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LMSS】Oath breaker:White Rose Under Snow C1

写在前面:

这是我超爱的一篇,这篇文里的Severus也是我最喜欢的Severus,分享给大家。

在这篇oath breaker的前传里,KC描绘了draco的出生,非常感人。

欢迎抓虫。

by KC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角色。

CP:Lucius/Severus和Lucius/Narcissa/Severus

第一章

Lucius的训练是他现在还幸存的唯一原因。在决斗中,Severus认出了咒语快速刺破空气的声音,角落里的砖头爆炸,而不是他的头。转身时,他发现潜在的杀手在街道对面,马上意识到了他的错误。他现在是一个移动的靶子,而他无法使任何射向自己的咒语偏转。

在下一个咒语飞向他之前,Severus快速地移动,并在跌倒时挥舞魔杖,一道绿色的咒语射中了上方的墙壁,而另一道落在脚边。Severus向前跑的同时向那个人大致的方向射出神锋无影,知道他无法击中但起码能为自己赢得几秒的时间。

前门正开着,Severus闪进门内,用力把它关上,但仍觉得自己暴露无遗。大多数家具不是卖掉就是因为难以清洗的血迹而被烧掉,窗户上的窗帘全部被剥下来,光秃秃的,阳光照射进来,而他实在太过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被碎玻璃和小石子包围着。

房子在震动。他撞上了墙壁,匆忙中抓住楼梯的扶手飞奔到二楼,在他快要到达顶端的时候,大门粉碎了,几道红色的咒语射向楼梯的顶端而他清除了它们。

Severus躲进最近的房间,他的旧卧室。他的行李袋放在空的床铺上,他本应该和Lucius汇合,然后作为私人魔药师搬进庄园,Lucius保证过这是个传统角色,和赞助人雇佣一个的画家或者诗人一样,一个被Abraxas了解而且接受的角色。

现在,Severus怀疑Lucius过高估计了他父亲对于传统的喜爱。

“跑也没用!泥巴种!我会把你从这里一直咒到伦敦!”

Severus举起魔杖。这原本是多么容易,变得惊慌,迷失在自己巨大的心跳声里然后发错魔咒。他的追逐者登上了楼梯,每一步都重重地踩在台阶上。如果Lucius没有花那么长时间来教他如何决斗,他会等待着暗杀者破门而入然后希望自己的魔咒能打中。而Lucius的教导改变了他,使他能像那面廉价的前不存在一样去瞄准,然后发出咒语。

冷静而稳定地,Severus发出神锋无影。

伴随着一道戛然而止的短促尖叫,墙壁破裂然后向外爆开,血液溅到远处的墙壁和天花板上。灰尘像水中的白漆一样漂起来,然后又落下去,露出尸体。

有一会儿,Severus完全无法从被完美的劈成两半的尸体上移开视线。破碎的肠子流满了整个楼梯。那双眼睛带着永恒的震惊凝视着虚空,嘴巴僵硬成尖叫的形状。

他的第一个想法是跑得远远的然后再也不回来,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而是Lucius的。对于一个富有的纯血继承人来说,没有一个泥巴种在身边转悠无疑会更好。然而,想到Lucius,Severus决定要留下来,立即幻影移形到庄园。Abraxas可以豪不在乎的买下Severus的死亡,他不知道Abraxas对于不顺从的继承人会有怎样的惩罚。

他没有带上他的袋子。他只去过庄园一次,但是在下面的村庄里凝视过好多次,它很美,更像一座城堡而不是房子,由灰色的石头和白色的柱子搭建而成,被悉心照料的花园,和使人们远离的黑色铁栅栏包围着。

Lucius说它阴沉,但Severus觉得它再好不过了,无虑,安全而强大。

他出现在大门边上树木遮挡住的阴影里,而不是门前。庄园附近的围墙是一个挑战,长而且高,没有任何华丽的装饰物来提供落脚点,但他已经习惯于缩小这些私人围墙很多年,非法侵入过数不清的私人领地,为了那些连主人都不知道的各种野生浆果和菌类。

他翻过围墙,落在草地上,沿着围墙的深重阴影匍匐爬行,穿过杨柳和浓密的灌木丛。警报咒语响了么?他没听见任何声响,周围唯一的声音来自于花园里的鸟鸣。当他靠近房子后面的时候,听见了一些无法辨别的声音,哨声和连续不断地噼啪声快速交替,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有人在附近。为了看清楚他不得不痛苦的爬进灌木丛深处,同时避免暴漏。两个人的声音混杂在空气里,一个声音伴随着鞭子划过空气的尖锐哨声,另一个则在每次噼啪身后发出痛苦的尖叫。

Severus看见他的恋人在阳台下面,手腕被绑在柱子上,他的长袍被扯开,白色的亚麻衬衣被一下一下帅在背部的鞭子扯碎,浸染成鲜红的颜色。Abraxas用尽全身力气挥舞鞭子,咒骂他没用的继承人和泥巴种混在一起。Lucius咬紧牙关,不发出一点声音,但他的身体随着每一次抽打蜷缩起来。

距离他们从霍格沃茨毕业才过了几天而已,这期间Severus目睹了母亲的死亡,在仇恨中杀死父亲,Lucius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躲避傲罗的出于震惊中并且瑟瑟发抖的他,承诺会给他一个家庭。短短几天,整个世界在他脚下剧烈的旋转。

他的钻心咒飞过广阔的草坪,击中Abraxas的后背。男人倒下,在震惊中沉默,Severus走近,集中注意力发出第二道钻心咒,Abraxas因痛苦而拱起身体,无法移动。

“Severus……”Lucius小声说,虚弱的靠在柱子上。

Severus没有听见,他发出了第三道钻心咒,他想要这个畜生感受痛苦,溺死在疼痛之中,直到他为了逃避痛苦把自己深深地埋进土里。会有人在为了逃避这个咒语的时候把自己撕碎吗?他会找出答案的。

“Sev!”

严厉的声调使魔杖从Severus手中掉落。他无法反抗。他的母亲经常斥责他,在每次那个男人伤害她之后重申她的自信。而他的父亲只会对他吼叫。屈服对他来说是一种条件反射。

“Severus,”Lucius挣扎着说而不是吼叫,“解开我,给我你的魔杖。”

因为恋人声音里的刚硬而退缩,Severus解开绑住Lucius的绳索,递出自己的魔杖。

“对不起……”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不敢看Lucius的眼睛,“我以为……”

Lucius的手臂环绕过他的肩膀,重重的倚靠着他,Severus摇晃了一下,迅速支撑起他们两人。

“不需要道歉,”Lucius轻轻说,现在Severus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颤抖,“你做得对,但如果你不停下来,他就会变疯的。”

他看着他的父亲,故意将魔杖瞄准他憎恨的怒视。

“而我要他清楚地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TBC.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