇思考了一会儿,钥匙在手指里转了好几圈,最终,Harry解开了全部的面具。 


看着Malfoy的表情从迷茫变成惊恐,Harry虚伪又和蔼地微笑。 


“你好啊,Draco。” 


 

 

 

 

 

TBC. 

 

 

 

 

信我,我不虐,我来给你们发糖的(OvO)

 
 
 
 
 
 
 


 
 
 
 
 
 
 

顺便群宣:38175101

 
 
 
 
 
 
 

新浪微博哈德主页:今天哈德发糖了吗

 
 
 
 
 
 
 
 
 
 
 
 
 
 
 

 

评论(32)

热度(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