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12(战后,甜)

C1       C2         C3         C4     

C5       C6         C7         C8      

C9       C10       C11       


 

第十二章 famous stalker

 

“所以,情况到底有多糟?”

罗恩坐在壁炉旁的一张扶手椅上,满脸恍惚地看着房间内焕然一新的装饰风格。

经过细心整理的格里莫广场12号彻底告别了过去的阴暗狭窄,柔和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橄榄绿的墙壁,崭新的地毯和家具占据了整栋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天鹅绒和丝绸的窗帘闪闪发光,挑高的天花板重新镶嵌上细碎的宝石和一些关于巫师历史的壁画,烘烤甜松饼和茶叶的香味弥漫在房间中,一切都那么温柔而美妙,甚至连挂在墙上的布莱克老夫人的画像都一位慈爱的老祖母一样皱着眉一脸担忧地看着Draco——虽然她一直努力忽视待在客厅里的其他巫师,并时不时地对他们翻几个白眼。

“相当糟糕。”赫敏接过Harry递给她的公函——这封信在他们离开宴会,刚刚到达格里莫广场时巧妙地寄到——扫了一眼,“伯恩斯·斯特林奇被任命为主审法官,哈,他们终于把日期定下来了。”

仰面瘫在沙发里的Draco微弱地叹了口气,他右手的袖子被撸到手肘以上,卢娜刚刚在那里绑上了一个能检测血压和心率的麻瓜装置,Harry站在沙发后面,用湿毛巾裹着冰块按在Draco滚烫的额头上。

从踏离宴会的第一步起,他就开始发烧,那股不停流窜的寒冷像针一样攻击他的身体,紧接着又转变为诡异而温暖的热度,灼烧他的额头和眼球,后脑勺像被巨怪的棒子猛敲了一下一样疼,只有Harry的触碰能让这一切稍微好一些。

“所以,伯恩斯·斯特林奇就是他们的杀手锏?”公函信从赫敏的手里传给纳威,然后是金妮和卢娜,最后又回到Harry的手中,“我们就不能想想什么办法,换一个友好一点的法官?”

“威森加摩委员会不会同意的,除非伯恩斯死了或者遭遇什么不测,失去了当主审法官的能力,”赫敏看了看表,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但是别担心,我们也不是没有秘密帮手。”

Harry:“等等……什么帮手?”

Draco把盖住眼睛的毛巾稍微提起来一些,看着格兰杰快步走向门口的背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好!”

客厅的大门被打开,外面站着的是一位穿着时髦长袍的女士,她的鼻梁上架着珠宝镜框,满头金发卷成夸张的大卷,鳄鱼皮手袋夹在手臂中,里面装满了羊皮纸和一根绿得耀眼的羽毛笔。

“Hello~boys~”丽塔·斯基特兴奋地招手。

“哦,拜托!”Draco和Harry同时朝赫敏发出不满的咆哮。

·

草药烟雾飘散在阁楼顶端的小屋。

Draco将一把月见草扔进坩埚,在正午十二点的阳光下逆时针搅拌三下,就在这时,楼下的门铃声响起,将他从制作魔药的美好感觉中唤醒。三分钟后,满脸不屑的克利切带领访客敲响了魔药制作室的门。

“为什么你也在这里?”

他们直接跳过了繁琐的社交礼节,落座在早就准备好的茶桌旁,Draco喝了一口茶,丽塔·斯基特女士准备好羊皮纸,两个人都眯着眼,看向他们的监督者。

“嗯?”赫敏收回落在坩埚上的目光,转头,对上两道不太友好的视线,“我只是……Harry一直不怎么太提起,嗯,整个过程,我只是想要知道得详细一点。”

丽塔:“关于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搞在一起的过程?”

赫敏:“对。”

“那么,Malfoy先生,”丽塔·斯基特将羽毛笔紧攥在手中,用带有一丝颤抖的声调询问,“这件事是怎样开始的呢?”

“这件事开始于霍格沃茨六年级开学的第一个晚上,”Draco相当平静地说,“我在深夜时潜入格莱芬多塔楼,准确无误地爬到了Potter先生的床上。”

听过Draco冷静的陈述之后,赫敏和斯基特的下巴彻底失去了功效,你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在她们嘴里塞下一整个巨型鸵鸟蛋,就如同此刻,半数威森加摩陪审团团员的现状一样。

Draco站在大厅正中的审判席上,双手被冰冷的铁铐束缚,伯恩斯坐在远高于审判席的位置上,俯视着他。

“我必须警告你,Malfoy先生,任何一条谎言都会在你的服刑期上得到体现。”

“先生,我没有撒谎。”

“你是怎么进入格莱芬多塔楼的?”

“我的曾曾曾曾祖父曾是霍格沃茨的校长,他被放置在学校的画像告诉了我进入塔楼的方法。”

“就算是这样,难道没人发现你吗?”

“没有,先生,波特有在夜晚时说梦话的习惯,为了不吵醒室友,他会在入睡前施静音咒,没人能听到床帐里发生了什么。”

陪审团中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伯恩斯以一声轻咳恢复了秩序:“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在我爬进去之前,我并不知道,先生,我喝醉了。”

大厅内的灯光明亮异常,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脸上,那些好奇的,鄙夷的,兴奋的,探究的,憎恨的视线,手铐一定是被施了咒才能保持如此持久的沉重和冰冷,Draco感到自己的灵魂正被强行剥开。

“所以,为什么?”坐在主审法官位置上的老人低头,无意识地前倾,“为什么你要在喝醉以后去找你在学校里最大的敌人?你们憎恨彼此,你难道不怕他会出卖你,把你关进阿兹卡班,他为什么不会像对待你父亲一样对待你?哦,承认吧,Malfoy先生,为我们彼此都节省一点时间。”

伯恩斯语调缓慢地说:“你是一个间谍,你被派来骗取Potter先生的信任,窃取凤凰社的情报,而在黑魔王倒台事情败露以后,你飞速逃离了英格兰,整整六年,你知道你对巫师社会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和伤害吗?”

灯光太亮了。

Draco将视线集中在审判席前那个简洁的标志上,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但到现在才发现这件事居然这么难。

“不……我,”Draco说,“我觉得……”

伯恩斯皱眉:“你在说什么?”

“我……”Draco稍微大声了一点,然而陪审团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加入了彼此之间的混乱讨论,伯恩斯敲着木槌,大声吼着肃静。

“我觉得,我大概,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Potter了。”

大厅里一片静寂,伯恩斯的木槌停在半空中。

“而在半瓶法国酒下肚以后,我觉得Potter说不定也喜欢我,”Draco低头对着身前一米多高的审判席围栏说,“我想,这就是原因。”

伯恩斯看起来仿佛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也是。”站在大厅左侧旁听席最前排的Harry突然说,“我的意思是,我也是这么猜的……”

伯恩斯迅速反应过来,开始敲他的木槌:“旁听席请停止发言,安静,安静,你没有权利……”

但是他无法跳下来堵住Harry的嘴,也没办法堵住五十位陪审团员的耳朵,更控制不了丽塔·斯基特的羽毛笔和摄影师。

“在霍格沃茨上学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你总要跟我作对,”Harry站在Draco左前方的位置,“我的一举一动你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有时候就连拿着隐形衣都躲不掉你,现在我知道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了,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亲口承认……我很开心。”

两个男孩相视一笑,仿佛无法将视线从彼此身上剥离。

伯恩斯把手里的木槌拍在桌面上:“Potter先生,再多说一个字,你就将会被本法庭趋离!”

“先生,”Draco转头,带着胸有成竹的微笑看向伯恩斯,“难道你不想知道在我半夜闯进格兰芬多塔楼,爬上Potter的床,给他看我左手臂上那个被割得鲜血淋漓的黑魔标志以后,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伯恩斯问。

Harry低头轻咳了一声,而Draco的微笑不断扩大。

“Harry·Potter成了我著名的,众所周知的,跟踪狂。”

TBC.

差点忘了,大家六一快乐🎊

评论(50)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