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19

(❤´艸`❤)国庆节快乐~ 


这家店曾是霍格莫德村中Draco最喜欢光顾的地方之一。

将银色的羽毛笔和速干墨水从柜子里拿下来,放进Harry手中的篮子里,Draco突然觉得自己再也不想来了。

虽然自从六年级开始,霍格沃茨四分之三的成员的目光都称不上友好,但是他有他的斯莱特林在身边,他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在讨厌他们的人群中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有的时候甚至是为所欲为。

而现在,在这些“好奇”的人群的包围下,他身边只有一个幸灾乐祸的救世主。

“我注意到……你买了双份的?”Harry盯着他手中篮子里那些看上去就很昂贵的墨水和羊皮纸说。

“是的,我决定要宠坏你,”对再次试图靠近的店员摆摆手,Draco放下一卷会在不同光线下自动变色的羊皮纸,“想要新的长袍吗,亲爱的?下一站去裁缝店怎么样……”

他知道一家很好的店铺,拥有优雅的样式和精美的布料,以及完美的隐秘性。

“所以,现在你终于知道二年级时的你有多烦人了,是吗?”Harry歪头靠在架子上,侧过身,为Draco挡掉大部分目光,看着Draco像是害怕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紧张兮兮的,心情十分畅快。

回忆起自己曾经对Harry的幼稚敌意,Draco尴尬地移开视线,假装看着柜子里那些镶着石榴石的精美的羽毛笔,“……那不一样,你是拯救了所有人的英雄,传说中的救世主,而现在他们都知道我是食死徒的儿子……”

“你现在不是了,你父亲已经决定不当食死徒了,不是吗?”Harry握住Draco冰凉的指尖,安慰性地捏了捏,“就算他是也没有任何问题……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丽塔·斯基特会不会突然出现……你想回城堡吗?”

“不。”Draco斩钉截铁地说。

“我也不想。”Harry点头赞同,“我宁愿再被丽塔·斯基特采访一次。”

四个小时前:

“……这不可能。”

Hermione和Ginny不屑的笑声回荡在有求必应屋空旷的空间里。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Hermione把桃金娘刚刚指认出的那张照片拿起来,看着那上面害羞又活泼的对着镜头微笑的女孩,再一次重申,“这绝对不可能。“

桃金娘翻了个白眼。

“我们再来一遍,”Ginny看着自己写在羊皮纸上的记录,像个法官一样煞有介事的说,“那天晚上,凌晨1点30分左右,你和Malfoy在走廊里闲逛……你们的关系一直这么好吗?”

桃金娘吹开落在眼睛上的刘海:“关你屁事。”

Ginny顿了一下:“……你飘过转角后看见了……”

“我看见照片上那姑娘站在昏迷的Harry·Potter旁边,哭着对他施‘一忘皆空’,她提着一个空的猫头鹰笼,戴着红色领带。”桃金娘打断Ginny的话,在她再次张口时接着说,“就算你再问一百遍,也不能改变我看到的东西。知道吗,你就算不是我遇见过的最磨叽的格兰芬多,也是最蠢的之一了。”

房间另一侧,斯莱特林们在他们自己的桌子上毫不掩饰的笑起来。Draco放下他的变形课论文,对桃金娘眨眨眼。顺便瞪了一眼坐在格兰杰和韦斯莱中间的,像大型犬只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的Harry。

活该,告诉过你我们应该直接去找Snape的。

或者把那个女生抓起来,灌一瓶吐真剂。但这种做法的风险太大,如果那个女生已经给自己施咒修改记忆,那么他们不但什么也问不出来,反而给她发了一个免费的护身符。

……所以还是让Sev来处理这些棘手的事吧……

趁着房间那头还在争论,Draco叫来Poly,把写给Severus的纸条放在喝完的茶杯里交给它,家养小精灵领会地眨眨眼,然后消失。如果Severus没有别的事在忙,他大概五分钟后就会出现。

“可是罗米尼·万达喜欢Harry!她是个好女孩,她和所有人都很友好。而且,我刚从罗米尼那里得知一件事。”Ginny放下笔,双臂抱在胸前,目光越过桃金娘,笔直的朝Draco戳去,“就在昨天,一个拉文克劳的小姑娘说了‘Malfoy配不上Harry’之后,就被人从楼梯上推了下去,摔断了腿。这样的事故在这周内发生了三起,我认为某人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正在疯狂地报复情敌。”

情敌?!那些愚蠢的叽叽喳喳的小姑娘?!Harry根本连看都没看过她们一眼!

Draco简直要被气笑了。

“吐真剂对幽灵是不起作用的,我们怎么能知道究竟是Malfoy指示你这么说的,还是你真的看见了呢?”无视桃金娘身边越来越低的温度,Ginny继续说,“像罗米尼这样的女生会伤害Harry?分明是无耻的斯莱特林正在随心所欲的伤害所有不喜欢他们的人。说不定你们早就计划好了。”

“我简直要惊叹了。”达芙妮震惊地半张着嘴,“怎么能有人在这么阴险的同时,这么愚蠢。”

“哦,不要觉得奇怪,亲爱的,”潘西冷笑着端起茶杯,朝着Ginny和Ron轻蔑地瞟了一眼,“我听说血统背叛者和泥巴种一样,都是被巨怪一样恶心的东西抚养长大的。”

Draco想要阻止,但他只来得及把快写完的阿尼玛格斯变形论文塞进长袍内侧的口袋。

桌子上的茶壶在魔咒的作用下啪的一声炸开,韦斯莱们已经抽出了他们的魔杖,但要比他们更快一点,布雷斯和扎比尼至少扔过去一打切割咒,迫使Harry出手架起一个防护罩。

在各种攻击性咒语飞来飞去,砸碎屋子里所有物品的同时,“恶心的爬虫类”,“虚伪的无脑虫”之类的词语也层出不穷,当Severus走进来后,面对的就是这样混乱的情景。

然后,Hermione偷偷叫来多比,嘱咐它马上把麦格教授带过来。

再然后,Harry抓起Draco,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拽出了房间。

今年的第一场雪把霍格莫德村厚厚地覆盖住,雪花飘荡在银色的街上。

浪费了一个上午,最后还打了一场毫无意义的架真是太不划算了。Draco一边看着窗户外面的雪景,一边在勺子接近的时候张开嘴。

虽然腻歪在一起的情侣和作为装饰品的蝴蝶结都有点儿过多,但是帕蒂芙的草莓圣代是附近最好,只比釜金酒吧旁边那家冰淇淋店稍微差一点。Draco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救世主的服务,把长袍内侧的论文拿出来,再从刚刚买的一堆东西里抽出一只崭新的羽毛笔。

桌子旁边的壁炉里燃烧着温暖的火焰,映照出Harry眼睛里那片明亮的黄绿色,空气里弥漫着香草咖啡和巧克力浓郁的香气。

Draco希望这样的下午能再长一点,最好是能无限的延长。在霍格沃茨里他能单独拥有救世主的时间太少了。

店门口的铃铛发出一阵声响,女孩子们吵闹的笑声混合着一阵寒意涌进来,Harry抬头看了一眼,捏了捏Draco的手。

罗米尼·万达,带着一群Potter后援会的女生堵住了门口,她围着猩红色的围巾,卷曲的黑亮长发披在肩膀上,脸颊因外面的风雪而微红,眼神在扫到Harry的身影后唰的一亮。

展现出可爱的微笑,她大步朝Harry和Draco的桌子走来。


TBC.



评论(16)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