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11(战后,甜)

C1       C2         C3         C4     

C5       C6         C7         C8      

C9       C10      


第十一章 slytherin executioner

你枕在潘西腿上,整个车厢都吵吵闹闹的,所有人都为能回到霍格沃茨而开心,不包括你,你手臂上的伤口疼得像是在滴血,但其实那里已经没有血肉,只是焦黑一片。

你提起话题,尽量不去看车厢上方那个本该空无一物的行李架,潘西的手指轻柔地拂过你的头发,作为一个合格的朋友,她总是能知道你在忍受些什么,不是吗?

你面无表情地听着扎比尼讲述斯拉格霍恩的午餐会和他对那些父亲被关在阿兹卡班的学生的看法,极度愤怒的情绪在你的血液中沸腾:“Well,或许我不用理会那个老胖子喜不喜欢我,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比如说,黑魔王的任务什么的……”

你起身,催促那些目瞪口呆的斯莱特林们换上长袍,拿好箱子离开车厢,然后仅仅用了一个咒语就把伟大的救世主甩在了地上,你踢碎了他的鼻骨,把他一个人留在冰冷的车厢地板上。

你听着那顶破帽子的胡言乱语,喝下一整瓶扎比尼偷偷带进来的外国酒,那可怕的味道让你舌头发麻,眼眶刺痛,波特捂着受伤的鼻子进了大厅,走入他的伙伴们的包围中,你在扎比尼的抗议声中打开最后一瓶酒,斯莱特林餐桌上的其他人像往常一样针对波特的落魄外表发出尖刻的嘲讽,在刺耳的哄笑中,波特和他的朋友们回头,瞪了你一眼。

你握着酒瓶在深夜的霍格沃茨中游荡,你本来应该是去厨房使劲踢那些家养小精灵直到它们为斯莱特林休息室送去一大堆甜点和饮料,但是你不想回去,你贴着墙在认识或者不认识的走廊里滑行了很长时间,直到你的祖先们纷纷出现在那些陈旧的画框里,用担忧的眼神望着你,“你怎么了?我的孩子。”你终于又冷又累地滑倒在地,长袍的袖子被卷起,露出那个丑陋的痕迹。

你蹲在波特的床脚,酒瓶里的液体不小心洒到了深红色的床帐上。

“嘿……醒一醒,起、起来工作了,‘救世之星’。”你指着手臂上乱七八糟的伤口,磕磕巴巴地说,“它好疼,波特,把、把它弄下去……”

“不,不不不……别拒绝我,”你用淌满鲜血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衬衣,平生第一次撇下你心里的那些愤怒和偏激的情绪,“求你了。”

求你了。

帮助我。

拯救我。

爱我。

·

Draco伸手将脖颈间的领结松了一下。

他穿着一套白色的麻瓜晚礼服,外面罩着银灰色的巫师袍,它美丽的颜色让Draco在宴会上不至于太过低调,同时也不会引起过多的厌恶。毕竟这是魔法部每年圣诞节前一周照例举行的战争纪念晚会。

他们先是看了一场短剧,然后听了许多合唱和致词,到了正式活动大致结束,开始闲聊的时间,Harry终于松开Draco的衣角,到宴会场的另一端去和那些多日不见的同事和一些必须要争取的人交谈。

Draco一个人留在放着鲜花,食物和香槟的长桌旁,手里端着一杯冰淇淋,无聊地数着花瓣。

他必须证明自己并非是救世主的囚徒,就算没有一位救世主握着他脖颈间的狗绳,他也是无害而正常的。

然而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就仿佛他的巫师袍上有长达五米的尖刺一般,除了那些视线,没有任何实体能越近这个领域。

起码我霸占了一整碗蜂蜜公爵特制版巧克力豆爆浆泡泡芙。

Draco舔舔手指上残余的糖粉,满意地点头,这个晚上也不算一无所获,反正他本来也没奢望过谁会过来跟他——一个畏罪潜逃六年的食死徒间谍——说话。

“晚上好,”熟悉而苍老的声音从背后传来,“Malfoy先生。”

Draco放下冰淇淋杯,转身,米勒娃·麦格女士看上去依然那么刻板庄严,学校的重建工作和校长的责任在她的脸上添加了更多的皱纹。

“晚上好,”Draco紧张地说,“教授。”

“哦,天呐,真的已经过了那么长时间了,是吗?我已经好久……”麦格校长充满怀念地感叹,“我很高兴你在这里,Draco。”

麦格校长拍了拍他的手臂,离开长桌去和教育部长聊天。

第二波主动来和他攀谈的是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和被Harry强制遣送来查看状况的罗恩,仅仅只是路过的纳威·隆巴顿被罗恩强行留下参与话题。

鉴于他们三个在六年级时都是被排除在斯拉格霍恩教授的小团体之外的学生,一开始的气氛还是很尴尬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场谈话结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被安排参加一场在斯拉格霍恩家举行的茶会,一场周五晚上的女巫乐团音乐会和周末的魁地奇观赏赛。

“你们一定要来,孩子们,可不许放我鸽子,”临走时,斯拉格霍恩教授强调,“我已经跟别人说过,你们都是我的学生了。”

重新恢复到独自一人的状态后,Draco微妙地感觉到他长袍上的尖刺减少了几米,那些被好奇心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一直在能清楚地看到他所有动作的地方徘徊,躲在香槟,扇子和甜点杯后窃窃私语。

“哇哦,瞧瞧这是谁啊。”

刺耳的声音大到会场另一边的人都能听得见,Draco抬起头,一个来自斯莱特林的年轻Alpha轻蔑地用下巴指了指他的方向,对身旁的同伴说:“你闻到他的味道了吗?真不相信我们当年居然相信他是个Alpha。”

“Well,晚上好,科尔奇,”Draco撇了撇嘴,“你倒是不难让人闻出是个Alpha,毕竟……让我回想一下,你一直尿床到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来着?”

年轻的斯莱特林后辈涨红了脸,而另一个Alpha像是根本听不见Draco说的话一样,用相当露骨的眼神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起码三遍,Draco安静地伫立在这股诡异的沉默之中,等待接下来会从他们嘴里倾泻而出的侮辱,他们都很清楚他什么都做不了。

Draco用余光瞥到正从大厅的另一头沉着脸赶来的Harry,他的步伐坚挺,一侧手臂紧贴着身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迹象,Draco只希望罗恩或者纳威或者谁能把他按在地上一会儿。

“年轻人,我想我们现在都知道除了某些荷尔蒙分泌以外,Alpha巫师和Omega巫师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所有窃窃私语的声音突然全都停了下来,一位老者插入他们之间,手杖轻轻点在地上,朝着那两个傲慢的Alpha的方向,三十秒后,那两人带着灰白的脸色隐匿于人群之中,嗡嗡声再次响起,Draco深吸一口气:“非常感谢您,先生。”

那位老者转过身,精明而严厉的眼神在Draco脸上停留了一秒,然后看向长桌。

“哦,巧克力豆爆浆泡芙,这里还有一些,”老者轻声说,“你是否介意……”

“不,不介意。”Draco把一整碗泡芙都递了过去。

“这真是美味,我发现人变老了以后就会变得无法拒绝甜食,”老者一边品味巧克力豆的味道,一边说,“就在仅仅几年之前,我完全接受不了甜腻的食物,我还记得你的母亲,纳西莎·马尔福女士,一位心灵手巧的女士,她善于把贿赂品藏在包装精美的点心礼盒中,一些‘小礼物’,她是这么说的……当然,我把那些‘礼物’全都退回了马尔福庄园,现在想想,我应该留下那些糖果才对……”

冰冷的晕眩感爬上Draco的肩膀,“斯莱特林刽子手”这个外号突然从嘈杂的背景音中蹦出来,钻进他的耳朵,所有关于六年级开始前的那场让母亲心碎的审判的记忆全部席卷而来,Draco看着这个曾经将他父亲投入阿兹卡班的人的脸:“你是……”

“是的,伯恩斯·斯特林奇,”被称呼为“斯莱特林刽子手”的老者自豪地点头,“我不知道你,还有波特先生到底想干什么,但他曾经是个无与伦比的男孩,不是吗?他和我们并肩站在一起,对抗共同的敌人,而现在,人们是怎么用那个词的呢……同流合污?”

Draco:“所以呢?”

伯恩斯严厉地看了Draco一眼:“不要笑,年轻的马尔福先生,我曾经把一个马尔福送进了监狱,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不再送一个。”



TBC.


仿佛看到了完结的曙光!【你作梦】

评论(32)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