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abo】Admire C14(战后,HE,先虐后甜)

C1         C2          C3         C4           C5         C6         C7         C8           C9          C10       C11       C12      C13

 

 

第十四章 girl's lavatory

 

接下来的一个月,Potter用各种行动证明了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们不断地在走廊,图书馆,天文塔和任何其他地方相遇,不仅是教室里的座位,甚至连在大厅用餐时的座位也越来越接近,坐在Draco附近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们已经习惯了在说某些话前先扔出一个静音罩,以避免下一刻就会漫天飞舞的盘子。

后来Draco开始故意避开所有人,不仅仅是Potter和企图关心他的朋友们,更重要的是避开那些总在公共休息室吹嘘或者追问他食死徒消息的斯莱特林,然而奇怪的是,无论他从画像上的熟人们那里得到多少关于密道的指示,他也没法避开Potter,甚至就连每周六在地下室帮斯内普熬制魔药的时候也能遇见他,在眼睁睁看着斯内普把关禁闭的Potter领进来以后,Draco突然惊觉他的生活中除了上课以外,似乎就只剩下Potter了。

“去整理那些旧档案,”斯内普指着一堆沾满蛛网的盒子对Potter说,“把墨水变淡或者被老鼠啃坏的卡片重新撰写修补好,排列整齐放回盒子里,不许用魔法。”

Potter:“是,教授。”

忽视Potter听起来十分不情愿的回答,斯内普看了一眼在另一张桌子上搅拌坩埚的Draco,墙壁上的火炬发出明亮的光,有一瞬间,斯内普看起来似乎是想对Draco说些什么。

Draco:“……Potter必须在这里关禁闭吗,教授?”

斯内普忽然用一种沉着而奇妙的眼光审视两个互相瞪着彼此的男孩,片刻后,他低声威胁:“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情,不许打架,我希望当我回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一间完好的办公室。”

斯内普长袍的衣角和他的脚步声一起消失在地下室关闭的门后,Potter收回瞪着Draco的目光,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龙小心翼翼地放在桌子上。

Draco马上就认出那是四年级三强争霸赛时Potter在第一个项目里抽到的匈牙利树蜂龙的模型,然而这只树蜂龙看上去并没有得到什么正确的保养,魔力快要消失殆尽,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一整个上午,在Draco熬制狼毒汤剂的过程中,Potter一直不停地用魔杖戳弄那只可怜的匈牙利树蜂龙,用一切他能想到的办法试图让它恢复精神,然而那只龙还是虚弱地趴在沾满蛛丝的书桌上。

到最后,Potter什么也不做,只是呆呆地看着呼吸逐渐微弱的匈牙利树蜂龙,看起来就像是在举办一场葬礼。

在麻瓜家庭长大的蠢货。

Draco将装着狼毒汤剂的瓶子放到架子上,走到Potter的书桌前,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把抓起匈牙利树蜂龙塞进自己的口袋,树蜂龙的尾巴轻轻绕上Draco的手腕,而Potter震惊到来不及阻止他的动作。

“下周见。”

Draco转身离开地下室。

·

修好后的小匈牙利树蜂龙比Draco原先预想的还要可爱,它会在你写作业时用尾巴缠住你的手指,对你喷出小小的火球,还会把身上的刺都收起来强行钻进你的掌心撒娇,他甚至都不想把龙还给Potter。

“……谢谢你,Malfoy,”Potter捧着在他的掌心中兴奋得持续喷射火星的匈牙利树蜂,结结巴巴地道谢,他的表情融合了恍惚,茫然,极度的开心和极度的不可置信,Draco模糊地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走回坩埚旁,开始熬制斯内普需要的魔药。

然后他们就成了每周六的好朋友,在其他人都专注于魁地奇训练的时候,Draco跟Potter一起从密道运来成堆的蜂蜜公爵的甜品藏在地下室,他们谈论魁地奇球队和飞天扫帚的保养,下象棋,一起整理那些陈旧的卡片,Potter总是随身带着一本破旧的《高级魔药制作》,试图解读那上面乱成一团的字迹,并且挨个尝试那上面写着的咒语。只有麻瓜养大的孩子才敢干这种事,为了不背负上谋杀救世之星的罪名,Draco只好跟着Potter一起研究那本属于“混血王子”的书,当他们按照笔记上的内容进行操作的时候,匈牙利树蜂龙就在成堆的糖果纸里打滚。

然而在地下室之外,在不是周六的时候,他们是仍然是互相憎恶的Potter和Malfoy。

Draco本以为他可以小心翼翼地将这种状态维持到一切都最终结束的时候,直到十月底,霍格莫德村拜访日前那晚,一只猫头鹰从马尔福庄园飞来。

·

天气变得越来越糟。

Draco扯掉被雪浸湿的围巾,匆匆走进城堡,大部分人都被暴风挡在了霍格莫德村,走廊上空无一人,他沿着楼梯快速地往上爬,同时把外套脱下来塞进被咒语放大过的长袍口袋,当他回到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在放着他那篇早就写好的变形课论文的桌子后坐下时,时间刚刚好。

“把可怜的凯蒂和那条项链都送去医疗室,真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来……你们三个跟我来……”

伴随着一阵嘈杂慌乱的声响,麦格推开办公室的门,跟在她身后的三人看到正在把羽毛笔和墨水瓶收起来的Draco后都愣了一下。Draco刻意避开Potter的视线,尽量不让自己的手指抖得太厉害。

麦格:“Malfoy先生,你的禁闭结束了,回去吧,把论文留在桌子上就行。”

Draco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麦格的办公室的,他在楼梯和走廊间漫无目的地游走,暴风雪不停敲打着又窄又高的窗户,突然间城堡里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

她会死掉吗?那个女孩,那个被他选中的受害者。

Draco冲进六楼废弃的洗漱室,将苦涩的胃液吐进长满锈迹的水池,桃金娘从厕所的隔间里探出头,茫然地看着他伏在水池上哭泣。

“是你干的吗,Malfoy。”

Potter的声音里没有丝毫的疑问和起伏,Draco松开手,任由湿透的围巾和书包落到地上,魔杖紧握在右手掌心。

“走开,Potter,不要管我。”

“是你干的吗,Malfoy!”

Potter的怒吼让桃金娘尖叫着躲进马桶,一阵晕眩感冲上Draco的脑海,他捂着鼻子,靠在墙上,拼尽全力与令人窒息的冬青木森林的味道对抗。

“你又知道些什么,‘救世之星’?”Draco用空洞的眼神看着Potter,“我根本没得选,你不明白吗?如果我不这么做,他就会杀掉我的父母。”

“所以你,一直,都在和他们联络。”

Potter闭上眼睛,深深吸入一口气,但额角突起的青筋暴露了他即将到达顶点的愤怒,然而Draco完全不在乎,如果他注定在这里解脱……在Potter手中解脱……

独角兽毛的魔杖滑落到地面上,Draco在Potter攥住他的领子的同时狠狠地挥拳,他们扭打在一起,倒在地面上,用手肘,胳膊和膝盖伤害对方,水池和管道被震荡的魔力击碎,桃金娘哭叫着让他们停手。

“我相信了你,我那么信任你,Malfoy。”

Draco被仰面压在湿滑的地面上,Potter的手指按在他的脖颈,破裂的管道向外洒着水花,他是在哭吗?

湿热的感觉滑过眼眶,Draco感觉到压在他喉咙上的力道越来越强。

“你都对我做了什么,”Potter看上去是那么绝望,“我对梅林发誓,如果你使用了任何诡计,如果你……”

他在说什么?

缺氧带来的窒息感让Draco晕晕乎乎的,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该死地爱你,”Potter的额头抵在Draco的眉心,他闭着眼睛,仿佛在忏悔,“我喜欢你,我喜欢那个地下室,我希望每天都能和你在一起,但如果这些都是骗局,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

Draco伸出双手抱紧压在他身上颤抖的男孩,Potter的嘴唇和他预想的一样柔软。

“这不是骗局,”Draco轻声说,“我也爱你。”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意味深长的轻叹,Draco转过头,发现斯内普就站在敞开的洗漱室门外,用轻蔑而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们,而桃金娘瑟缩着躲在斯内普身后,捂着眼睛。

斯内普花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把眼眶依然通红的Harry打发回格兰芬多休息室,临走时,他依依不舍地和Draco对视。

“没事的,”Draco承诺道,“我会去……找你的。”

这句话并没有说完,Draco就被斯内普拎着领子拽回办公室。

“你到底是如何堕落得这么快的?!”在把Draco身上的衣服弄干的同时,斯内普刻薄地抿起嘴角,“半夜摸黑爬进格莱芬多的塔楼,在厕所的地板上打架,和Potter家的蠢货谈恋爱!真想知道你的父亲会怎么说。”

“大概是因为我找到了正确的堕落对象。”Draco恬不知耻地微笑,故意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

斯内普默默地拽过Draco的手腕,开始为他处理擦伤和淤痕。



TBC.


评论(41)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