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鹿君

💙
底特律
⭐️HP/HD
加勒比海盗/杰克·斯派罗中心
猎魔人/帝狼❤
Hannigram
锤基
RickandMorty
毒液
克苏鲁 scp
钢炼💘海贼

奇幻&科幻爱好者
💛
万年不出坑
好吃就没有雷点 | 杂食 | furry控 | 特喜人兽
完全不介意主页被日!!谢谢喜欢!

【HP/HD】Secret Love C5

Draco带着一身冷汗,推开Slytherin院长办公室的门。


Severus倒了一杯温暖的葡萄酒塞进Draco手里,然后把他容易受到惊吓的教子塞进沙发。


“刚刚福克斯给我唱了一小段歌……”闭眼窝在沙发里,感觉到教父冰凉的手掌贴在额头上时,Draco轻轻地说,“Sev,Dumbledore……”


“我什么也没和他说过,Draco,我加入你们的那一天,就答应过你的父亲保守秘密。”Severus保证道。


但Dumbledore肯定已经猜出什么了,不然他不会让他宝贵的救世主和一个Malfoy单独呆在一起。


“我想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大家都不愿意提起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直系血脉……”Draco郁闷地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那里面金色的昂贵液体不断晃动的时凝聚成各种各样花朵的形状。这是你能在英国买到的最贵的葡萄酒,它出产于Malfoy家在法国的葡萄庄园,绝妙的味道和功效来自于古老的秘方。每年只有大约六百瓶的产量,少数被当成了礼物,一百瓶被卖给熟识的商人,剩下的绝大部分都分给了家人和亲近的朋友。


“可他们高贵的萨拉查的后裔,他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看着一朵金色的玫瑰在杯子里碎掉,Draco不解的问。


“因为他们很少和别的家族交流,总要求其他人臣服,又总是内部通婚生下一些危险的,有缺陷的怪胎。”Severus回答,“他们的金子和才华都被他们无知的的骄傲勒死了,所剩下的都是黑暗而丑陋的东西。”


真心的为萨拉查·斯莱特林悲哀,Draco默默喝光了杯子里的葡萄酒,跟导师道过晚安后,离开了院长室。


回到地窖的路上,梅洛普·岗特的脸总是出现在Draco的脑海里,他无法忘记那张写满悲伤和难过的脸,她虽然没有被关进阿兹卡班那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地方,但她的父亲和弟弟并不比摄魂怪仁慈多少……而且她还得给他们做饭……他们还随意打她……


设身处地的稍想了一下,Draco就恐惧地浑身发抖,他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爱他的母亲,他的父亲,教父,连带着墙壁上Malfoy家的所有祖先。


“Morgan。”


对着Slytherin地窖的门说出口令,Draco走进公共休息室,发现几乎所有六年级的Slytherin都还醒着,兴奋地坐在沙发周围,扯掉领带,共同分享一瓶……哦,不,一箱泡沫樱桃酒。


“你们复习完Severus的魔药了?”Draco问。


“怎么可能~亲爱的Sev~又留了一张十二英寸的羊皮纸~”Pancy带着一股酒精的气味走过Draco,扑倒了Daphne和她身边的Teresa,“所以~我们出去玩儿了~”


女孩儿们抱在一起笑成一团,再次打开了一瓶泡沫樱桃酒,粉红色的泡泡撒了一地。


“Blaise!”分开已经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Goyle和Crabbe,Draco从沙发上揪出Slytherin的级长,“你们都干了什么?”


Blaise的视线有些迷离,Draco不得不使劲摇晃,才能使他清醒。


“啊!Draco,你刚刚不在真是太可惜了!”


Draco突然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


“我们把Potter锁在了塔楼顶上!”Goyle躺在地上大声喊,“消失的塔楼!最顶层的移动楼梯上!运气好的话到了星期一我们才能再次看见他~”


把Blaise扔回沙发,Draco没说一句话,迅速跑出Slytherin公共休息室。


把手中的泡沫樱桃酒放好,拿出魔杖清理了地毯上的污迹,Pancy对其他人伸出手:“一秒钟之内,我赢了。”


“该死的被迷情剂冲昏头的Malfoy。”Nott从地上爬起来,抱怨道,“我赌的是大于三秒钟,十秒之内……他为什么就不能犹豫一下呢?”


Slytherin们解除了醉酒的伪装,苦着脸从兜里掏出金加隆放进Pancy手里。


“该死……我赌的是……不会去救Potter……”Goyle痛苦地皱起脸,“我想我永远都没法习惯这个,还好他们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该死的……Slytherin!该死的……Severus!该死的……Potter!


飞奔在黑暗的楼梯上,Draco一边跳过陷阱,一边把能想到的一切都诅咒了一遍。


越往上走空气就越冷,消失的塔楼是平常上天文课的观星塔楼的双子楼,这座塔楼总爱时不时的消失一会儿,把自己的内部变成迷宫,然后不一定什么时候再变回来。据说这座塔楼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以前用来关学生禁闭的地方,就算在萨拉查·斯莱特林失踪后,它也没有停止过折磨偶尔迷路的学生。


“哦,不……不!不……”


当Draco终于爬到城堡的最顶层时,连接着塔楼的楼梯正在转移,而塔楼的轮廓已经消失在空气中。Draco没有任何犹豫,顺着移动的阶梯跑了上去。


最后一步,Draco跳起的时候对自己施了漂浮咒,但滚落到坚硬的石板地面的时候,膝盖和肩膀还是传来剧烈的疼痛。


“荧光闪烁。”


Draco点亮魔杖的顶端,回头看他跳进来的地方,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墙壁,Draco不敢想要是自己慢了一步,撞在塔楼的外墙上然后摔下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那将会是最愚蠢的死法。


Draco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往前方走去。


而愚蠢的救世主则是出乎意料的好找。当Draco走过两个转角发现Harry的时候,他正裹在斗篷里,缩在一处墙角。


“Potter,醒一醒。”


Draco蹲下来摇晃正在睡梦中发出呻吟的Harry,发现他正紧紧地握着Draco给他的装着淡紫色膏体的魔药瓶。


在Draco持续不断的摇晃中,Harry打了个颤从噩梦中醒来,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汗水。


没有问Harry梦到的是什么,Draco无言的站起来给Harry的袍子施了一个温暖咒,找到通向塔楼底部的楼梯,然后拉着还没从噩梦中恢复过来的救世主一步一步往下走。


楼梯一圈一圈螺旋向下,沉默中,Draco感受到另一个男孩手掌的温度,还有一些细致的纹路。在救世主还没睡醒的时候握着他的手没有什么,但现在,Harry已经足够清醒到令他感到尴尬了。Draco尝试着将手松开,却被紧握了一下。


“为什么要回来找我?”


对呀,为什么?


Draco在脑海中努力的搜索借口,半晌,找到了差不多的一个。


“为了不让Slytherin惹上麻烦……为了不让你去向Dumbledore告状。”


终于,寒冷的夜风从下方吹拂上来,Draco和Harry来到一个露天的平台上。整个平台都没有任何连接别的地方的出口。


看着脚下城堡里的灯火,Draco叹了一口气。


“这里是什么地方?”Harry好奇的问,终于松开了握着Draco的手。


“传说中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禁闭室。现在的名字叫‘消失的塔楼’,它的出入口是两个会移动的楼梯,和这个平台连在一起的是出口。”对于右手丧失的温度感到一丝惆怅,Draco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紧紧裹着长袍,“现在我们只要等出口出现就可以离开了,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明天早……”


温暖的斗篷劈头盖来,Harry紧挨着Draco坐下,用斗篷把两人裹在了一起,然后那出魔杖,施加了另一层保温咒。


Harry的魔法要比Draco自己的暖和的多。呆楞的被另一个今天之前还在互相仇恨的男孩儿抱着,Draco暂时忘记了反抗。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们现在不是敌人了,不是么?


反复地在心里说服自己,Draco的眼皮越来越沉。


那杯葡萄酒的作用在神经彻底放松之后显现了出来,睡意朦胧之中,Draco感觉到自己倒在了活下来的男孩的肩膀上,然后有如错觉一般,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不知道为什么,Draco再一次想起来那个叫梅洛普的悲伤的女孩,还有她在听到Tom·Riddle的名字时的眼神,虽然那眼神里包含的爱意是巫师世界面临的巨大危险的开端,但Draco为那个女孩感到悲伤。


因为她真的爱他。


虽然那是错误的。

 

评论(2)

热度(207)