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授权翻译】Oath Breaker:Grudges Over Wine(完)

oath breaker是我最喜欢的HD小说

如果没看过的话强烈推荐(OvO)


by KC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角色。

注释:发生在第一部和第二部之间。

总结:Harry和Lucius被迫和对方交谈了一小会儿~



尽管Harry和Lucius都尽力使他们彼此会面的时间少的不能再少,而且只有当附近有其他人的时候才能待在一间屋子里,但今天晚上,他们发觉自己被单独扔在了晚餐桌旁。所有的餐具都被摆好了,但是Nacissa声称自己需要去照看野性未消的家养小精灵然后离开,Severus在楼上制作魔药来治疗Draco的流感,如果不是被赶出来了的话,Harry才是此刻待在Draco身边的那个,但他顺从的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Draco发誓他无法忍受让Harry看着自己痛苦的咳嗽。

就是这样,Harry被独自留下,面对他曾一度视其为死敌的男人—他现在的岳父。他们看了看对方,发出几不可闻的抱怨,然后再次移开视线。

至少酒杯是满的,在Lucius用比优雅要快一点的速度一饮而尽时,Harry几乎是吞下了整杯酒。他还没有习惯饮用酒精,但至少发觉了乐趣,在紧张的家庭晚餐上,随时来一杯是非常有效的。有时他会好奇地想如果他娶了一个美好的Gryffindor女孩他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一个庞大的家庭,拥挤的房子,用开放的胸怀和温暖的微笑欢迎他的亲戚们,没有易怒的金发美人在床上咬他……这种想象总是在他想到会失去Draco时马上变得粉碎。

一个潜在的嗜杀成性的岳父只不过是很小的代价。或者至少在其他家庭成员在场,并且试图将对话进行下去时,这代价是很小的。在餐桌的两旁,Harry和Lucius注视着对方,就像蛇在打量他们的对手一样。

最后,Lucius叹了口气,移开视线:“我认为我们可以把对彼此的仇恨放到一边,如果只是一个晚上的话。”

缓慢地放下自己的酒杯,Harry叹气然后不耐地表示认同:“如果我们打起来的话,Draco会生气的。”

“至少我们都赞同这一点。”Lucius看了一眼门,好奇Nacissa是否会回来,或者这是她用来强迫他和他的女婿说话的计谋。他一直认为他的妻子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但这些偶尔发生的捉弄让他怀疑她的神志。

“和我儿子的生活怎么样?”他问,“值得和整个魔法部为敌吗?”

Harry没有假装不清楚Lucius的意思。从婚礼以后,正确地说,自从在Hogwarts之战后的谈判上同意和Draco结婚后,他一直能感受到其他人的凝视和不赞同。他曾经也被这样凝视过,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更沉重,充满了怀疑和失望。朋友们用焦虑和感到可惜的眼神凝视着他。活下来的男孩不应该在长大后和黑暗结合在一起。

“对我来说Draco值得一切,”他说,盯着他的酒,“再说了,无论如何,他们总是怕我或者对我生气。”

“嗯,有一段时间预言家日报印出你的名字多于我们的,”Lucius说,“罕见的情况。”

“有一部分是Draco造成的。”Harry提醒他。

“是的,他擅长于谎言和耳听图说。”Lucius没有一丝愧疚地说,虽然Harry永远不会忘记Malfoy是怎样一个家族,当他们为了他认为不荣誉的事情骄傲的时候,听起来依然刺耳。“太过于擅长以至于他偶然间愚弄了自己。”

没人曾提起过Harry戴在他长袍下面的护身符。他和Draco的名字,用他们的头发绑在一起津在蜂蜜里,仅仅是一个无用的,无关于魔法的精神安慰。Severus告诉了Draco的父母多少?又有多少没有说?Harry从来不敢提起这个话题。他不觉得现在讨论这个是安全的。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Lucius换了个话题。

“恐惧或者愤怒……”Lucius沉思,“我恐怕你的婚姻不会让他们感受到任何不同。尤其是自从你开始学习我们的魔法。”

如果Ron因为Hermione学习黑暗魔法而产生极怒的行为具有任何象征意义,那么光明社会里的其他人可能也都是这个反应。有的时候Harry会想Ron是否觉得他正在逐渐变得邪恶—由于Malfoy的魔法。在Draco变得更亲密的同时,Ron渐渐与他疏远了。

“你仍然在学习我们的魔法,是吗?”Lucius问,微微向前倾,“Draco说过他正在教你。”

“他的确…是的,”Harry有些结巴,“婚礼后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但我们会在夜晚的时候出去,在森林里。他教会了我另外几个魔咒。”

Lucius坐直了身体,眼睛稍微睁大了点,“那就是你们在树林里所做的事?我们还以为你们是将蜜月延长了一点儿。”

Harry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咽下杯子里剩下的红酒。实际上,在月光闪耀的夜空下,他们是做过别的点儿什么,但这绝对不是什么他会想讨论的事。他听见Lucius轻笑了一声,于是抬头瞪了他一眼。Malfoy全家都有戏弄别人的坏习惯,故意刺一下狮子试图听到咆哮。

“那么,一些魔咒,”Lucius回应,“关于我们的传统,他都告诉了你什么?他是怎么跟你说黑暗魔法的?”

“他告诉我你们的咒语从何而来,罗马人入侵之前的古老语言,和有关Morgan与Mordred之间的事,”Harry说,“我现在也知道了一点关于双足飞龙的事。”

Lucius挑起了一边眉毛,但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Severus还藏着一些有关于Harry和Draco两人的秘密,那些还没有被他挖掘出来的秘密,但他至少可以相信Harry会保守他们的秘密。就算在家里,他们的变形在大部分情况下也只会用非常隐晦的方式提及。

“这就是全部吗?”Lucius问,“他一定告诉了你更多。毕竟,现在你是…你是……”

“家族的一部分?”Harry帮他说完,在Lucius瞪着他的时候没办法停住一个得意的傻笑。

“而你对我们的家族又知道多少?”Lucius用柔和的声音询问,“你受到的教育就和其他血统背叛者一样少得可怜。我怀疑除了从Dumbledore和他那群伪君子那里学到的以外,你不知道关于家族的任何事。”

Harry几乎要厉声反驳他们并不是伪君子,但当他开张开嘴要回应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是Lucius设下的圈套。Draco曾经警告过他,他的家族有可能会这么做,让他愤怒从而避开谈话。满满地闭上嘴,Harry坐回椅子里深呼吸一下,注意到自己正捏着自己的酒杯如此紧以至于使它处于破碎的危险中。他强迫自己放松然后向Lucius望回去。

“我只知道几个Draco告诉过我的Malfoy,”Harry承认,“Melusine,在灰尘中画龙的Jeanine。他曾提到过一个在雪中被暴徒追赶的祖先……”

“Alfador,”Lucius轻快地说,明显他有过相同的梦境,“在我们住在法国的时候。”

“你们在法国住了多久?”Harry问。

有一会儿,Lucius什么也没说。他瞥了一眼门想知道是否会有人进来,当他什么动静也没听到后,叹了一口气。费力解释需要很多时间。至少他的女婿是真的好奇。他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耐心来讲完整个故事,如果Harry总是因被羞辱而发怒,并且一直打断他。

“我们在那里生活过几个世纪,”Lucius开始说,“在Camlann之战后,我们逃离了英国,大部分人都到达了Avernon。Morgan在那里的女修道院里学到她的魔法,修道院的姐妹们帮助我们定居下来,以换取我们的保护,来对抗狼人,吸血鬼,异教徒……”

意识到Harry逐渐增长的疑惑后,他停下来:“怎么了?”

知道自己正在踏入一个敏感的区域,Harry压下心中的不安,磕磕绊绊地前进。Lucius,和他的儿子一样,比起花时间回答他的问题,更愿意用一个类似于“去读一本书…”这样的嘟哝来打发他。他希望这个问题不会惹怒Lucius。

“你说你们去了一个修道院,”Harry说,“但我以为她们痛恨魔法。”

“Ah,但是我们从不召唤恶魔,”Lucius说,“我们不使用妖精。就像我们一样他们同样尊重血与牺牲。尤其是当我们离开了旧神…旧神离开了我们以后。”他改口道,“但这些姐妹们并不在乎,至少,我们不是Merlin。”

Harry的脑海中反而有更多的问题在翻涌,这个问题很久以前Lucius就为Severus解释过,然后又为Draco讲了一遍。过了一会儿,Harry察觉到从Lucius的眼神中溢出的距离感,和Draco回想起祖先的记忆时一模一样的距离感。

“如果你只以麻瓜的角度思考,你永远也不会理解。这不是Merlin和善良神一起与Morgan和恶魔对立。这是魔法与另一种魔法的对立,两边都在利用麻瓜来达到他们最终的目的。Merlin帮助他的王和骑士们屠杀我们,而Morgan用修道院和早期的教堂隐藏我们,让我们从Arthur的王国里逃离。

“你们接受了麻瓜的帮助?”Harry问。

“在那个时候,许多修女本身就是女巫,”Lucius说,“Merlin只是利用了Arthur的信仰。而我们接纳了它。在一场巫术的战争中,即使少数不认可我们的咒语的传教士也需要靠我们来确保他们弱小的信仰得以存活。当我们被迫背井离乡时,黑暗魔法和教堂之间的联系不断变强。”

“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回来?”Harry问,“如果你们在法国很安全,为什么要离开那里?”

叹了口气,Lucius盯着桌子上摇曳的烛火。虽然他们可以使用咒语,但没有任何东西能替代这在空气中燃烧的小火焰所发出的柔和的光。火光给了房间温暖的感觉,把影子投映在墙壁上,冰冷的夜晚被隔绝在房子以外。

“有时候……”Lucius抱怨,“有时候我嫉妒你的天真。”

Harry没有回答。他觉得他不应该回答,如果他再次打断的话,Lucius可能就再也不会说了。

“你不需要去体验他们的死亡。”Lucius说,他的声音里带着轻蔑,“麻瓜,恶心的生物,就像老鼠。单独一个是无害的,但是一群……他们开始烧死,吊死他们自己的人,因为政治,哦,他们管那个叫信仰,但是金钱,土地和权利才是他们所追求的全部目标。魔法部抓住了机会,他们把麻瓜引向我们的房子,杀掉我们。数不清的男巫和女巫整整燃烧了好几个小时。”

他注意到Harry的表情,曲解了他的沉默,带着厌烦的满足感点头,“是的,你的历史书撒了谎。血统背叛者们通常情况下都会被拘留然后将他们知道的黑暗家族的名字提供给审讯管。黑暗家庭在魔杖的情况下被抓住,麻瓜们折断他们的魔杖。”

“Draco告诉过我,”H a r r y轻轻地说,“父母们牺牲来换取孩子们的存活。”

Lucius僵住了。问题不言而喻。作为族长,他的义务是维持他们的传统,但是所有实际发生过的事使得他与他的女婿之间的关系绷得过紧。Harry不仅仅是令人难以忍受的自命不凡,这个男孩确实让他被送进了Azkaban。

但Harry也和他的儿子结婚了。如果整个家庭都遭遇了攻击而无法逃脱,他会为了活下来的男孩牺牲他自己么?他抬头再一次看看Harry,嗓子里徘徊着不愉快的咆哮。

幸运地是,他们同时收到了缓刑。食物刚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桌子上,伴随着Naccissa把家养小精灵们赶回去清理。过了一会儿,Snape帮助Draco吃力的走下楼梯坐在Harry身旁,眼睛半闭,呼吸仍然有些不顺畅。

Lucius挨个看向他们,他的血统搭配不当的家庭。Snape看起来就像他又酿造了一整天,他的头发再一次因为被烟雾和蒸汽包围太久而变得糟糕。Nacissa给了他一个失望的表情,但是什么也没说,就算从Severus警戒的表情来看,他也知道在Severus能够洗澡之前最好不要尝试任何讽刺。

在桌子的另一边,Draco斜靠着Harry的胳膊,在吃东西时打瞌睡。尽量保持Draco不从自己身上跌倒,Harry不停在他耳边小声说着什么,使Draco笑出来,保持清醒。他那被宠坏了的儿子没有一次抱怨也没有要求要回到床上。不论是何种情感存在在他们之间,这把他们向彼此拉近,直到他们看起来像是和对方融化在一起了一样。

尽管Lucius对Harry非常不满,但他知道Harry永远也不会离开Draco。尽管有怨恨和疑虑,Harry是家庭的一部分。而家庭意味着确实的债务。如果那样的时刻来临,Lucius欠他的儿子他的命。他的两个儿子。

这样的想法让他叫来了更多的酒。


END.


啊啊啊啊~第一次翻译终于翻完了,英语渣翻错了的请原谅啊!不要在意的指正我!

L爹的心啊~真的好暖~~~

好爸爸❤️

评论(4)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